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三十六章 胆大包天

第三十六章 胆大包天

 
    一见宁王,瑞兰和秋露两个没见过大场面的婢女已唬的背脊上都出了热汗,就是钟大掌柜这般见多识广的都惧怕的抬不起头来。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宁王暴虐荒淫的名声在外,因领兵打仗,身上带着一股戾气,声音低沉洪亮,话音直震的人心颤,不论是地位上的威压,还是他本人的厉害,都让等闲之人面对他时不敢直视。

    且在此时,宁王明知道出来见的是个闺阁女子,却还搂着个美妾!不安分的大手在那女子腰间胸前揉搓,引得那女子娇笑连连、极为放浪。轻慢的态度已不言而喻。

    面对这样的宁王,换做任何一个闺秀都要又羞又惧,退避三舍,就是男子怕都会觉得受了羞辱。

    可秦宜宁却巍然不动,像看不到宁王在做什么似的,端庄的行了礼。

    “宁王万安,小女子秦氏,是秦丞相的独女,日前接管了昭韵司的生意,身为昭韵司的新东家,特地为了唐姑娘一事前来求见宁王。”

    “你的胆子倒不小!”宁王哼笑了一声:“我还当秦蒙养出个有意趣的女儿,仰慕本王雄武,特地来求见呢。”

    话一出口,就引得宁王怀中的美妾咯咯地笑出声。

    秋露与瑞兰怒不敢言,低着头不知如何是好。

    钟大掌柜冷汗都冒了出来,开始后悔自己为何要让秦宜宁来求人,竟要一个闺中小姐在宁王面前这般被折辱。

    秦宜宁眉头都没皱一下,只当听不见宁王的这一句话,道:“宁王的确雄武,英名远播,小女子从前长在乡野,也常听人说起宁王率领大军抵抗大周的英勇战绩,着实是令人钦佩。”

    宁王想不到这姑娘不但没被自己吓退,反而还给自己戴了一通高帽子,不免觉得更加有趣,怀里虽搂着美妾,身子却向前倾了倾,哈哈笑道:

    “说的好!本王最看不惯大周那群谋朝篡位的宵小之辈!打着什么推翻暴政的旗号,自己却做的是见不得人的勾当!”

    秦宜宁也笑。

    瑞兰、秋露、钟掌柜三人都松了一口气。

    就在众人都以为秦宜宁会继续给宁王戴高帽时,秦宜宁却话锋一转,道:“可是宁王可知,唐姑娘若继续在您手上,您的一世英名怕是会被此事毁了。”

    原本略有些松懈下来的气氛,因为这一句话而再度紧张起来。

    宁王浓眉紧拧,满脸的络腮胡子都似因愤怒而颤抖,粗狂的男声洪钟似的吼道:“大胆!”

    钟掌柜唬的身子一颤,冷汗直流,两婢女更是腿一软直接跪了下来。

    秦宜宁轻笑一声道:“若无胆量,今日也不敢来王爷处进言了。王爷英明神武,自然对如今大燕国情有所了解。说什么大燕战无不胜,那纯属吹嘘。我曾在边境梁城以及附近周边大城挣扎求生,自然知道那里十室九空、饿殍遍地的惨状,京都城中的达官贵人们守着方寸天地,井底之蛙不知外面疾苦。可以王爷的阅历和机智,难道会看不出将来大燕必定有破城一日吗?”

    这一句话,直说的钟大掌柜身子一软,直接跪下了。

    宁王沉下脸来,怒视着秦宜宁:“你这女子,好大的胆子!竟然胆敢诅咒我大燕!你信不信本王可以随时将你碎尸万段,并不用去通知你那个爹!”

    秦宜宁见宁王暴怒,心里就是一颤。

    但事已至此,箭在弦上不得不,她屈膝行礼道:“王爷之所以愤怒,只因我说的是实话罢了。且我说这些,也并不是诋毁我大燕的意思,将来若真有国破一日,我虽为女子,也不会贪生怕死。今日我说的这些,却都是为了王爷。”

    秦宜宁双眼熠熠,灿若星辰,“王爷心里明白,将来终究会有那兵临城下的一日,自古以来,君王有行事不妥,身旁必定有妖孽女子左右,妲己、太真之类的下场,难保就不会是皇后娘娘的未来。今日唐院判是谋害皇后未遂的罪臣,将来便有一日可以是为除妖后而丧生的英雄!到那一日,想必已经是另一番天地了。到时的宁王殿下,又该如何自处呢?”

    秦宜宁说到此处,便垂下了头不再多言。

    她要劝说的已经完全说明白,就看宁王如何决定了。

    成与不成,她已经尽力一搏了。

    而宁王此时脑海中已经将秦宜宁的一番话翻来覆去转了几遍。

    其实秦宜宁的话意思很明确。

    将来若真有大周朝兵临城下之日,以皇帝的昏聩胆怯,一定会推出一个祸国殃民的替罪羊来,昔日将他迷的七晕八素的皇后便是选。

    皇后一旦被推出,必死无疑,曹家就成了罪臣,再无翻身之日。

    更何况真有那么一日,说不定大燕朝也都快不复存在了,就如同秦宜宁说的,到时候天翻地覆,会有新的一片天。

    宁王身为皇家人,到时候若想安存于世,定然不会如现在这般容易了。

    如果他还留着唐家的女儿在身边,清流那些虎狼现在动不得他分毫,将来呢?

    宁王一直明白这些道理。

    他想不到的是,一个闺阁女子不但能够如此设想深远,更是有足够的胆量敢在自己面前将这种大逆不道的话说开。且她为的不是自己,而是为了救人。

    看来这女子,并不是个空有其表的花瓶,却是个内藏锦绣,聪慧又有侠气的女子。

    宁王看秦宜宁时,眼眸中的赞赏一闪而过。

    而宁王不言不语,也让屋内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秦宜宁手心里有薄薄的一层汗。

    她能感觉到宁王一直在用他如同刀子似的眼神在自己身上剐,像是要刮掉一层皮。

    她不是不怕的,但是既然已经决定了要救人,就不能退缩。

    半晌,宁王冷声道:“唐姑娘的确在本王手中,你要她回去,又打算怎么处置?将她送回教坊吗?”

    秦宜宁心中一喜,宁王这样说,就是有希望!

    她想了想,道:“此事闹的这样大,我已不打算将唐姑娘送回教坊,若王爷真的将人交给我,我想将她带在身边,做我的婢女。至于教坊那边如何交代,我想有了王爷的震慑,他们也不敢如何,只要王爷肯将人交给我。”

    在外面,难免会被曹太师的人盯上,就算现在救出来了,将来也会丢了小命儿。在她身边,好歹她是丞相的女儿,那些人会有所顾忌。

    宁王闻言,朗声大笑!

    笑声震的房梁上的灰尘都快落下来。

    他拍了一把怀中美妾挺翘的臀部。

    那美妾会意,风骚的看了宁王一眼,就扭着水蛇腰进了后堂。

    不多时,却听见一阵错杂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抬眸一瞧,是两个婢女陪伴着一个小道姑拐过落地罩到了近前。

    那小道姑身量娇小,苹果脸上一双圆圆的大眼睛,生的很是可爱,身上宽大的道袍松松垮垮的耷着,却像是小孩子偷穿了大人的衣裳一般。

    宁王见了小道姑,笑道:“萌姐儿,刚才的话你都听见了吗?”

    小道姑转过头看向秦宜宁,甜甜的一笑,脸颊上两个可爱的小酒窝很是明显:“我都听见了,谢谢这位姐姐的好意。”

    宁王道:“那你可愿意去给这位姐姐做婢女?”

    小道姑点头:“秦姐姐古道热肠,我如今已是孑然一身,再不可能是从前的大小姐,自然已认清现实,既回不得道观,去不得教坊,我自然愿意跟着秦姐姐,视她为主,终生尽忠服侍,以报今日秦姐姐的搭救之恩。”

    宁王点了点头,声音温和的像是变了个人:“秦小姐,这便是唐院判之女唐萌姑娘。本王看你一片赤诚之心,又有如此胆量和聪慧,想来应该能够将她保护的很好,将人交给你,本王也放心了。”

    说着对小道姑温和的笑。

    小道姑,也就是唐萌也回了一笑,端端正正的跪下,给宁王行了礼:“萌姐儿多谢王爷这些日的庇护之恩,您为了我背负骂名,我无以为报。”

    宁王笑道:“你父对本王有恩,本王只是举手之劳罢了,何况就算没有你的事,本王的骂名难道会少了?你且去吧。”说着摆摆手。

    唐萌就站起身,笑眯眯的走向了秦宜宁身旁行了一礼,恭敬的道:“小姐。”

    秦宜宁、钟大掌柜以及瑞兰和秋露,这时已被惊呆了。

    事情变化的太快,让他们一时间难以反映。

    秦宜宁想象中,此事应该是一个落难的大美人,被宁王抓到府里来蹂躏了一番。

    秦宜宁与唐萌同岁,秦宜宁自己生成这样,就先入为主的以为唐萌也是这样。

    想不到,真正的唐萌居然是如此可爱的一个小姑娘,看起来跟想象中的落难大美人完全不同!

    而她所以为的蹂躏更是无稽之谈了,王爷没有恋童癖,且听起来还是与唐院判曾经有过交情的!

    是了,将唐萌继续留在教坊或者昭韵司都不合适。

    在外面人多眼杂,万一曹太师伤人,动手的机会可是多着,以曹太师的性子,哪里会放过曾经毒害过他女儿的一家子人?必定是要赶尽杀绝的!

    宁王这般将人抓到自己府里,不是掠夺,却是为了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