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二十二章 补偿
    秦慧宁的话让老太君动心。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 W≥W≈W≤.=81ZW.COM

    家里姑娘不少,三小姐更是不日便要及笄,与建安伯府二爷的婚事也已经说的八、九不离十,再镀上宫中嬷嬷教导的这一层金,对相府的姑娘们着实是件好事。

    可为难的是,皇后娘娘说的是让詹嬷嬷来教导秦宜宁,可没有要带上别人。若是他们与詹嬷嬷特别熟悉,捎带着许一些金银倒也不怕她不应下,左右一只羊也是赶,一群羊也是放,但他们又不熟,贸然而来也真不好开这个口。

    而且皇后亲派嬷嬷教导一个臣子家的嫡女,这等殊荣并不多见,这本就是长房单独得的恩典,没有道理其他房的也能分一杯羹。

    老太君一时间左右为难,又想让自己的孙女们都能获益,又不想开罪了上头的人。

    “老太君。”正在老太君沉思时,秦嬷嬷笑着进来道:“三太太来了。”

    老太君挑眉,在一旁的白瓷小盂边磕了磕烟袋,黄铜与白瓷碰出了很大的“嗡”声。

    “今儿个她怎么大晚上的又来了。”

    秦慧宁手脚麻利的拿了大毛巾服侍老太君擦了脚,为她套上白袜,另有婢女进来将洗脚的木盆抬了出去。

    三太太进门来,看到的正是秦慧宁服侍老太君穿上暖靴的一幕。

    “老太君。”三太太行了礼,随后笑道:“要我说这满府里,就没人能比得上慧姐儿的这一份孝心,媳妇儿着实羞愧的很。”

    老太君闻言禁不住笑了起来,毫无怒意的斥了一声:“泼猴儿,跟你侄女儿的面前还这般说嘴,也不怕惹得人笑话。”

    秦慧宁闻言,也凑趣的笑起来,心下却是暗自翻了个白眼。比孝顺讨巧,各自使本事罢了,三太太自己没早来,怪得了谁?

    不过,秦慧宁也知道三太太在老太君面前还算得脸,别看三老爷是庶出的,可三房是秦家的经济支柱,平日里三太太又不小气,老太君不知从她这里得到多少金银当做体己。比起骄傲跋扈出身高贵的大夫人和一棒子闷不出一个响屁心眼儿又多的二夫人,三太太反而最讨老太君的喜欢。

    秦慧宁也不想开罪了这个活财神,就笑着道:“三婶说笑了,只是我住的近,凑巧先一步罢了,三婶的孝心比我们做晚辈的更甚,您可不要笑我。”

    “怎会。慧姐儿是老太君一手教导出来的,知节守礼,恪守孝道,与老太君感情深厚,孝心也最真挚。”

    三太太微笑着在秦嬷嬷端来的绣墩坐下,转而道:“老太君,我才刚听人说皇后娘娘派来的詹嬷嬷安排去了翠竹轩住下了?”

    这话一出口,秦慧宁就笑了。

    看来她多了个盟友。

    她为的是不让秦宜宁独占鳌头,自己也能学习一二,而三太太为的怕是她的嫡女秦佳宁。

    老太君也明白三太太的意思,叹息着将黄铜的烟袋交给秦嬷嬷收好,道:“才刚慧姐儿与我说的正是这件事。”

    三太太有些惊讶的看向秦慧宁,不过转眼就露出了一个英雄所见略同的笑容,挨着老太君更近一些,笑道:“那么老太君的意思呢?”

    老太君道:“我自然是希望咱们一家子的女娃都能有个好出路,只是这位詹嬷嬷是皇后娘娘特地安排来给了宜姐儿的,到底也不好开口。”

    三太太闻言笑了,起身接过秦嬷嬷正要给老太君上的牛乳燕窝,仔细的服侍老太君用,递汤匙递帕子的动作很是体贴。待打秦嬷嬷将空碗送出去,又端来精巧的漱盂服侍老太君漱了口,三太太才坐回原位。

    期间老太君被三太太服侍的妥帖,心情也极好,再仔细想想自己身为一家的大家长,又是有封诰在身的老封君,想必以自己的分量加上秦槐远的,吩咐詹嬷嬷做点事也没什么难度。

    秦慧宁和三太太对视了一眼。

    三太想了想就笑着道:“想必这件事必定要打点一番,这打点用的东西自然都是我来出。”

    “哪里用得到你。”老太君笑着摆手,“我自个儿的孙女们谋福利,动公中的银子便是。”

    秦慧宁适时地抱着老太君的手臂撒娇道:“祖母,咱们一家子的姐妹可都指望着您呢。想来小溪妹妹是个懂事的乖巧的,也必然不会反对。”

    老太君笑道:“这事儿就算有人不满也轮不到她身上。罢了,你们都去吧,明儿个我与老大媳妇说。”

    “是。”三太太与秦慧宁欢喜的站起身来。

    三太太行礼退下,秦慧宁却是腻味在老太君身边,许久才回自己的暖阁。

    秦慧宁自己休息,也没忘了吩咐碧桃安排一个小丫头注意外头的动静。

    结果次日清早起身,果真得知了三太太半夜就吩咐人来给老太君送了许多的东西。

    原本秦慧宁还不觉得什么,但是听人说三太太早起还给雪梨院送了礼盒去,就连二房也吩咐了得体的嬷嬷去送了礼物,她心里就不平衡起来。

    从前怎么没见二婶和三婶对她客气?

    亲生的果真是待遇不同!

    雪梨院。

    秦宜宁吩咐人收下礼,招待了来送礼的嬷嬷吃了茶,又闲聊了片刻就客气的送了客。

    侧间的圆桌上,几匹花色时新的尺头以及上好的茶叶和笔墨是二夫人送的。

    精巧的黑漆妆奁里头装着的一整套碧玉头面和素心阁最新的香露脂粉是三太太送的。

    秦宜宁不大懂这些胭脂水粉,却也知道这些价值不菲。想了想就吩咐瑞兰:“将东西仔细清点了,单录一本账册收好。至于这些东西,该用的就用起来。”

    瑞兰闻言不禁一喜。

    姑娘这是信任她,要让她来管理私库,记录人情往来呢!

    “奴婢知道了,必不辜负姑娘的信任!”瑞兰郑重的给秦宜宁行了礼。

    秦宜宁知道那晚的事令瑞兰不安,如今安排了差事给她,一则是考验,二则也是给她吃一剂定心丸,若是身边的人整天提心吊胆无法交心,又怎么一致对外?

    “去做事吧。”秦宜宁声音温和,笑了笑就继续赶着抄《孝经》。

    瑞兰欢喜的点头,仿佛打了鸡血一般兴奋的去与祝妈妈仔细收拾起来。

    眼看着时辰差不多,秦宜宁本打算写完了最后一句话就去上房给老太君请安。

    谁知念头刚有,外头传来婢女的声音:“姑娘,秦嬷嬷来了。”

    秦宜宁惊讶,忙将狼毫笔搁在白瓷青花笔山上,笑着起身相迎:“秦嬷嬷来了,快请进,请坐。”

    “四姑娘安好。”秦嬷嬷笑着行礼,瑞兰端了锦杌来,她却没有坐下,只垂温和的道:“奴婢来传句话儿,说了就要回去的,慈孝园里还有一摊子事儿呢。”

    “可是老太君有何要紧事吩咐?嬷嬷请讲。”秦宜宁认真的望着她。

    秦嬷嬷笑道:“老太君说今儿免了众位姐儿的昏省,叫好生的跟着詹嬷嬷学规矩,巳初刻就请姑娘去兴宁园开始学习。”

    秦宜宁面上带笑的点头,心中却一下子就明白了。

    来了一位这般厉害的教养嬷嬷,想来各房都耐不住的,谁让家里女孩子多呢。

    而且虽未亲眼看到,秦宜宁却猜想得到此事秦慧宁必定是做了什么。

    秦慧宁那种性子,怎么可能容许一位出色的嬷嬷单独只教导她秦宜宁一个?

    秦嬷嬷见秦宜宁并无惊讶,仍旧端庄微笑,宛若阳光下柔软的清泉,叫人见之心中舒坦,后头的话说的便更加温柔了。

    “相爷为您请的来坐馆的西席也到了,听说是一位学问十分出色的老秀才,如今已经安置在了外院。老太君说,往后姑娘上午与姑娘们一同跟着詹嬷嬷学习礼仪,下午则是跟着西席读书。”

    说到此处,秦嬷嬷笑容越诚恳:“姑娘得老太君的重视,真是可喜可贺。”

    “都是老太君慈爱疼惜,我很是感激,定会努力学习,不辜负她老人家的期望,还请秦嬷嬷将我的谢意转达给老太君,得空我就去给老太君磕头谢恩。”

    “是,奴婢一定将话带到。”秦嬷嬷又行了礼。

    秦宜宁与秦嬷嬷寒暄着送她到廊下。

    谁知秦嬷嬷下台阶的脚还没落地,却见慈孝园的大丫鬟吉祥、如意带着丫鬟婆子一众人抬着许多东西来。

    秦嬷嬷惊讶不已。

    她就是从慈孝园来的,老太君有什么吩咐不能一气儿说完?这又是给秦宜宁的东西?

    吉祥和如意到了跟前,给秦宜宁行了礼。

    吉祥笑着道:“奴婢奉老太君的吩咐来,才刚詹嬷嬷说,翠竹轩虽好,可太过于冷清了,詹嬷嬷打心底里喜欢姑娘,特地求了老太君允许她来雪梨院住,老太君和大夫人都已经点了头,这些便是詹嬷嬷的东西。”

    说着回身指了一下后头的那些被褥枕头日常用品。

    又有粗壮的婆子抬着两担东西上前,看里头依旧是衣料尺头、棉被炭篓子之类。

    如意笑道:“回四姑娘,这些是老太君特地嘱咐给您带来的,老太君说天气冷了,一定要您仔细穿暖,可千万不要感冒了风寒。”

    这是分了她教养嬷嬷的一种补偿?

    秦宜宁笑了一下:“多谢姐姐,还劳烦姐姐代我向老太君道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