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二十五章 大才子
    孙氏欢喜,话也说的漂亮,不但夸了自己的娘家侄儿,还将自家夫婿也夸赞了。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老太君最疼爱的便是长子,听人夸赞哪里能不欢喜?当即就与有荣焉的道:“旁的不说,蒙哥儿的才学和朝务上却是没的说的。”

    “还不是老太君教导有方的结果?”三夫人凑趣的道。

    老太君欢喜的见牙不见眼,又是得意的笑。

    众人便都开了窍一般,你一言我一语的恭维起秦槐远和定国公世孙来。就连一旁的孙氏听见这些人将好话不要钱似的往外倒,心里也十分自豪。

    老太君笑容满面的叫了吉祥过来:“你预备好茶来,这是贵客,不可怠慢了。”

    “是。”吉祥笑盈盈的去准备。

    约莫着外男要进内宅了,秦宜宁先站起身来道:“老太君,既是有外客来,姐妹们不如都暂且告辞吧?”说着话,询问的看向身后几个姐妹。

    三小姐、七小姐与八小姐都点头。

    六小姐和秦慧宁却有些不情愿,秦慧宁更是急的耳根子红。

    秦宜宁这些日跟着詹嬷嬷学习,对人的观察就更加仔细了,一眼就看出了这两人的样子不大对,心中不免有些疑惑。

    老太君想了想,又低声与三个儿媳说了几句,这才道:“不必了,你们表哥也不是外人,难得他那样有才华的人肯来,你们也该留下见见。”

    秦宜宁便笑着道是。心里却很纳闷。这位定国公府的表哥到底有多厉害?竟能得老太君这般垂爱。

    “绿娟,你命人去外院看看宇哥儿、寒哥儿、宪哥儿等几位爷都在不在,就说定国公世孙来了,让他们一起过来见个面儿。”

    竟是自己的亲孙子都要一并叫来。

    秦嬷嬷笑着应是退下。临出门还不忘了偷瞄一眼大夫人的反应。老太君这般热情,可是给足了大夫人的体面了。

    秦宜宁一直微笑站在老太君身边,面上并无任何疑问显露出来,心里却是更加纳闷了。

    再度不着痕迹的将目光扫过屋内的众人,就看到秦慧宁低垂着头把玩着裙带,莫说耳根子,就连脖颈都红透了。

    秦宜宁禁不住奇怪的挑眉,秦慧宁这是怎么了?

    老太君既不准他们离开,可毕竟男女有别,他们也不好就这么杵着,是以三太太便做主,让姑娘们都去了内室,又命婢女在内室与外间之间摆放了一座鲤鱼戏莲的镂雕红木插屏。

    从外头往里看,只能隐约的透过插屏和落地罩上的镂空雕花看到内室里有人,却也看不真切。

    而内室的姑娘们,若是选妥当了角度,却能将外头看的清楚。

    秦宜宁虽好奇,却也并不着急去看来者何人,就选了个不远不近的位置坐下,低声与三小姐、七小姐和八小姐说着话儿。

    倒是秦慧宁一进内室,立即就选了个最靠近外间的位置,只要一侧头就能从镂雕的缝隙看到外面的每一个人。

    六小姐挨着秦慧宁坐下,低声的与她闲聊,不时的往秦宜宁处瞟一眼,还接连出嗤笑声。

    见六小姐与秦慧宁这般,秦宜宁自然知道他们必定是在编排自己什么,不过她素来不在乎人言,反正她也不会因此而少一块肉,自然无所谓的垂下长睫,把玩着矮几上的茶碗。

    可秦宜宁不在意,却有人忍不住。

    “四姐姐,你瞧他们那个样子。”八小姐有些生气,狠狠的瞪了秦慧宁一眼。

    秦慧宁淡淡回望着八小姐,仿佛一点也不生气,笑的更加开怀。

    她越是如此,八小姐就越是被挑起了火气,蹭的站起身来,刚要开口,却被秦宜宁拉住了手。

    “八妹妹,昨儿詹嬷嬷说的你可都记得了?”秦宜宁声音含笑,手上的力道却不小。

    见秦宜宁眼疾手快,三小姐才松了口气,在另一边挽着八小姐的手臂让她坐在自己身边,低声劝解道:“八妹妹安生一些吧,这里是老太君的内室,稍后还有客人要来,你真的闹了事,吃亏的也是自己。被老太君责罚也就罢了,怕在客人的面前也会丢了体面,万一有不好的话传开来可怎么好?”

    八小姐是个直脾气,容易冲动,却也不笨,仔细回想方才秦慧宁的一举一动,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咬牙切齿道:“她就是故意挑衅我的!”

    “既知道了,八妹妹为何还要在意。”秦宜宁用银叉叉了一块果子递给八小姐。

    八小姐接过来,却因愤怒并没有吃。

    三小姐继续劝:“一笔写不出两个秦字,到底咱们是一家人,将来总有各奔东西的一天,可真正有什么事,互相帮衬的还是本家的人。”

    八小姐素来敬重三小姐,她说的话是会听的,不过心里不忿,还是低声道:“谁要和她们互相帮衬了。那般龌龊小人,四姐姐回来也不碍他们的事儿,偏她总是夹枪带棒的,好没意思。”

    “八妹息怒。我知道八妹是为了我好。”秦宜宁握住八小姐的手摇了摇,示意她别在动气。

    八小姐看着秦宜宁那双仿佛会说话的眼睛,就觉得方才的暴躁也沉静了一些。

    秦慧宁翻了个白眼,想不到秦宜宁倒是好心,还知道安抚别人。

    六小姐则冷哼一声,继续与秦慧宁低声叽叽咕咕。

    正当这时,外头传来一阵错杂的脚步声,随即是婢女恭敬问候的声音,一群男子先后走了进来。

    秦慧宁一听声音,整个人都贴在了落地罩上,屏住呼吸往外看,就是六姑娘也伸长了脖颈寻找合适的位置。

    七小姐和八小姐也好奇,站起身,悄悄地走到插屏旁往外瞧,只余下三小姐和秦宜宁坐在原位低声说些针线上的事。

    外间,先进门来的是面上带笑,穿了身家常银灰色直裰的秦槐远。与他携手而来的,却是个穿了身宝蓝色如意纹直裰的青年。

    青年身材修长,容长脸,面容白净,眼若点漆,浓眉高鼻,十分精神。

    在他身后的是大爷秦宇、二爷秦寒、五爷秦宪,就连年纪稍小的九爷秦宣和年仅六岁的十爷秦容也在列。秦家“宝盖头”这一辈的男孩子们自秦宜宁回府后还从未如此到的这般齐全过。

    “秦老太君一向可好?小子孙禹,给老太君请安了。”孙禹翩然行礼,姿态儒雅从容。

    “快起来,快起来。”老太君倾身双手搀扶,“多日不见,世孙学问上又精进了不少吧?”

    孙禹笑起来,气度温和如玉,“秦老太君莫要取笑了,此番前来,还要劳姑父于学业上多点拨我呢。”

    “快坐,上好茶来。”老太君吩咐人端椅子。

    孙禹便转而又给大夫人、二夫人和三太太都行了礼。

    大夫人笑吟吟的道:“你是直接从家来?老夫人身子如何?”

    “回姑姑话,祖母身子已有好转了。”孙禹笑着道:“姑姑不要担忧,今日前来,祖母还特地吩咐侄子一件事,特意来求老太君的。”

    老太君笑着道:“亲家母也太客气了,咱们都是自家亲戚,何必如此客气?有什么事儿只管说便是,倒是你,难得来家里玩,往后也要勤走动啊,也好多带带你的这些表弟们好生上进,争取都像你这般举业精进。”

    “秦老太君太过誉了,元鸣羞惭。”孙禹又给老太君行了礼,从袖中取出了帖子递上,才道:“家祖与祖母知道姑父寻到了遗失多年的掌珠,特地吩咐了我来求老太君一个恩典,想请姑姑带着表妹回定国公府坐坐,做外祖父、外祖母的,也想见见外孙女儿。”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有些惊讶。

    不过是想让孙氏带着秦宜宁回一趟娘家,派个老妈子来与孙氏说一声便是了,想不到定国公府会如此隆重,连孙禹这个大才子都成了专门来下帖子的!

    二夫人端宛一笑:“足可见定国公夫人多疼惜外孙女。”

    “是啊,宜姐儿聪慧可人,又温文知礼,莫说外祖母疼,咱们家老太君还不是疼的心肝儿肉似的。”三太太也笑了起来。

    老太君想着今儿一早的事,也觉得秦宜宁这孩子可爱的紧,便慈爱开着玩笑。

    “哎,我呀,疼她疼的什么似的,本舍不得让她离开身边儿的,可既然亲家母这么想念外孙女,连元鸣这般的才子都派来做说客了,我又怎么能不放行呢?”

    说道此处看向孙氏:“老大媳妇,明儿你就带着姑娘回去一趟吧,顺带将我先前预备下的那些东西也带给亲家母。”

    先前哪预备什么东西了?反倒是我定国公府给你们送了东西来!

    孙氏心里不屑的冷哼,暗想老太君这人太会装模作样,可面上却笑的恭顺:“是,儿媳谨遵吩咐。”

    孙禹就笑着给老太君作揖。

    因是外男,不好久留于内宅,孙禹只略坐了片刻,就跟着秦槐远和秦家的哥儿们去了外院。

    他前脚刚一走,内室之中的秦慧宁爬上罗汉床,一把将窗子推开一个缝隙往外看。

    冷风灌进了屋来,几位姑娘都看向窗畔。

    秦宜宁就算再迟钝,从秦慧宁这般不稳重的举动上也看出一些端倪来了。

    倒是外间,老太君说了一句:“怎么忽然这么冷,哪里有风灌进来了。”

    吓的秦慧宁紧忙将窗户关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