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三十五章 贵气青年

第三十五章 贵气青年

 
    然而一行人到了宁王府角门前却犯了愁。八一?中文网? ? W?W?W?.?8㈠1㈠Z㈧W?.㈧COM

    秦宜宁没下帖子,又是独个儿前来,根本无法证明自己的身份,且以她秦丞相嫡女的身份,在宁王面前根本什么都不是,见与不见全看宁王的心情。

    门子面对钟掌柜和笑颜如花的大丫鬟的劝说,有些招架不住,盯着那朱轮的油壁车看了半晌,就怕放进去个什么做乱的人带累自己丢了性命。他想了想,就告诉面前二人:“你们稍候,我去回了大管家。”说完就跑了。

    瑞兰和钟掌柜到秦宜宁的马车旁回了话。

    秦宜宁思索半晌,叹息了一声,“拿帷帽来,还是我亲自去说吧。”

    “东家不如等等,看看他们怎么说。”钟掌柜有些犹豫。

    “不必等了,咱们没有帖子,若是不让他们看到我,怕也不会那么容易就见到宁王。”

    瑞兰和秋露不大明白秦宜宁这句话的意思。

    难道看到她就立即能让进去?

    钟掌柜却是个老油条了,想想昨日看到的秦宜宁的容貌,在想想宁王的喜好,他就明白了。

    秦宜宁虽不至于对宁王用美人计,却是要以美貌为敲门砖的,门子看到个美貌的姑娘来求见,十有**会有猜想,必定会去回禀。

    东家竟能够为了救他们全家而做到这种地步!

    钟掌柜更加动容,声音有些颤抖的道:“东家受委屈了。东家的大恩,小人没齿难忘。”

    秦宜宁摇头轻叹,“事已至此,钟掌柜不必客气了。”

    此时她已戴好了帷帽,扶着瑞兰的手踩着垫脚用的红漆木凳子下了马车。

    她今日穿了一身蜜合色素缎妆花收腰褙子,下着牙白色素纱长裙,披一件镶白兔风毛的猩猩红斗篷,头戴白纱帷帽,虽看不清容貌,可是从她端庄的站姿便可看出是教养良好的大家闺秀。

    门子这时已叫了大管家出来,二人一出角门,正瞧见了马车旁俏生生的姑娘,心里果真都有了一丝了然。

    管家已有四十出头,胖墩墩的身上裹着件暗青色的锦缎袍子,头戴**帽,笑起来时双眼眯缝的都快看不见,“这位姑娘安好,就是您要求见我们王爷。”

    “是,还劳烦管家通传,就说秦丞相之女有要紧事与王爷说。”秦宜宁微笑,声音温柔。

    帷帽只有短短的一圈轻薄的白纱,一阵风吹来,正露出她精巧的下巴和带笑的唇角。

    管家看的一愣,暗想这姑娘生的到底是什么样儿?如今遮着藏着都够勾人了,王爷想来应该会有兴趣一见。

    正当这时,一辆马车缓缓驶来。

    众人回头看去,就见一辆朱轮华盖八宝流苏车慢慢的停在几步远处。

    那马车极为华贵,车身为藏蓝色的锦缎,在阳光下反射光芒,珍珠串成的流苏随车子行进而摆动,煞是好看。

    驭夫跳下车辕,下人撩起车帘,就见一高瘦的青年探身下车来。

    那青年玉冠束,容长脸,容貌称不上顶顶的英俊,却从书卷气之中透出一股子凌人意气,他眉毛浓长,眉心有一道淡淡的川字纹,皮肤偏白,肩上雪白的狐腋毛领子被风吹动时拂到他的脸上,显得很是贵气。

    大管家一见这人,立即堆笑上前去行礼,刚要开口,却被那青年抬手制止了。

    “这位姑娘是?”青年的声音有些沙哑,目光一直落在秦宜宁身上。

    大管家恭敬的回道:“是秦丞相家的小姐,要来求见王爷的。”

    青年一手把玩腰间的荷包穗子,随即笑了一下,遥遥拱手致意:“秦小姐好。”

    “这位公子好。”秦宜宁还礼。

    青年道:“姑娘要求见宁王?那就随我进来吧。”

    秦宜宁惊讶的抬眸,隔着帷帽的一层白纱,就见那青年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一旁大管家也并无反对之意。

    这位应该是宁王府的主子。

    看这个年龄,许是宁王的儿子?

    可是他称呼宁王不是叫“父王”,而是直呼“宁王”。

    秦宜宁很快就联想到了当年被过继给皇帝,做了皇子不到一年,又因为皇帝的妃子诞下皇子而被还给王府的那位殿下。

    这位殿下,说是皇子又不是皇帝亲生,说是世子,偏又被皇帝过继了,在宁王府的地位很是尴尬。

    秦宜宁带着瑞兰、秋露和钟掌柜跟随在那青年身后进了王府,过仪门,绕过一个面积极大的人工湖,穿过假山嶙峋来到一处院落。

    进了正厅,正当中高悬匾额,上书“仁心”,匾额下是一幅“八骏图”,再往下看是一张黄花梨木长几,上头一左一右各放一琉璃花樽,里头插着时新的鲜花,当中黄铜镂雕香炉里燃着不知道是什么香,闻着有些淡淡松油和檀香混合的味道。

    那青年率先踏过光可鉴人的黑色大理石地面,径直端坐在位,笑道:“姑娘请坐。”

    见他大大方方所坐的位置,秦宜宁就更加肯定了方才自己的猜测。

    微笑道谢后摘了帷帽,坐在下手位,瑞兰、秋露和钟大掌柜都垂站在了秦宜宁的身后。

    青年看到秦宜宁真容,先是愣了一下,立即垂下眼轻咳了一声,道:“姑娘是秦丞相才刚寻回的千金吧?”

    “正是小女子。”秦宜宁有些紧张。

    她怕青年会当面问起她今日前来的目的。

    毕竟宁王抢人这种事,当面与之商量是一回事,背后与人说起很容易被人误会成编排宁王的错处。

    是以秦宜宁就故意不去看那青年,抬眸看了自己对面挂着的一副字,随即又看向座上方挂着的八骏图。

    画上是八匹神骏的野马在一片草原上奔驰,并无落款,也无印章。

    青年总是忍不住想去看秦宜宁的脸,此时见她似对八骏图感兴趣,就笑着问:“姑娘觉得这幅画如何?”

    秦宜宁一下子被难住了。

    她对书画着实没有什么研究,就只能干笑道:“画的很好。”

    原以为她是对画有研究,谁承想竟听到这么干巴巴的一句,青年有些意外。

    秦宜宁见青年神色,也觉得自己只说这么一句太没诚意,就咳嗽了一声道:“这马儿画的极有神韵,只是,我敢肯定这作画之人必没见过真正的马群。”

    青年很是意外,蹭的站起身来负手去看那幅画,又有些好奇的追问秦宜宁:“你为何这样说?我觉得这幅画倒是没什么问题啊。”

    秦宜宁见青年如此认真,疑惑的眨眨眼,轻声道:“我从前长在山野,曾被这样成群的野马救过一命,是以对马群的样子有些了解。”

    早听说秦丞相的亲生女儿被人换走,在外头流落了十四年,青年此时已经完全被秦宜宁勾起了兴趣,继续追问道:“若姑娘不介意,还请你详细说说,那野马群到底是什么样的?”

    秦宜宁莞尔道:“我当年被野狼攻击,慌不择路逃出树林,在一大片草地上见到了正在吃草的野马群,因为无人可以救我,也着实太害怕了,便没多想的径直冲向了马群,当时是一匹头马救了我。”

    回忆起过去,秦宜宁仿佛还能看到那匹神骏的枣红野马,笑容渐渐扩大。

    “马群的头马,就如同这幅画跑在中间的那匹头马一样,生的比其他的马匹都高大,鬃毛很长,十分健硕,头马神骏又勇猛,在危急时刻能够保护马群,甚至野狼都能斗得过。当时就是因为我冲向了马群,将野狼引了过去,头马了飚将狼群赶走,我才能活下来。”

    说到此处,秦宜宁起身走到青年身后三步远处,仰头去看那副八骏图。

    “这幅画马儿神骏,画的也传神,可是作画之人或许为了突出头马的俊俏,将它画在了中间,要知道在野马群里,头马是带队的,这就完全错了位置。所以我才说作画之人一定没有见过真正的野马群。”

    青年连连点头,转过身来目光灼灼的望着秦宜宁,眼神落在她的明亮的双眼,随即极快的别开了眼,耳根子却红了:“姑娘原来还有这等丰富的经历。此番是我受教了。”

    秦宜宁连忙摇头:“公子言重了。我于书画上着实没有研究,只能看出这幅画画的好罢了,其余的也是胡说,还请公子见谅。”

    “姑娘说的哪里话。”

    二人正客套着,却听有人回道:“王爷来了。”

    随即便是一阵错杂的脚步声。

    循声望去,只见后堂里走出一年约五旬的男子。这人身材极为高大,穿着酱紫色锦袍,头戴紫金冠,留着络腮胡子根本看不清长相,行走之间龙行虎步,怀里竟然还搂着一个穿了浅绿纱衣的妖娆女子。

    宁王进了前厅,看到秦宜宁时眼睛就是一亮。随即看到一旁的青年,哈哈笑着拱了拱手。

    青年还了礼,就道:“姑娘你与王爷还有话说,我就先不打扰了。”说着文质彬彬的行了礼,就走向了落地罩拐入了后头。

    宁王则是搂着那巧笑倩兮的妖娆女子坐在了位,让女子坐上他大腿,随即低沉洪亮的声音道:“你是秦蒙之女?找本王有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