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三十三章 烫手糖山芋

第三十三章 烫手糖山芋

 
    秦宜宁端坐在位,身边一左一右站着瑞兰和秋露。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㈠W㈧.㈧8㈧1?Z?W?.㈧C㈧O?M

    她沉默着,并未立即回应,而是细细的打量了钟掌柜一番。

    钟玉成近六十岁的年纪,生的中等身量,略微福,身上穿的是一件宝蓝色团福纹锦缎长衫,披着一件深褐色棉氅,头上戴了暖帽,暖毛的中间镶一颗指甲盖大小的蓝宝石。只单看这一身穿着,在外行走也是个极为体面的人。

    只是他此时面容凄苦,皱纹里都写满了“愁”字,花白的山羊胡一颤一颤,给秦宜宁行礼时腰弯的极低,仿佛不堪重压一般。

    秦宜宁的心内在飞快的计算着。

    类似于钟掌柜这样的大掌柜,比从前她在外头卖草药时见过的任何一位都要体面,从前都该是她点头哈腰对人的,如今这位就这么直挺挺的跪在她面前,她一时间还找不到应对之法。

    然而,她是昭韵司的新东家,虽然经营上的事情可以依赖大掌柜,但是一些决策之事情还是要她开口的,往后要如何服众,也全看今日了。

    秦宜宁思及此,背脊挺的更直,气势也更足了。

    沉默历来都是最有深意的应对。

    钟掌柜见新东家虽然是年轻姑娘,竟然也能沉得住气,想想定国公夫人那个厉害的女金刚,不敢怠慢,头也压的更低了。

    这场面,叫瑞兰和秋露见了都不免开始敬佩起自家姑娘来,如此风度气势,别的姑娘可是没有的。

    如此沉默的场面足有盏茶功夫,秦宜宁才缓缓开口。

    她因要思考,语很慢,但落地的话字字句句都显得更有分量:“钟大掌柜今日特地前来,可是有什么要事?还请你起来回话吧。瑞兰,看座,秋露,上好茶。”

    瑞兰和秋露按着吩咐行事。

    钟掌柜站起身,躬身退后,只在瑞兰端来的交杌上挨着边儿坐下,又双手接过了秋露端来的白瓷红梅茶碗放在手边的矮几上。

    秦宜宁把玩着手边茶碗盖子,道:“此处没有外人,钟掌柜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只是下次若再有事,只管来与我直言便是,可在不行如今日这般长跪不起了,大冬天里的,伤了身子可怎么好?我往后的生意还都要仰仗掌柜呢。”

    钟掌柜是聪明人,闻音知雅,立即知道秦宜宁这是怪罪他有可能会毁了姑娘家的声誉。忙起身行了个礼,垂道:“东家说的极是,这次是小人鲁莽,往后再不会如此了。只是今日事情焦急,才会这样贸然前来。”

    说话间,飞快的抬头看了秦宜宁一眼,只见位端坐的少女穿了身猩猩红的斗篷,灯下容颜秾丽难描难画,一双修长入鬓的长眉勾勒出几分英姿,显得双眼熠熠幽深,端称得上是个深不可测的人物。

    钟掌柜看的心里一震,忙道:“东家,是昭韵司出了些事,小人处理不了,才来求东家的示下。”

    秦宜宁的心里咯噔一跳。虽然早有预感,就算昭韵司到手也并不是那么就白白的吃红利的,可是事情迎面砸来,还是让人觉得措手不及。

    秦宜宁内心慌乱,面上却平静,只是抬了下下巴,示意钟掌柜继续。

    钟掌柜道:“咱们头些日子从教坊里赁来一位姑娘,十四岁的年纪,花骨朵儿似的,谁知道到了酒楼里刚一天,就被宁王闯了来二话不说的抢了去。

    “我手下的护院拳师倒不是没有,咱们昭韵司也不是平白叫人欺负的,可宁王势大,小人着实不敢冲撞。

    “如今这位姑娘到了宁王府已经三天了。赁来的人,就这么丢了着实无法与教坊那边的管事交代,所以才来求姑娘给做主。”

    屋内有一瞬的寂静,寂静到针落可闻的地步。

    一旁的瑞兰和秋露旁听着,一瞬间唬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宁王是什么人,大燕朝哪里有人不知道?

    宁王尉迟金明,崇尚武力,领兵打仗是个好手,身为皇帝的亲弟弟,备受隆恩,皇上子嗣单薄,还曾过继过宁王的世子做皇子,虽然皇上后来有了皇子又将那位世子送还给了宁王,到底宁王府地位不一般。。

    可是,宁王纵有千般好,终究是个荒淫暴虐之辈,喜欢上哪一家的大姑娘、小媳妇儿,直接动手抢人也不是没有的事。

    这种事情,叫秦宜宁一个闺阁女子怎么处理?

    就在瑞兰、秋露两个一面抱不平一面为主子捏把汗时,却听一声清脆的笑声。

    秦宜宁笑着道:“钟掌柜是个妙人儿,你这般求人的法子我还是第一次见,既然你不打算说实话,那请自便吧。”说着话,竟端了茶。

    端茶送客?!

    婢女都愣了一下,还是瑞兰先反应过来,去请钟掌柜出去。

    钟掌柜目瞪口呆,惊愕的望着位上的姑娘,只见秦宜宁处变不惊,风仪端容,笑容温和,好像风雨加身亦不会动摇一般,顿时收起了方才的轻慢之心,在不敢小看她只是个小姑娘,扑通一声就跪下了。

    “东家息怒!”

    秦宜宁道:“钟掌柜既要来求我,就不要打量着蒙我。平日里你们跟教坊赁了人,就不信没有过这种丢了人无法交代的时候,你们那时候怎么处理?如今,既然是处理不好,事情自然不一般,你还是将实话都说明白吧,我听一听,或许还可以帮你想想办法。”

    钟掌柜跪伏在地,叩头道:“东家明察秋毫,那位被宁王抢走的姑娘,姓唐,闺名萌,是前太医院院判唐大人的独生女儿,唐院判因毒害皇后,被判满门抄斩了,唐家女眷们不肯受辱,也都自尽了,这位唐姑娘因半年前出了家才逃过一劫,后来事,被人抓去了教坊,后又被租赁了回来。”

    后面的话钟掌柜不说秦宜宁也明白了。

    她生在民间,知道的民间传言要比京都的贵人们还多。

    皇帝昏聩无能,已年近古稀了,却独宠二十出头的皇后曹氏。

    这曹氏出身名门,父亲是太子太师曹炳忠。

    曹太师女儿是皇后,徒弟是太子,在当朝可谓风头无两,行事就更加乖张。

    而皇后曹氏,据说容貌倾国倾城,狐媚惑主,不但得万千宠爱,还时常妄加干预朝政,与历史上的妲己、褒姒、飞燕、合德之流并无不同。

    民间都不称曹氏为皇后,而称之为妖后。大家都说皇帝之所以如此昏聩,都是因为妖后撺掇。

    唐家的事,秦宜宁在回京的途中也略有耳闻。

    据说是某位太医与清流文臣交好,希望能够清君侧,除妖后,还大燕朝一个英明的皇帝,就借职务之便给妖后下了毒,没想到妖后命硬,竟然只毒了个半死,那太医一家子却都赔了性命。

    如今听了钟掌柜的话,秦宜宁就明白了这位唐萌姑娘的来历。

    钟掌柜今日火烧屁股一般的来了,如此卑躬屈膝的投诚,秦宜宁一开始疑惑,现在也懂了。

    唐萌的父亲是毒杀妖后的“英雄”,唐萌是“英雄”遗孤,被昭韵司领回来,却没有保护好,竟然被宁王那个淫贼给抢了去,而且还抢走三天了。

    这三天会生什么,每个人都能猜测出来。

    想必,清流那些老古董们这三天没少折腾钟掌柜。

    那些清流大臣们,对付曹太师不过,对付宁王无能,可是对付一个小小的掌柜却绰绰有余。

    钟掌柜也是拖家带口有儿子侄子的,如果这一次处理不好,恐怕钟掌柜一家子往后在京城都没有了立足之处,弄个不好,性命都要丢了。

    “也难怪,钟掌柜如此火急火燎的。”秦宜宁凝眉道:“你说的事情我明白了。你回去吧。”

    竟然没有表态!

    钟掌柜焦急的道:“东家,求东家开恩给小人指一条明路,小人一家必定感恩戴德,这一辈子都效忠东家!”

    “钟掌柜。”秦宜宁声音平静的道:“你觉得,我又能做什么?”

    这一句话,就如一瓢凉水兜头浇下。

    是啊,原本的东家是孙禹那样的大才子,尚且不接这个烫手山芋。

    如今的东家不过是一个闺阁女子,她又能做什么呢?

    他可真是病急乱投医了!

    钟掌柜失魂落魄的垂着头,他已经可以预见自己一家子的未来,说不定不出几日自己的命都要丢了。

    秦宜宁再度端了茶。

    这一次钟掌柜规矩的行了礼,由瑞兰送了出去。

    秦宜宁缓缓放下茶碗,方才一直淡然的神态早已不见,眉头紧紧皱着,红唇也抿了起来。她心里像是压着一块大石头,先是在屋内踱步,觉得屋内闷得慌,又走到了院子中。

    天色暗淡之下,小巧的院落竹林簌簌,树影森森,天地之间仿佛只剩这一方寸。

    心里一股怒气,被名为正义感的情绪鼓动着!

    “畜生!”

    秦宜宁气的禁不住咒骂了一声,狠狠的一脚踹在石凳上,竟将石墩子踹的歪倒在地,出“咣当”一声闷响。

    瑞兰和秋露两人唬了一跳,祝妈妈躲在屋里没敢出来,倒是詹嬷嬷站在了厢房的廊下,静静的望着秦宜宁。

    瑞兰扶着秦宜宁:“姑娘不要动气,可仔细身子。”

    秋露却是个忠厚的实在人,担忧又焦急的道:“姑娘,唐姑娘的事您打算怎么办?唐姑娘一家都是好人,这样的下场,太可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