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二十一章 令人眼红

第二十一章 令人眼红

 
    雪梨院正屋之中,詹嬷嬷眼瞧着一炷香燃尽,笑着颔:“姑娘不愧是秦丞相的嫡女,果真聪慧过人、一点既透,这站姿姑娘学的极好!您这会子也该乏累了,不如歇一歇?”

    “多谢詹嬷嬷。?  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秦宜宁虽应着,端庄的身姿却并未乱一寸,只是神态上多了几分放松。

    詹嬷嬷见她如此,更是喜欢。

    “姑娘学以致用,是极有灵性的。这规矩礼仪虽人人都懂,却不是人人能做的漂亮。今后您要做的,是要让新的习惯深入您的骨髓,让您身上的每一根骨头、每一块肉,都拥有新的记忆,这样才能有处变不惊的风仪。”

    “詹嬷嬷说的是。”秦宜宁深感赞同,认真的点头。

    “往后姑娘的一举一动,不论是坐、卧、行走,每一举手投足、一颦一笑,奴婢都会仔细为姑娘讲解,让姑娘领会到您的每一个举动和眼神,都会带给旁人什么样的感受。”

    秦宜宁闻言眨了眨眼,若有所思。

    见她这般神态,詹嬷嬷忍不住教导道:“您是大姑娘了,有些话奴婢不说您也懂得,如姑娘这般的大家闺秀,未来的路就全在婚姻一途之上。而且如您这般家世煊赫的贵女,您未来的夫家底子并不会弱。

    “身为女子,能得夫家的喜爱,中馈女红、品行才华要紧,而大宅生活中,少不得与人交往,孝顺长辈和睦姑嫂自然最是要紧的,能在与人交往之时,准确的把握住自己的一举一动,能将各种意思精准的表达出来,并且能从旁人细微的小动作上分析出人的心情和心理,这样的本事虽不是人人都能学会,但姑娘可以尝试去了解。”

    秦宜宁闻言,望着詹嬷嬷的眼神充满了感佩。

    这是秦宜宁回府之后,第一次有人将她既定的未来摊开在面前,然这般对她坦诚的人却不是她的母亲、祖母,或者任何的女性长辈,却是一位教养嬷嬷。

    她知道,詹嬷嬷只是教导规矩来的,许多话她不说也可以。

    如此格外的关照,她感激不已。

    詹嬷嬷一对上秦宜宁那双仿佛会说话的翦水大眼,心里就喜欢,笑着道:“就如姑娘现在的眼神,奴婢能看得出您的欢喜和感激,奴婢方才说的,其实就是这个意思,自己会用肢体语言,又能够读得懂旁人的肢体语言,能做到这些姑娘往后在夫家也会便利许多。您或许没有总结这些,如今却是已经不经意在用,而且奴婢也感受到了您的善意。”

    秦宜宁脸上便有些微的红晕,颔道:“我明白了。”

    詹嬷嬷又道:“规矩礼仪,其实是分开来的两个意思,规矩是一种规则,若做错了有可能引人笑话,更可能引来杀身之祸。而礼仪,却是一种与人交往之时能让人感受到如沐春风的本事。”

    “不仅肢体上,还有人的语言、语气、穿戴、配色等等上体现出来。这段时间,奴婢还会为姑娘讲一些衣饰的搭配。譬如什么颜色搭配会给人何种感觉,什么衣服又该搭什么饰。这样姑娘日后见到陌生人,从喜好穿戴上先就会对人产生一种认识。”

    “所以,我看到的人,也有可能是故意那般穿戴表现,或许为了迷惑旁人,也或许为了增强旁人的某一种感觉,故意表现出一种模样来让我看到?”

    詹嬷嬷笑意加深:“姑娘聪慧。”

    “不,是嬷嬷关爱。我自小长在乡野山林,并未接触过这些,想来也不会有人细细的为我分析这些,您的几句提点,使我受益匪浅,对我的未来帮助极大。”秦宜宁感激的行礼:“往后还要多劳烦嬷嬷了。”

    侧身避开她的礼,詹嬷嬷也还了大礼。

    她虽是奉皇后谕旨不得不来,如今一个下午的接触下来,也是真心喜爱、尊重面前的少女,觉得她坦诚又可爱,丝毫没有做作。

    在宫中侍奉多年,詹嬷嬷见过的女子形形色\色,美貌的很多,聪慧的也不少,但如秦宜宁这般和她眼缘的却是头一个。

    与秦宜宁相处,既不会觉得她过分的客气谄媚,失了她相府千金的身份,也不会觉得她自视甚高妄自尊大,令人厌烦的懒得开口。她能够将她们的关系把握在一个令人舒服的距离,让詹嬷嬷这个见惯了冷暖的都忍不住想将自己所知的多告诉她一些。

    “今日时辰差不多了,姑娘想必还有其他的事要做,奴婢就先告辞了。”詹嬷嬷笑着站起身。

    秦宜宁忙道:“嬷嬷劳累了一下午,我已命人预备了晚膳,请您留下,咱们一同用膳可好?”

    “姑娘赐饭奴婢感激不已,只是您是相爷的掌珠,身份尊贵,奴婢不敢冒犯,您的好意奴婢心领了。”詹嬷嬷微笑推辞。

    秦宜宁摇头笑道:“您如今是我的教养嬷嬷,便也是我的师父。弟子与师父同桌用饭,还要算弟子僭越了呢,请您千万不要客气了。”

    这一番话说的太熨帖,让詹嬷嬷根本无法推辞,她也有心与秦宜宁更近一些,便客气的道谢留下了。

    饭菜并非是多么丰盛的酒席,不过也是秦宜宁特意吩咐祝嬷嬷去厨房使了银子加了菜的,四荤四素一羹,因祝妈妈的儿媳就在厨房当差,做的也照比寻常的饭菜要仔细一些,味道自不必说。

    一餐饭下来,虽守着食不言的规矩,二人也觉得关系又紧密一些。

    饭罢吃了茶,詹嬷嬷再度告辞,秦宜宁就嘱咐瑞兰和秋露二人去送詹嬷嬷回客院休息,还留了秋露在客院贴身服侍,千万不要怠慢。

    其实,府里听说宫里来了一位教养嬷嬷也并未在意,原是安排詹嬷嬷住在雪梨院西厢房的。

    还是秦宜宁下午吩咐瑞兰去了一趟兴宁园见了金妈妈,言明此番前来的詹氏是奉皇后娘娘谕旨前来的,孙氏当即就重视起来,特地去与老太君商议之后才布置了客院。

    瑞兰送了詹嬷嬷后回到雪梨院,秦宜宁已经由祝妈妈伺候铺开了笔墨纸砚继续抄写《孝经》。

    “姑娘。”瑞兰行礼后代替了祝妈妈的位置,笑着道:“一切都安排妥当了。金妈妈为詹嬷嬷预备的是东边挨着竹林的翠竹轩,很是雅致的一处住所。”

    秦宜宁并不抬头,笔下如飞,“知道了。”

    府里的人行事太疏忽,詹嬷嬷若是与她住在同一个院子自然是好,可若怠慢了这一位,难免会开罪上头留下麻烦。

    瑞兰想到方才那比雪梨院不知要精致多少的院落,再看她家姑娘姣好的侧脸,便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

    秦宜宁看着纸上自己写的狗爬字,也想叹气。

    她敢肯定,老太君看了她抄的《孝经》一定会嫌弃不已,说不定还会火冒三丈的说她糊弄了事。

    她曾尝试着好好去写,无奈字丑,如今她也放弃了。

    练字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然交差的日子却不容缓。

    她必须要想个能够过关的办法才行……

    **

    慈孝园暖阁。

    “你说,来给秦宜宁教导规矩的嬷嬷是皇后娘娘亲自下了谕旨派来的?”

    秦慧宁对着镜子敷脸的动作停了下来:“皇后娘娘那般尊贵的人物,怎么会想起给秦宜宁那个野蹄子安排嬷嬷?必定是父亲!”

    蔡妈妈叹息道:“想来也必然是如此。”

    “从前父亲对我也没这般关心过……”秦慧宁有一瞬的失落,随即眼神变的冷戾起来:“那位嬷嬷是个什么样儿人?”

    “听说从前跟过宣仪太妃和6茗皇贵妃,后来去了钟粹宫,专司宫廷选美之时挑选调\教秀女的。”

    “这般大的来头!”秦慧宁抿着唇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渐渐出神。

    她知道,自己如今来历不明,地位上虽可以与秦宜宁分庭抗礼一番,靠的也是在相府生活了十四年的底蕴。

    若是有朝一日,秦宜宁过了自己呢?

    现在父母和老太君的心里,就已经在偏心亲生的了。

    她诗书上虽能赢得了秦宜宁,可是不得不承认的是,容貌上她并没有秦宜宁生的那般浓艳魅人。

    虽然口中不屑,能说一句“娶妻娶德、纳妾纳色”,长的那般狐媚未来的公婆未必会喜欢。

    可男子又有哪一个不喜欢好容色?

    她已经被取代了嫡女的位置,将来论起亲事已经艰难,若是再由着秦宜宁有个这般出色的教养嬷嬷,能够证明她规矩礼仪上不会出错,岂不是由着她又多了一重筹码?

    不行,不行!她不能任由事情这般展下去!

    秦慧宁曾的站起身,握着裙角的双手逐渐揪紧,直到指尖泛白。

    片刻后渐渐松开,秦慧宁的眼神也逐渐含了胸有成竹的笑意。

    “乳娘,您去瞧瞧祖母这会子可用过了茶不曾,我也该去服侍祖母洗脚了。”

    蔡妈妈闻言应是。

    不多时,秦慧宁就出现在老太君的屋子里,顶着一张肿脸乖巧的亲手伺候老太君洗脚,又亲手为老太君点了一锅烟丝。

    闲谈之间,不经意的道:“……詹嬷嬷那般大的来头,若是府中的姐妹们都能一起学习,于咱们家里的姑娘也是有益的……二叔和三叔家,若知道了咱们家的女孩子都能一起受益,必定会感激父亲。”

    老太君闻言就沉思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