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三十七章 危机
    忽然迎面砸来的真相,让秦宜宁措手不及。隐约之中有一种自己上当了的错觉。可是看着面前苹果脸、大眼睛的可爱女孩,秦宜宁又感到庆幸。

    幸好唐萌没事。

    幸好事情不是像自己想象中的那样。

    “多谢王爷。”秦宜宁郑重的给宁王行了大礼,“那么唐姑娘我这就带走了。”

    宁王老神在在端坐位,对着秦宜宁摆了摆手。

    秦宜宁便对唐萌微笑,道:“唐姑娘,请随我来。”

    “小姐不要客气,叫我名字便是,往后您是主,我是仆,您今日的仗义搭救之恩,我一辈子不会忘记。”唐萌眨巴着圆圆的大眼睛,说的很是认真。

    秦宜宁苦笑:“我哪里搭救了你呢。此番看来,却是我多此一举的。”

    唐萌连连摇头,“小姐,自从我爹让我带着家传的《药典》出家,我就知道唐家早晚会出事。果真后来坏了事……”

    “我虽成了方外之人,可因唐家之事也算见惯了世情冷暖。教坊将我抓回去,逼着我还俗,我不肯,他们百般虐待,后来昭韵司将我赁了去,我被王爷带回来,才过了几天清静日子。”

    唐萌眼里已含了泪:“小姐,除了王爷,您是我家坏事至今,唯一主动伸出援手之人,你我萍水相逢,并无因果,您一个闺中千金,能顶着外头流言蜚语的压力来王府救我,其中所冒风险我心里都明白!这份恩情,我一生都报答不完的。”

    她的一番话,说的秦宜宁、钟大掌柜、瑞兰和秋露都是一阵动容。

    秦宜宁救人,原本只是不想一个好好的姑娘毁了下半生,也不想让钟大掌柜一家遭池鱼之灾罢了,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得到什么感激什么回报,如今听唐萌这么说,自己倒是先脸红起来,拉着唐萌与宁王再度行礼告辞,就带着人快步离开了。

    宁王一直端坐在位将一切看在眼里,忽而玩味的一笑:“想不到秦蒙那个老狐狸,竟能养出这么一个古道热肠的姑娘来。”

    “是啊。”从落地罩后缓缓走出一人,正是方才秦宜宁遇到的青年。

    宁王随意的对青年拱了拱手,“才刚她说的一番话,殿下可曾听见?”

    青年点头,神色之中有一丝愁苦,“她说的不错,京都这些自以为天下无敌的老顽固们,根本就是井底之蛙,到如今还有闲工夫为了是战还是和扯皮。”

    “本王早看透了。这些人都是一群废物,将来真破了城,别都吓尿了就算不丢脸了,哈哈哈!”宁王朗声大笑。

    青年闻言,也噗嗤笑了,负手站在宁王身旁看了半天的“八骏图”,脸上慢慢浮出一些红晕。

    宁王看的明白,却也不点破,转而问:“殿下果真已经决定了吗?”

    青年一愣,随即道:“怎么,难道皇叔不愿意了,想退缩了?”

    宁王看着青年的眼睛,眼神锐利,声音嘲讽:“本王会退缩?只是本王没想到,殿下竟能主动提出弹劾曹太师之事来,要知道本王一直以为殿下只是个书画大家,于政治上并不关心的。”

    青年苦笑,“皇叔这是嘲笑我多年无建树了?”

    宁王哈哈大笑,转而道:“本王原本只想拉定国公那老东西一个同盟,可孙元鸣那个小狐狸不肯表态,如今天助你我,竟连秦蒙都拉了过来,这下子要弹劾曹炳忠那个老东西就更容易了。”

    青年有些担忧:“就怕秦丞相不肯。”

    “不肯也得肯,他的好闺女帮他做了决定了!不管怎么样,唐萌都已经是他闺女的婢女,要受秦府的庇护了。清流以及那些两面三刀的孬种眼看着这个结果,一定会站队的。”

    宁王安抚的拍了一下青年的肩头,道:“殿下安心吧。这事儿准能成!那个骚娘们儿整天唧唧歪歪不干正经事,自己生不出一颗蛋来,还想绝了皇兄的后?!简直痴心妄想!连个小姑娘都知道她的下场,她自己却想不通,真是可笑!本王这次就要戳破她那层骚皮!看看她没了她爹的依仗还能如何!”

    **

    此时的秦宜宁已经带着唐萌坐上马车,钟大掌柜和瑞兰、秋露都在外头随行,一路往昭韵司旗下的“踏云客栈”赶去。

    秦宜宁笑着道:“你先在客栈落脚,这两日我再找机会出来,带你去还俗,还俗之后你便进府跟着我,咱们在一处也可有个照应。”

    “是。”唐萌笑着点头,“小姐不必与我这样客气,我以后就是您的婢女,您只管使唤我便是。”

    秦宜宁点点头,她有些想不到唐萌竟然会如此坦然的接受了现实。

    或许,经历过一番大风大浪,在无力回天走投无路之后,人比较容易认清自己的位置吧。

    一行人到了踏云客栈,秦宜宁吩咐钟大掌柜安排了一处僻静的院落,先将唐萌安置好了,这才叫过了钟大掌柜,嘱咐道:“劳烦钟大掌柜仔细照顾唐姑娘,我这两日想法子再出来。”

    钟大掌柜此时解除了危机,已是神清气爽,再看秦宜宁时已是看救命恩人的眼神,恭敬之中透着亲近,躬身道:“姑娘放心吧,我一定办好。”

    秦宜宁听他对自己的称呼变了,笑道:“好,往后仰仗钟大掌柜之处还多,只是今日时辰不早了,看账之事只能改日。”

    “是,姑娘放心,送去的账册小人都看过,姑娘得了空过目一下便是,若是府上老封君问起来,姑娘便可以说今日在昭韵司旗下的铺面都转了转,视察了一番,改日还要出来对账便可。咱们旗下的酒楼有三家,分别是‘归林楼’‘醉霄楼’和‘玉盏楼’,客栈两家,一个是咱们现在这处‘踏云客栈’,还有个‘悦升客栈’在东大街呢。”

    “钟大掌柜机智,我便这么回话就是。”秦宜宁看了看天色,道:“时候不早,我也要回去了。”

    “是,小人叫他们护送姑娘。此番姑娘救命之恩,小人全家必定结草衔环,还请姑娘受我一拜。”钟大掌柜说着便跪下行了大礼。

    秦宜宁将钟大掌柜搀扶起来,笑道:“钟大掌柜不必客气,往后咱们更需相互扶持才能走的更远。”

    钟大掌柜笑着点头:“姑娘说的是。”

    秦宜宁又嘱咐了钟大掌柜好生照顾唐萌,再安排唐萌还俗之事,便带着瑞兰和秋露离开,紧忙的往相府赶。

    马车上,瑞兰和秋露原本激动兴奋的心情,却在看到秦宜宁的脸色之后化作担忧。

    成功的将人救了出来,为何姑娘瞧着并不高兴呢?

    二人心里都有疑问,瑞兰想得多,所以并未立即问出口,倒是秋露直肠子,开口便问:“姑娘,您怎么不高兴了?”

    秦宜宁回过神来,叹息着喃喃道:“这一次我怕事情是不好了。”

    “什么?”瑞兰和秋露心里都是咯噔一跳,紧张的道:“怎么这样说?什么事情不好了?”

    秦宜宁低声道:“你们想想今日宁王说的话和他的态度就知道了。他明明是为了保护唐姑娘才将人带走,却偏偏做出掳人的姿态,不与昭韵司解释,任由掳掠的恶名传遍京都,为的是什么?”

    瑞兰和秋露都有些懵了。

    “他这么做,不过是为了借清流的手给昭韵司施压罢了,昭韵司如果真的因为顶不住压力而去与宁王要人,我想一定也如今天一样,轻易就能将人要出来的。”

    “姑娘,您的意思是……”瑞兰已经有点想通了,不由得脸色白。

    “人人都知道宁王掳走了人不肯还,可昭韵司去要了,宁王竟然将人还了,怕是所有人都会认为宁王和昭韵司的关系很好,是一伙儿的。从前昭韵司的东家是大表哥,大表哥身后又是定国公府。若按着原本的事态展,大家必定将定国公府和宁王看成一党,可现在,这个头是我出的,我既是丞相的女儿,又是定国公的外孙女……”

    秦宜宁说到此处,脸色已经十分苍白,手脚也冷的像冰块。

    “这一次,我怕是代替大表哥中了宁王的计,不小心将定国公府和丞相府,都拴在了宁王一党这个标签之下。你们看着吧,不出多大工夫,就该有我成功将唐姑娘带走的消息传出来了。”

    秋露听的眼眶红,跺脚道:“奴婢还以为那个宁王是个侠义心肠,想不到居然如此黑心!为了拉拢定国公府竟然用这样的手段!”

    “是啊,”瑞兰也道:“这么说,定国公夫人的安排……”瑞兰惊觉自己的话有挑拨离间的嫌疑,忙住了口。

    秦宜宁道:“外祖母或许并无坏心,只是想着我一个小女子,唯一的处理办法就是让钟大掌柜顶缸,然后我再换个大掌柜吧,这样不接招,也就无所谓了。可是无论是外祖母还是我父亲,都没有想到我会去要人……”

    瑞兰劝说道:“姑娘,事已至此,您也是好心,而今之计还是先想想怎么与老太君和相爷回话吧,万一他们怪罪下来可怎么办?”

    秦宜宁苦笑,这才回府几天,她所经历的人心冷暖和阴谋就这样多了。

    她原本以为,回家之后日子能够太太平平,大户人家不缺吃少穿的,至少不会如最底层挣扎求生的人那般心里阴暗。

    谁知道,这些朱门玉户之中的人,为了利益和权势,能够算计陷害别人的根本不比市井求生之人少。

    秦宜宁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开始思考这件事对相府、定国公府的影响和自己的影响。

    既然已经中了计,时间不能倒退,就只能想想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