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四十三章 礼物
    “知道你疼闺女。八一????中文 W㈠W?W?.81ZW.COM”老太君笑起来:“我才刚还想宜姐儿屋里如今少了两个人,想命人从慈孝园选了好的给了宜姐儿呢。如今你有了盘算,那正好了。”

    秦宜宁无视秦慧宁要将自己吃了似的眼神,欢欢喜喜的行礼:“多谢老太君,多谢父亲。”

    纵然她心里是抗拒的。

    她想将雪梨院打造成一个固若金汤的铁桶,身边怎能多出别的人来?

    可是父亲给她做脸,她不能不识抬举。人来了就来了,回头想怎么安置都使得,没必要当面惹得父亲不快。

    秦槐远如今人逢喜事精神爽,看什么都顺眼几分,见秦宜宁欢喜的道谢,他多年来第一次体会到身为父亲给予子女时候的满足,心情越的愉快了。

    又聊了几句,见吉时到了,众人便按着身份辈分依次去给老祖宗磕头上香。

    秦宜宁自然是与姑娘们排在一处。女孩子们跪了两行,双手持香,恭恭敬敬的给祖宗的牌位叩头,再依次敬香之后退出。

    待到一切仪式结束,男子们就都去了外院。

    老太君道:“你们都各自回去吧,大老爷要在府里宴客答谢同僚,你们都仔细着些,不要冲撞了贵客。”

    女子们齐声应:“是。”

    二夫人想了想,笑道:“大伯如今身为太子太师,宴客时太子殿下想必也会到场吧?”

    老太君笑着摇头:“太子那场要等三天后呢,太子会亲自登门拜见太师,到时候咱们还有的忙。”

    “太子登门?!”三太太笑着一拍手:“哎呦呦!那是多大的体面!咱们家多亏了大伯,有了这样的荣耀。”

    老太君被她说的心花怒放,满脸的皱纹都被笑的多出来几条。

    二夫人也揽了秦宜宁的肩膀:“所以我说,咱们宜姐儿是个小福星,回了家之后好事接踵而至了不是。”

    众姐妹们都跟着附和的笑。

    秦慧宁闻言,双拳倏然紧握。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以前因为她是嫡女,父亲才没当成太师?

    老太君认同的点头,双手合十向着宗祠的方向拜了拜,道:“我也觉了,自从宜姐儿回来,老大的仕途就顺了,也多亏了祖宗庇佑,咱们家遗失在外的骨肉竟然能大海捞针一般就这么找回来了。”

    二夫人和三太太都学着老太君的样子,虔诚的拜了三拜。

    三太太笑着道:“得了,今日府里事多,咱们就各自散了回院子去吧,母亲,我和二嫂送您回去。”

    老太君颔。

    秦嬷嬷早已先叫粗壮的婆子抬来了小轿,伺候了老太君上轿子坐定,二夫人和三太太带着婢女一路随行,先一步离开了宗祠。

    见长辈们走了,女孩子们就一路往内宅里去。

    三小姐和八小姐自来就与秦宜宁亲近,一路上说说笑笑还如往常,七小姐与秦宜宁不熟,却可见她比从前更要恭敬热络了一些。

    秦慧宁和六小姐走在他们身后,看几人众星拱月一般围着秦宜宁打转,不免心里酸。

    六小姐嗤笑一声道:“身份再高贵又如何,还不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自己的贴身婢女是个偷儿,这次可赖不上大伯母头上去了吧?如今人可是在你身边时间久了。”

    原本欢乐的气氛,被六小姐一句话打破了。

    秦慧宁拉着六小姐的手臂摇了摇:“双姐儿,你别说这些,咱们快回去吧。”说话时眼神怯怯的望着秦宜宁的方向,像是被欺负怕了。

    六小姐一见秦慧宁这样,瞬间脑补出很多秦宜宁欺压秦慧宁的画面,越的为秦慧宁不平起来。

    “你别怕,总有人不趋炎附势的,你还有我呢!”

    秦慧宁目露感激的握着六小姐的手,双眼双波荡漾,仿佛快哭了。

    秦宜宁这厢和三小姐、七小姐、八小姐对视了一眼,四人就默契的带着人快步往前走去。

    等秦慧宁和六小姐再往前看,几人已经走出十步远。

    六小姐气的暴跳如雷,“她竟敢不理我!”

    秦宜宁在前头与三小姐说:“随她们怎么闹吧,难道要自降身份与他们吵?”

    三小姐赞同的点头:“今日大伯父宴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四妹妹别往心里去,安生度日才是要紧的。”

    秦宜宁便打趣三小姐:“所以才说三姐是最贤惠的一个了,往后建安伯府可有福了。”

    三小姐的脸上腾的红透,掐了秦宜宁的脸蛋一下道:“你别笑我,我行三你行四,下一个就是你了。如今大伯父荣登太师之位,你的夫家一定非富即贵,还有空笑话我呢。”

    七小姐和八小姐也笑起来。

    八小姐道:“三姐说的是,我还听有人在猜测,四姐将来是要做太子妃的。”

    七小姐也点头:“正是如此,如今以你的家世,做太子正妃那是门当户对,听说太子爷温文尔雅,是个极儒雅的人,且擅长书画,于书画上的造诣早已登峰造极,府里虽然有一位侧妃,可侧妃终究是侧妃。太子将来承袭大统,正妃可是要做皇后的。”

    “哎呦,你们真是越说越离谱了,皇上身体好着呢,瞧你们说的都是什么话。”秦宜宁去搔七小姐的痒痒:“我就该将这话都告诉詹嬷嬷,看詹嬷嬷打不打你们。”

    秦宜宁前半段话说的三小姐、七小姐和八小姐心头一凛,暗想自己失言,这话传出去可是大不敬的。

    后面的话却是顽话,意图将话题揭过去。七小姐便与秦宜宁笑闹起来,心里暗自感叹秦宜宁想的深沉又机灵,心理上倒是与秦宜宁亲近了一些。

    直到到了岔路口,秦宜宁才与他们道别回了雪梨院。

    雪梨院中一切如旧,除了少了瑞兰。

    去见过詹嬷嬷,秦宜宁就回房小坐休息。

    秋露和柳芽两个在身边服侍着,秋露如往常一样,柳芽却是有些不愉快。

    原本跟在小姐身边做个三等丫鬟,柳芽就存了往上的心,如今压在上头的两个二等的都走了。若真会办事的,也该立马将他们这些身边的提了等次才是。谁料想,自家姑娘被关禁足又不开口,却叫外院书房的给抢了先。

    而且那瑶琴和玉棋两个都是一等大丫鬟,比从前的瑞兰和余香等次还高!

    柳芽觉得窝火,这么下来,她得多早晚才能熬出头啊。

    秦宜宁把玩着茶碗,看似望着格子窗呆,却将柳芽略带不满的神色看的清楚。

    她不大明白柳芽是怎么了,却也不想看到身边的人黑着一张脸。是以道:“柳芽先去歇着吧。秋露留下。”

    柳芽心里滕的冒出一股怨气,身边都没人了,小姐居然还不肯用她。

    不用拉到!她还乐意去歇着呢!反正都是三等的,多做了事也不会多领月钱!

    柳芽行了一礼,就转身走了。

    待到屋内只剩下秦宜宁和秋露,秋露才道:“姑娘别与她一般见识。”

    “我倒是不在意,只是不知道她怎么了,这些日里出了什么事?”

    秋露摇头:“除了瑞兰姐姐的事,也没出旁的事啊,姑娘,瑞兰姐姐现在怎么样了?大家都传说她被打死了。您不在家,奴婢们又被禁足不许出去,詹嬷嬷虽然可以走动,但是奴婢又不敢去问。”

    秦宜宁笑起来,拉着秋露的手道:“你放心,瑞兰现在在踏云客栈养伤,与唐姑娘在一起呢。我还有一件事情想做,兴许还需要你帮忙。”

    秋露闻言端凝了神色,道:“姑娘有事尽管吩咐,奴婢万死不辞。”

    “这事儿还没有准儿,我只是猜测罢了。今日我父亲宴客同僚,我想,其中必定会有清流之人,如今我收留了唐姑娘,清流之人必定知道的,以他们对唐姑娘的关心,一定会有所动作的。我想利用这件事……”后头的话,秦宜宁在秋露耳畔低声说了几句。

    秋露惊讶的张大眼睛:“姑娘,这样好吗?”

    “有什么不好?我不害无辜之人,但是真正起了坏心的人,也逃不过。”

    话音方落,外头就传来柳芽的声音:“姑娘,外头有人来给您送了礼。”

    秋露的眼睛瞠的更圆了,“姑娘,您猜的未免太准了!”

    才刚秦宜宁说的,就是今日必然会有人送礼的事。

    秦宜宁莞尔,让秋露去帮柳芽将礼接过来。

    送来的是一卷画卷,秦宜宁将画展开,一看确实愣住了。

    这幅画不是宁王府挂着的那副“八骏图”吗!将画摊平在八仙桌上,秦宜宁指尖拂过画面,最后落在左下角的落款上。

    那日在宁王府看到这幅画,上面是没有落款的。

    而如今,画上提了落款,盖了章,上皆书:“清宴居士”。

    清宴居士的名号但凡有一点常识的都会知道,从前秦宜宁不懂的,后来詹嬷嬷也给她说起过。

    太子殿下醉心书画,是著名的书画大家,“清宴居士”便是太子殿下在书画落款时惯用的自号,取“时清海宴,四海升平”之意。

    这幅画,竟然是太子所做!?

    柳芽这时笑着道:“姑娘,宁王府来送画的人此时还等在外院,说是宁王殿下有话要对姑娘说。”

    秦宜宁一愣,忙点头道:“知道了。秋露陪我出去。”

    宁王府来人,她必定是要见一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