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二十章 重视
    孙氏打了秦慧宁回慈孝园休息。八一????中文 W㈠W?W?.81ZW.COM

    可不知为何,方才秦宜宁跪地仰视自己时强忍泪水的双眼,却仿佛定格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屏退了身边的人,只留下包妈妈一个,孙氏郑重的道:

    “您是跟在母亲身边的老人了,吃过的盐比我吃过的米还多,看事情也要比我更加通透,依您所见,慧姐儿真的是挑拨了是非吗?”

    包妈妈笑着道:“姑奶奶是明白人,只是慈母之心蒙蔽了双眼罢了,其实您心中不是早已有了答案吗?”

    “答案?”孙氏若有所思。

    “是啊,夫人从前总是说,若想瞧一个人如何,不要管这个人说了什么,只看事情结果,就能将这个人做过什么分析出个大概。譬如您虽口中说着不原谅姑爷,这不还是回府来了吗,足可见您对姑爷是真心实意的好。老奴想,姑爷也定能体会您的真心。所以这些年来对您一直都爱护有加。”

    这话说的孙氏心里熨帖,紧绷的心情略有所松缓。

    但是仔细想想,可不正是如此。

    她虽吵闹的欢,但心里到底是在乎秦槐远的。秦槐远对她虽然也吹胡子瞪眼过,但到底还是很敬重她的。

    孙氏不禁喃喃道:“慧姐儿懂事,她的每句话都能暖进我的心里去。只是我的确是因为她无意之中一句话才对宜姐儿的身世产生怀疑,正因有了怀疑,情急之下才会与相爷吵了起来。还有,今日回府之前其实我已经决定要认下宜姐儿了,方才却控制不住脾气,差一点打了她……”

    包妈妈垂眸,但笑不语。

    孙氏一时间难以置信的摇了摇头,“不不不,慧姐儿那孩子心地是好的,许这一切都是巧合呢!包妈妈,您说是不是?”

    包妈妈见孙氏这个模样,原本的一句“哪里来的这么多巧合”就又咽回了肚子里。

    她不过是个仆妇,就连定国公夫人这么多年耳提面命都没将孙氏掰正了,她说什么又有何用?

    包妈妈又安慰了孙氏几句,就急着告辞回定国公府回话去了,留下孙氏呆坐沉思。

    与此同时,秦宜宁正带着瑞兰和秋露走在回雪梨院的途中。

    此处四周幽静,少有人经过,偶尔可见一群鸟儿乍然从远处的枯树枝上飞起,初冬的天空碧蓝如洗,天气却是仿佛比昨儿还冷。

    秦宜宁行走之时气定神闲,蜜合色的锦缎斗篷微微展开一个弧度。

    秋露和瑞兰二人则是一左一右扶着她。

    秋露抿着唇,一语不。

    倒是瑞兰觉得今日秦宜宁既宽容了她,往后必定是要重用的,既然要重用,闲话两句也没什么,便低声道:“姑娘方才受委屈了。”

    秦宜宁给了瑞兰一个微笑。

    瑞兰仿佛受到鼓励,“那位包妈妈是定国公夫人身边的红人,她的一句话,在定国公府里比个姑娘还要重要一些,才刚慧宁姑娘那般挑拨的夫人对您动手,您怎么不在包妈妈面前与夫人闹上一场呢。也好叫包妈妈看着知道您的辛苦,也好回了定国公夫人。”

    秦宜宁宛然一笑,轻声道:“以夫人的性子,若真闹一场也未必是好事,反会惹得夫人更气恼,伤了身子就不好了。”

    瑞兰听了颔,由衷感叹道:“四姑娘是真正的孝顺,真心关心夫人身子的,不像慧宁姑娘,为了自己的事只一味的撺掇的夫人动怒……”

    话说到此处,瑞兰恍然大悟!

    她能够看明白的,包妈妈那般的老人精哪里能看不明白?

    四小姐今日若真是拿出昨儿的威风来在孙氏面前斗一场,虽也不会吃亏,可到底落了下乘,说不定还会将跋扈的野名声传到定国公府去。

    这般不动声色的顺从事态展,反而是让秦慧宁将挑拨之事,在包妈妈的面前又重演了一遍!

    从前指责秦慧宁挑拨离间,空口白牙,就算说了不足为信。

    可眼见为实!包妈妈今儿个不就亲眼看到了吗!

    瑞兰看着秦宜宁的眼神十分崇拜,“姑娘做的对,是奴婢想左了。”

    秋露虽不多话,却也是个通透人,此时也已经明白了,道:“这是慧宁姑娘自己作死,即便惹了定国公夫人的不喜,也着实怪不得咱们姑娘。”

    “是啊。虎有伤人心,何必在为她遮掩?”秦宜宁微笑。

    瑞兰和秋露都笑了起来。

    其实两婢女心中都有共同的想法并未说出来——最只得佩服的,却是秦宜宁不多言语,只那么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让夫人熄了动手打人的心思,没让自己皮肉吃苦。

    这就足可见她们追随之人是个进退有度,有勇有谋的人!她分明已将孙氏的性子摸透了。

    虽然今日生了许多事,可主仆三人回到雪梨院时心情都很轻松。

    才进院门,祝妈妈就迎了上来,笑着道:“姑娘回来啦。相爷为您请的宫里的教习嬷嬷已经到了。”

    秦宜宁闻言抬眸,正看到一位年过四旬容貌端庄的妇人迎了出来,笑意满满的屈膝行礼:“奴婢詹氏,是宫中专管调\教规矩礼仪的教养嬷嬷,奉皇后娘娘的谕,前来陪伴姑娘几日的。”

    “皇后娘娘?”秦宜宁有些惊讶。

    “相爷寻回嫡女,皇上得知后很是开怀,听闻相爷说起府上情况,就嘱咐了皇后娘娘,皇后娘娘母仪天下,便安排了奴婢前来。”

    “詹嬷嬷不必多礼,小女粗鄙,就要劳烦詹嬷嬷了。”秦宜宁客气的请詹嬷嬷进屋里去,便认真又仔细的学习起来。

    **

    定国公府。

    包妈妈仔细的将今日在相府生之事一五一十细细回给了定国公夫人。

    定国公夫人手中捻着一串翡翠的佛珠,佛珠出清脆的碰声,底下缀着金珠子的浅紫流苏摆动着,配上定国公夫人带着翡翠戒子的手,显得格外好看。

    她半晌方停下动作,轻声道:“看来,慧姐儿那孩子果真是做了。”

    包妈妈颔道:“是,奴婢看得出,慧宁姑娘的确是撺掇了姑奶奶。姑奶奶的性子您是知道的。”

    定国公夫人抬起右手揉着眉心,道:“菡姐儿是个直肠子,旁人装枪药她就敢放,从前瞧着慧姐儿也是个好的,怎么如今就……”

    包妈妈知道定国公夫人万事心里都有数,只是一时间心里不舒坦罢了,就不多言,仔细的为定国公夫人按摩太阳穴。

    半晌,定国公夫人才幽幽叹息:“宜姐儿的容貌果真与秦蒙相似?”

    “是,很像姑爷年轻的时候,不过老奴瞧着,宜宁姑娘的样子却是比姑爷年轻时多了几分灵慧,心地也很是纯孝,就算姑奶奶刻意刁难她也只是顺从的承受着,不给姑奶奶一点气生。难为她这些年吃了那么多的苦,还能够如此懂事明理,没有移了心性。”

    定国公夫人笑了起来:“难为你也有对一个人赞不绝口的时候。”

    包妈妈讪讪一笑:“也着实是因为宜宁姑娘惹人疼。”

    “罢了,等着菡姐儿想起将人带来,还不如我去接人。”定国公夫人想了想,吩咐道:“你叫人去外院看看,这会子鸣哥儿应该回来了。”

    定国公夫人口中的鸣哥儿,是定国公世孙,定国公夫人的长孙,孙禹。

    包妈妈惊讶的道:“夫人竟要让大爷去相府传话吗?”

    “是啊。”定国公夫人思量着道:“旁人去,显得咱们不够重视,既然是要请人,且宜姐儿又是个好的,我身为她的外祖母,自然是要给她做脸的。咱们家鸣哥儿在外头名声好,士林之中地位也高,与他姑父也聊的来,让他代表我走一趟最妥当不过了。”

    “夫人想的周到。大爷与姑爷岂止是聊得来?姑爷喜欢大爷喜欢的什么似的,恨不能大爷是他亲生的呢!”包妈妈笑着叫了个婢女去跑腿,自己不免在心中重新给了秦宜宁一个新的定位。

    要知道,定国公世孙并非只是普通的勋贵。孙禹在大燕年轻一辈之中,也是个传奇一般的存在。

    孙禹,表字元鸣,时年二十六岁,至今未婚,只因他不肯娶妻,偏要等个情投意合的绝世美人才肯点头。

    他为人君子端方,儒雅俊秀,是年青一代俊才中的翘楚,最要紧的是他才华横溢,于经史礼法和政治上的领悟力极强。

    两年前,周、燕正式开战时,孙禹的一篇檄文字字刀剑、文采飞扬、直将个大周斥的体无完肤、无脸见人,鼓舞大燕士气的同时,又让一大批热血男儿投入军中为国效力,让皇上看的大为赞赏,亲自下旨令孙禹入宫当面考较,随后便有“生子当如孙元鸣”的话传了开来。

    就连秦槐远那般谨慎的人,都开始举才不避亲,忍不住当众赞“孙元鸣为当世鬼才”,孙禹因为那篇檄文,不仅名扬大燕朝堂,在大周朝也是极有名声的,听说大周的盛昌帝曾被那篇檄文气的大病了一场。

    这样一个有盖世之才的俊俏人物,可以说是定国公夫人心头的宝。

    肯让他去相府请人,足可见秦宜宁在定国公夫人心里的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