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四十二章 脸面
    小玲和葛家的一个急着去雪梨院为她取衣裳饰,一个手脚麻利的服侍她盥洗。??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不多时小玲捧着衣裳回来,恭敬的服侍秦宜宁更衣,那态度比前几日更加小心谨慎了。

    秦宜宁有些好笑的想,从丞相千金一跃成为太师嫡女,她这也算是水涨船高了吧?

    可是她并不感到得意,毕竟妖后就是这种出身。

    不过片刻,宗祠外就热闹起来,隔着一道门都能听得到下人们叽叽喳喳欢快的说话声。

    葛家的和小玲开了门,立即就与那些前来准备的下人们聊在了一处。

    秦宜宁有些好奇,便也站在门前不远处看着外头的人抬来香烛贡品等物。

    她现,秦慧宁身边的碧桐和碧桃也来了,正跟在慈孝园的吉祥和如意身边帮忙。

    不必细想都知道是怎么回事,若论做面子,她还差了秦慧宁许多,要多学习呢。

    碧桐和碧桃这里也早就看到了秦宜宁,见她盛装打扮等在门里,碧桐便嗤笑了一声。

    “她这是幻想着大老爷能放她出去呢。”

    碧桐的声音不大,但也未曾刻意放低,周围几个都听到了,手上忙着自己的事儿,耳朵却竖起来。

    碧桃拉了碧桐一把:“你不想活了!不好生当差,作什么死呢!”

    “你别拉我!”碧桐甩开碧桃的手,哼笑道:“人都说上梁不正下梁歪,瑞兰那个贱货能偷老太君的翡翠镯子,可见主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老太君仁慈,只打了她一顿赶出府去,若是搁别人家,必定要打死才算完。可有些人,手下的人做出那么跌体面的事儿,自个儿还没事儿人似的,真是瞧着都寒碜的慌。”

    她早就受够了,秦宜宁打过她,还屡次欺负她家小姐,如今秦宜宁落魄,若不趁着机会踩上几脚那才亏本呢!

    都说秦宜宁是野人,如果能激的这个野人在今日这般大好日子里跟她斗一场,那就更好了,她家姑娘一定会重赏她的。

    碧桐为自己的谋算沾沾自喜,面上挑衅的神色更重,“说是大老爷的嫡出,真正怎么回事谁知道呢,就连大夫人都不喜欢她,还一副人五人六的模样,好像自己多高贵似的。”

    “那么高贵,怎么还私自跑出府去见外男被相爷罚关宗祠?说白了,就是个野性未退的野人罢了,市井气满身就这么带进咱们府里,没的玷污了咱们这些好名声。”

    这一番话已说的极重了,周围之人都听的清清楚楚,也将碧桐的挑衅各自放在心中琢磨一番。

    更有早听闻四小姐英勇事迹的人,已经双眼亮的等着看好戏。

    可是众人看向宗祠门前,却只看到秦宜宁花儿似的笑脸。

    “大喜的日子,却听见碧桐姐姐这么一番话,也足可见慧宁姑娘将手下的人教的多好了。不知道碧桐姐姐今儿这一番话,是你自个儿想的呢?还是你家姑娘教的呢?”

    秦宜宁依旧站在原地,面上带笑,可那眼神却让碧桐想起了那天晚上,秦宜宁的拳头落在自己身上时堪称森寒的锐利。

    碧桐很想与她叉着腰斗一场。

    可是她无奈的认怂了,看着秦宜宁的模样,唇角翕动,愣是没有憋出一句话来回敬。

    “既然你家慧宁姑娘没教过你做下人的规矩,改日我得了闲儿,一定代她好好教你。”秦宜宁微微一笑:“碧桐姐姐等着便是。”

    碧桐浑身禁不住一抖。

    秦宜宁美眸环视一周,在方才嗤笑出声的人身上转了一圈儿,又道:“还有谁想与碧桐姑娘一起学习的,就尽管表现吧。”

    才刚还在嗤笑秦宜宁的人,这会儿大气也不敢喘,本就没有他们什么事,何必还要惹上四小姐?她就是再犯错,那也是秦太师的嫡女,秦慧宁终究是个养女。

    碧桐又怒又惧,有一种被野兽盯上的感觉攀升至背脊,唬的她通体生寒,她不禁有些后悔起刚才的冲动,她应该趁着秦慧宁在场时候表现的,那样既能得秦慧宁的赏识,又能将秦宜宁的炮火转移开。

    秦宜宁见门外再无异状,也没了看热闹的兴趣,就回了里头小坐休息。

    不多时,小玲来回话,“姑娘,老太君、大老爷他们都来了。”

    “我知道了。”

    秦宜宁来到院中,正瞧见二老爷秦修远和二夫人苏氏一同扶着大妆的老太君进门。

    三老爷秦志远和三太太王氏则是走在秦槐远的身旁,笑吟吟的说着话。

    在他们身后,大爷秦宇夫妇,二爷秦寒夫妇以及一众堂兄弟姐妹们各个都来了。

    秦慧宁和六小姐拉着手走在最后,低声说着什么,似乎察觉到是秦宜宁的目光,看过来时还嗤笑了一声。

    全家人都到了,唯独少了孙氏。

    看来孙氏还在国公府不肯回来呢,说不定是端着架子,想等着秦槐远去接。

    秦宜宁无奈叹息,整理了一下心情,上前去给老太君、父亲、叔叔、婶婶行礼。

    秦槐远再次看到秦宜宁,不仅没有了怒气,反而还多了几分喜欢。

    若无秦宜宁去宁王府要人,就无那些墙头草的迅站队,就无宁王成功的参倒曹太师,更无今日他荣登太子太师之位。

    原本秦槐远身为丞相,于仕途上已是走到了头的,他就是再努力,想要寸进也是一件天大的难事,何况能维稳地位本就不容易。

    没想到他困扰了多年的难题,竟被这小丫头一招错棋给解了。足可见这丫头不只聪慧知机,政事敏锐,还是个有大气运的。

    “宜姐儿这些日读书也读的差不多了吧?稍后就搬回去住吧。”

    秦槐远回头对老太君道:“我看宜姐儿那雪梨院位置偏,差遣个人跑腿的时候也多,就将我身边的瑶琴和玉棋拨给宜姐儿,至于月钱,瑶琴和玉棋的月钱就还算在外院书房。”

    众人闻言都有些愣住了。

    在场之人皆知,秦槐远书房有四个美貌的一等大丫鬟,都是十五岁的年纪,分别以各自擅长的琴棋书画来取名为瑶琴、玉棋、墨香、丹青。他们只在外院书房当差,领的是秦槐远单独给的月钱,地位在府里下人中格外然。

    背后有不少的传言,孙氏更是为了这四个丫头不知吃过多少飞醋,去年,二老爷秦修远看上了玉棋,想与秦槐远要了去做妾,都被秦槐远一口回绝了。

    今日竟一下子就给了秦宜宁两个!

    秦宜宁身边去了一个余香,前儿又罚走了一个瑞兰,身边正好少了两个大丫鬟。

    难为秦槐远这么大的人物,竟然会注意到女儿身边少了两个人,且还大大方方给补上了!

    这是何等父女之情?

    看来他们都低估了秦槐远对女儿的疼惜!

    不是说秦宜宁犯了错,被秦槐远所厌恶,才会关在宗祠思过吗?

    这么一看,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秦慧宁牙齿咬的咯吱作响。秦槐远这是当众给秦宜宁做面子,要告诉所有人,她才是他最疼爱的女儿。

    可是她又成了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