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三十一章 该教训就教训

第三十一章 该教训就教训

 
    “也没什么不好的。? ??? 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㈧W?W?.?8㈠1?Z㈧W㈠.?C?O㈧M?”定国公夫人眼角眉梢皆是笑意,“你不了解那丫头,我倒是觉得她有能力处理好。”

    “祖母就对她这么有信心?”孙禹玩味的笑。

    定国公夫人道:“我只是觉得这个孩子很好,这些年在外头吃的苦不少,想来经历过风雨又能坚强的活下来的女孩子,总要比那些生在温室里的娇花扛得住摧折。加之她又聪明过人识大体,本性又十分纯良。我是想着,这件事一则算是我们与她结个善缘,另一则也算是个考较吧,也好叫我彻底了解她。”

    “瞧祖母将她夸的一朵花儿似的。罢了,其实也没什么的,这事儿虽大,可表妹到底只是个闺中女子,涉及不到其他,最坏不过就是折个掌柜,也损害不到她什么。”

    “是啊。我也是这样想。”定国公夫人肃宁了神色,道:“若这件事她办不好,最多也就是折损个掌柜,她又是相府的千金,清流那些老古董就算怪也怪不到她的头上,到底还有她父亲能扛着呢。况且以你在朝中的位置,这件事太难办,何不将它丢开,交给个小女子去处置也免得旁人说你畏惧权贵。”

    “是这个道理。”孙禹点头,叹息道:“但是唐家坏了事,清流的人可都眼巴巴的盯着我,我却把脖子一缩,将产业给了人,到底叫人好说不好听,再说,姑父那个人的性子母亲是知道的,就怕他翻脸不认人,拿表妹来顶缸。”

    “就算不生什么事儿,秦蒙也早就与清流那些人不对付了。再说,唐家的事能是小事吗?谋害皇后,那是多大的罪!不说皇上独宠皇后,就是曹太师,能放任谋害自己女儿的人逍遥法外吗?就算有能耐从宁王嘴里要来人,又怎么躲得过曹太师一关?”

    孙禹的面色冷了下来,不忿的道:“我知道祖母说的有理。只是,我并不觉得清流这件事做错了。怪只怪妖后命硬,唐太医家搭上了全家竟只将她毒个半死。这些年皇上越的昏聩了,真是……”

    “鸣哥儿,慎言!”定国公夫人喝止了孙禹的话,沉声道:“有些话,你心里明白就行了,不必说出来,若是在外头也这么一不小心,就不怕招惹祸端?你的性子也太刚硬了一些,要学会圆滑处事方可长远。”

    孙禹忙起身行礼道:“是。孙儿谨遵祖母教诲。”

    定国公夫人眼看着气氛太过压抑,就将话题扯回了家事上来。

    **

    此时的马车中,秦慧宁正可怜兮兮的望着孙氏。

    她唇上的口脂已经擦掉了,配她一身素净的打扮,加上她眼中含泪楚楚可怜的表情,瞧着就像是一只被人欺负了的小动物。

    那柔软的眼神一直望着孙氏,终于是让孙氏叹了口气。

    “慧姐儿,你往后再不可如此了。在你外祖家面前,你好歹也要顾及着咱们一家子的体面啊,你本都知道你外祖家不兴咱们相府这样儿,行事也是不同的,为何偏偏要在姊妹面前去叫宜姐儿小溪?宜姐儿回来这么些天了,你怎么还记不住她的名字?”

    秦慧宁含在眼里的泪就如同断线珠子一般落了下来,“女儿只是叫顺口了,第一次就叫了小溪,所以后来就习惯使然,并非故意的。”

    一旁的秦宜宁眼观鼻鼻观心,只当听不见。

    孙氏看了一眼秦宜宁,又见秦慧宁哭的梨花带雨。想着这孩子也是命苦,自小从襁褓之中被换了过来,一个小娃娃懂得什么?根本也不是她的错,她会惶恐不安也是可以理解的。

    思及此,孙氏的心就软了,拿了帕子给秦慧宁拭泪:“哭什么,花猫似的,待会儿怎么见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定国公府的欺负你了。”

    秦慧宁手忙脚乱的擦眼泪,焦急的道:“我不哭了,我并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你往后说话要多注意。一句普通的玩笑话,可有可能将人都开罪遍了,你才刚说那话,姐妹们心里都不知道怎么想。”

    “定国公府人心厚道,一定不会多想的。”秦慧宁擤了一把鼻涕,对孙氏露出一个纯真的笑容。

    孙氏一噎,竟然不知如何回答了。

    听到这里的秦宜宁终于是睁开了眼,似笑非笑的看了秦慧宁一眼,道:“慧宁姑娘不要混淆定义。你说错了话,旁人不计较,那是旁人大度,你能说出来那种话,是你品性有亏,两者怎可混为一谈?母亲教训你的是你的品性,你却觉得定国公府的人不计较就理直气壮了吗?”

    秦慧宁眼泪再一次汹涌而出,像是开了闸一般,抽抽噎噎的道:“小溪……宜宁说的是,我,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比故意更可怕。故意为之,那至少说明你还有一些基本的是非观念,至少心里知道这件事是错的,只是忍不住妒恨之心才去那么做。可不是故意,那就说明你连是非观念都没有,根本不知道自己做错了,害了人还能摆出一张无辜的脸来,比故意为之更可恶。”

    秦宜宁连珠炮似的,目光炯炯的望着秦慧宁,直将秦慧宁说的哑口无言,只知道捂着脸落泪。

    不捂脸不行啊!因为挨过秦宜宁的揍,秦慧宁只要一对上她的眼神就浑身冷,感觉她的拳头会随时落下。

    而且她竟找不到话来反驳秦宜宁的歪理!

    一旁的孙氏闻言若有所思。

    秦宜宁方才一番话,字字都如洪钟一般敲在她心头。她性子是冲动了一些,可并不觉得自己蠢笨,只是有时意气用事,容易被人几句话就哄了去,会被蒙蔽双眼。

    母亲说,秦宜宁看事透彻,原本她还不以为然,如今听着她几句话就将事情说开来,她不得不承认,母亲看人的眼光总不会是错的。

    可是,她养大的姑娘,本性居然会是这般吗?

    孙氏有些不能接受。秦慧宁在她的心里一直是端庄温柔,对待姊妹谦和懂事的。可是自从秦宜宁回来,她就像是变了个人,变的绵里藏针起来。

    她作为母亲,虽然可以理解秦慧宁不安的来源,可是今日在国公府,定国公夫人言语中几次敲打,已经说明就连她老人家不在眼前的,都瞧着秦慧宁品性有问题。

    如今马车上,秦宜宁更是将事情掰开来说……

    孙氏觉得自己脑子有点乱。

    秦宜宁不愿看秦慧宁默默垂泪像是被人欺负了的模样,是以这会子再度垂眸观察裙角上的花纹,继续眼观鼻鼻观心起来。

    马车上一时陷入了安静,安静到秦慧宁惊讶的感觉到自己的抽噎声成了马车中唯一的声响,她感到一阵尴尬,不由自主的噤了声。

    可噤声之后,秦慧宁看看兀自呆的孙氏,再看垂眸不语的秦宜宁,她又觉得自己这样太过跌体面。

    正当她开口想说什么的时候,外头跟车的婆子高声道:“夫人,小姐,咱们已经到了。”

    一口气憋闷在心口,秦慧宁气恼的咬着下唇,直到下了马车才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没让自己表现的太过难看。

    一行人回了府,自然要先去慈孝园给老太君请安。

    老太君这里刚要摆晚饭,孙氏忙摘了披风跟二夫人和三太太一同伺候布菜。

    秦慧宁与秦宜宁垂站在一旁,老太君吃着饭,打量着二人的神色,见秦慧宁眼睛红红的,不免蹙了眉。

    “慧姐儿这是怎么了?怎么还哭了?可是有人欺负了你?”

    老太君放下筷子,冲着秦慧宁招手。

    有了方才马车里的那一幕,秦慧宁哪里还敢当面搬弄是非,只是摇头:“没有,祖母说的哪里话,哪里会有人欺负孙女呢。只不过是风沙迷了眼。”

    “风沙迷了眼?怎么不见别人也迷了呢!你有什么委屈就说出来,祖母好给你撑腰!”

    一旁二夫人和三太太对视了一眼,都有些兴味之感,老太君这样一说,还不知道这丫头在定国公府受了什么委屈呢。

    孙氏眼瞧着面前这一幕,老太君的反应,正好印证了秦宜宁方才在马车上说过的话。她心里就越着恼起来。

    在婆家面前,孙氏又哪里会让娘家如此跌了份儿?

    “母亲不要误会了。”孙氏笑着上前来,道:“慧姐儿犯了错,她外祖母一家并没说什么,是我在马车上教了她几句,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怎能惊动了您呢。”

    秦慧宁已经要将满口银牙咬碎了,可她不敢在触怒孙氏,她不能失去孙氏这座靠山,因此连忙带头:“是啊,是我自己做错了事。”

    孙氏又道:“今日去国公府,宜姐儿她外祖母还给了她一份大礼,将昭韵司整个送给了她经营。”说到此处,孙氏与有荣焉的挺直了背脊,话音都轻快起来,打趣道:“往后咱们家宜姐儿也是个小富翁了。”

    这一句,让众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秦宜宁身上。

    老太君惊讶的道:“亲家母竟然如此大手笔!”

    二夫人和三太太也笑着恭维起来,“难得定国公夫人如此疼惜咱们宜姐儿。”

    **

    推荐小说《农园似锦》:农家小萝莉搞定高冷郡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