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十九章 吃软不吃硬

第十九章 吃软不吃硬

 
    秦宜宁被生母那般仇视后,心情便有些低落。八一?中文 W?W?W?.㈠81ZW.COM

    不过听闻包妈妈的话,她立即强迫自己打起精神,赶走所有情绪,客气的对包妈妈微笑道:“包妈妈太客气了,我实在不敢当。可是外祖母有何吩咐?”

    包妈妈闻言,却是第一次近距离深深的打量秦宜宁。

    旁人或许听不出秦宜宁方才这两句话的厉害,可包妈妈混迹内宅多年,可是个老油条了,哪里会听不懂?

    秦宜宁的话,前一句表达了对定国公夫人以及对她的尊重,给足了她体面。后一句却是提醒了她的身份,让包妈妈觉得,就算自己有心偏袒秦慧宁,想托大倚老卖老说些什么训诫的话,听了这一句也要掂量一番了。

    才刚看过了秦老太君对待秦宜宁的态度,又见了她的行事,虽被她侧面的提醒了一句,包妈妈却并不生气,看着秦宜宁的眼神多了几分赞赏和尊重。

    “请姑娘移步可好?”包妈妈微笑着点指了一下兴宁园当中的菊山。

    秦宜宁顺着她的手指方向看去,只见那里除了用各色菊花盆栽搭了一个不大的菊山之外,周围却是一块空地,与前厅、厢房、游廊和倒座都有一段距离。

    秦宜宁起初不解,不过与包妈妈并肩到了菊山旁边时,再观察远处的正屋,就已经明白了。

    此处四周都藏不得人,不怕对话被人听了去。

    她不免暗自记下这个法子,暗想生长在大宅之中的人果真都聪明的很。

    包妈妈恭敬的站在秦宜宁跟前,笑着道:“姑娘回府来,想必日子并非立即就能适应的。”

    “的确如此。”秦宜宁坦诚的道:“不过能有幸回来,已是上天恩赐,我也再不敢要求其他了,只求能在父母和长辈们跟前尽一尽孝道。”

    包妈妈心下赞许她的对答。

    她看得出秦宜宁并不擅长与人说话,因为她的语慢条斯理,显然需要思考,但她的话语却十分得当,足见其聪慧。

    原本想迂回一番的包妈妈,见秦宜宁如此反而歇了心思,直截了当的了问。

    “四姑娘回府后,大夫人对您怕是有些抗拒吧?”

    秦宜宁闻言眨了眨长睫,随即微微一笑。

    “包妈妈说笑了。做母亲的,并没有抗拒自己孩子的道理,夫人只是还没有看清。而且夫人的慈母之心,我很敬佩,对慧宁姑娘也很羡慕。”

    包妈妈摆弄着腕子上的镂空银镯子,仔细咂摸了秦宜宁的话,笑容都真切了起来。

    秦宜宁的话透露了四层意思。

    她知道,孙氏只是被蒙蔽了双眼。

    她也知道,孙氏是一个疼爱孩子的好母亲。

    她更知道,是谁蒙蔽了孙氏的眼睛。

    最要紧的是,她虽然没有被母亲接受,却并无恨意,而是愿意等待。

    如此表达真切,足可见她的话还未深说,秦宜宁就已经心领神会了,给出了定国公夫人最想知道的回答。

    这般通透的姑娘,就是定国公夫人身边养着的小姐们也未必能够达得到,更是比已经过了中年还鲁莽冲动的姑奶奶要强得多了。

    “四姑娘的意思,老奴明白了。”包妈妈就郑重的行了一礼。

    秦宜宁侧身,只受了包妈妈半礼,然后以半礼回之,拉住了包妈妈苍老的双手:“您是外祖母身边得力的人,在我心中您也是长辈,往后再无须如此多礼了。我不知夫人那里如何安排,也不知哪一天能去给外祖父与外祖母请安,还请您代我给外祖母带个致意。”

    “是,老奴省得。”

    包妈妈与秦宜宁对视着一笑,便不约而同的缓步又往正厅走去,期间只是闲话,再没有说一些要紧的。

    廊下的婢女在门前撩了暖帘,往里通传。

    秦宜宁与包妈妈先后进门,正看到孙氏满面怒容的端坐在临窗的贵妃榻上,秦慧宁紧挨着孙氏而坐,正抽噎着用帕子拭泪。

    屋内凝滞的气氛,让包妈妈和秦宜宁都明白,秦慧宁方才必定是狠狠的告了秦宜宁一状。

    孙氏强压着火气,对包妈妈扯出一个客气的笑容来,道:“包妈妈先请坐,容我处理一些家事在陪你说话儿。”

    说着强硬的吩咐采橘给包妈妈端来一个杌子。也不理会人是否已经坐下,就指着秦宜宁道:“你!跪下!”

    秦宜宁从进屋起,一直挂在脸上的微笑就已收敛,微微蹙着如烟的秀眉,轻抿淡粉嫣唇,毫无反抗的端正跪了下来,垂眸平静的道:“夫人息怒。”

    “息怒!你叫我如何息怒!”孙氏站起身,几步到了跟前,一手叉腰弯身点指着秦宜宁,涂了鲜红蔻丹的手指甲差一点戳到她脸上。

    “我前脚刚出门,你随后就敢对慧姐儿动手!你当这里是你那山里头,没有王法了不成!”

    秦宜宁闭了闭眼,早已经冷透了的心在面对孙氏时再也不能生出希望,伤心之后反而觉得自己好像能够无视这些了。

    “回夫人的话,女儿没有。”

    “你没有?!你既没有,慧姐儿脸上的伤难道是鬼打的!”

    “夫人既知道秦慧宁挨了打,必然也已经知道她为何会讨打了。女儿身为您的骨肉,怎能见您被人蛊惑离间您与父亲。”

    “你放肆!当着我的面儿你还敢顶嘴,可见我走后你有多跋扈!到底是你没有养在我的身边儿,我也不求你如同其他的千金小姐那般知书达理,但你也不能真将外头的那些市井气带进府里来啊!你以为你是泼妇骂街,拳头硬就能站稳脚跟吗!我告诉你,做梦!”

    孙氏声音尖锐,连珠炮一般高声斥骂,胸口因愤怒而剧烈起伏,骂了一顿还觉得不解恨,瞪着秦宜宁乌黑的顶,吼道:“你抬起头!”

    话音落下,秦宜宁乖巧的抬起了头。

    她并没有落泪,只是有淡淡的水雾盈在她大而明亮的双眼中,她的眼神很平静,神情中甚至没有任何不满和怨恨。

    只是被她这样仰视着,孙氏竟觉得自己的心被什么撞了一下似的。

    她原本想给秦宜宁重重一巴掌而高举起来的手,就那么僵住了。

    秦宜宁看到她的动作,垂下了长睫,睫毛颤抖着却始终没有落下一滴泪:“夫人息怒,气坏了身子不值当的,动手更是不值,您若气女儿打了秦慧宁,如何罚都使得。要么您罚我去跪瓷瓦子吧,或者罚我砍柴挑水也使得。”

    说到此处她低下了头,低声道:“从前我给一个大财主家送柴火,见他们罚犯错的丫头就是这么罚的。”

    送柴火?

    罚犯错的丫头!

    想起她的身世和经历,但凡有一点良知的人都不可能无动于衷,而在孙氏对她的态度,又几时像是对待女儿?根本比对待她身边的婢女都不如。

    人心都是肉做的,包妈妈一下子站起身来,心仿佛被谁揉了一把,又酸又痛。

    孙氏的手则无力的垂了下来,看着秦宜宁的眼神有些复杂。

    包妈妈沉声道:“姑奶奶息怒。您千万不要忘了夫人的话。”

    孙氏抿了抿唇,并未言语。

    秦慧宁紧紧咬着牙关,双手握成拳,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劝了一句:“母亲,算了吧,女儿真的没事的。”

    她这一句倒是提醒了孙氏到底为何这么生气。

    只是刚才难以忍受的怒气,此刻被一种淡淡的心疼取代了。

    包妈妈深深的看了一眼秦慧宁,心里更是明白了几分,转而道:“姑奶奶不如歇息片刻,容老奴在院子里逛逛。”

    孙氏没心情管太多,就随意的摆摆手。

    包妈妈屈膝行礼到了院子里,叫了好几个丫鬟婆子问了一些话暂且不提。

    秦宜宁这里跪了足足一炷香的功夫,孙氏才道:“算了,你记着这次教训,在不可这般粗暴,你好歹是相府的千金,咱们长房的嫡女,若行事没有个章法,将市井气都带了进来,叫人见了是要说闲话的,到时候跌了咱们府里的脸面,可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儿,那也是会影响全府姑娘的声誉的。”

    孙氏的话音软和,秦宜宁的回答的更温柔:“夫人教训的是,女儿知道了。”

    孙氏看着这样的秦宜宁,竟莫名的觉得自己不该欺负一个自小孤苦的孩子。

    想起定国公夫人的话,她叹了口气,为了稳住地位,左右也是要认了她的,不如就欢欢喜喜的认了吧。而且消了气之后,孙氏也觉得秦槐远还不至于糊涂到混淆秦家血脉的地步。

    这个女孩,有可能真的是她生养的。

    虽然现在陌生了些,往后再看吧……

    “你下去吧。”孙氏揉着额头,不再看秦宜宁。

    秦宜宁行礼道“是。”乖巧的退了下去。

    到了外间,瑞兰和秋露二人为她披上了斗篷,服侍着她往外头去。

    孙氏看着脸上红肿双眼哭红的秦慧宁,安慰道:“你也别委屈了。她毕竟也是个可怜的,这次就算了吧,我那里有一些上好的药膏,待会儿让金妈妈给你擦药,你的脸很快就会好起来了。”

    秦慧宁险些咬碎了满口银牙,这下子可看出谁是亲生的了!

    可饶是满心的不平,秦慧宁也不敢推开这个强大的依靠,就笑着挽住孙氏手臂撒娇,“母亲说的是,女儿都听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