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十八章 包妈妈
    内室与侧间之间只隔着一道落地罩,若是透过镂雕的如意纹仔细去看,甚至能够看清老太君和孙氏等人的身影,他们的对话也自然而然的传入秦宜宁和秦慧宁的耳中。? 八?一中文 W?W?W㈠.?8?1㈧Z?W?.?C?O?M

    秦宜宁一直安静端坐,把玩着手中的青花盖碗。

    秦慧宁则是咬牙切齿,强自维持端庄的坐姿,心中暗暗盘算如何能与包妈妈说说话,也好让外祖母知道自己受了多少苦!

    是以,乍一听老太君要让他们出去,秦慧宁顿时一喜,只觉得是瞌睡遇上了枕头,自己是要转运了!

    她就不信,包妈妈那般注重礼教的老嬷嬷,在知道秦宜宁动手打人之后还会对她保留什么好印象!

    若是包妈妈不喜欢秦宜宁,定国公夫人对秦宜宁的第一印象也不会好了。自己好歹有与母亲和老太君十几年的感情,再加上定国公夫人的偏袒,往后的日子也未必会过的不好。

    思及此处,秦慧宁蹭的起身,不等婢女来扶,就进三步退两步摇摇晃晃的跑了出去,连素日里最在乎的端庄都丢了。

    秦宜宁却是与她截然相反,缓缓起身理了理衣摆,对进来传话的大丫鬟吉祥微微一笑:“有劳姐姐。”

    她笑容明艳,直将吉祥看的恍神了一瞬,心里暗自感慨着,极为恭敬的虚扶她出门:“奴婢不敢,姑娘叫奴婢吉祥便可。”

    此时的包妈妈正好奇的望着内室方向,眨眼功夫,就见秦慧宁踉跄着奔了出来。

    “母亲!”秦慧宁呜咽着,一下子扑到孙氏怀里:“母亲,您总算回来了!”

    那模样仿佛孙氏不在家时谁给了她天大的委屈。

    老太君见了就皱起了眉。

    包妈妈见秦慧宁如此作态,也有些不解的拧眉。她若没有看错,方才那一瞬她好像看到秦慧宁半边脸红肿了一大片。

    孙氏拍了拍秦慧宁的背,笑着道:“怎么了?才一晚上不见,我家慧姐儿就这般想念我了?”

    秦慧宁抬起红肿的脸,哭道:“母亲,女儿,女儿是想念您。”

    她端秀的半边脸已经肿的看不出原样儿,加上哭的梨花带雨的模样,叫孙氏看的心头一紧。

    “慧姐儿,你的脸是怎么回事!”孙氏声音急切尖锐,碰触她脸颊的动作却很小心。

    秦慧宁的泪珠便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往下掉,哽咽着摇头:“没,没事,是女儿自己不好。”

    母女二人说话间,秦宜宁已在吉祥的服侍下走到近前,端正的给老太君和孙氏行了礼,又给包妈妈行了半礼。

    包妈妈连忙起身避开,不敢受她的礼,转而给秦宜宁行了大礼。

    “四姑娘安好,老奴包氏,奉定国公夫人之命前来探望。”

    秦宜宁学着方才包妈妈的样子,也侧身避开不受她的礼,随即上前来双手搀扶,客气的道:“包妈妈请起,劳你走这一趟,原本我也想去探望外祖母与外祖父的。”

    包妈妈起身时抬眸,恰撞进了一汪清泉般明媚的眼波中,饶是这般年岁见多识广的老嬷嬷,也被那一垂眸一莞尔的模样看的心中震撼:

    入鬓长眉英气勃勃,杏眼明媚顾盼神飞,五官精致如雕如琢,身量高挑气质沉稳。

    这姑娘,的确肖似少年时的秦槐远,却比秦槐远多出几分女子特有的妩媚和纯澈,还有几分狡黠和灵性,着实是个俊俏风流的人物。

    从秦宜宁和秦慧宁走出内室到现在,包妈妈一直在仔细观察。

    对比秦慧宁的委屈哭诉,秦宜宁的模样要端庄的多了。

    而且,包妈妈见惯了内宅中的鬼魅伎俩,秦慧宁那暗藏心机夸大委屈的模样,不免多了几分做作,也只有孙氏这般一心都在女儿身上慈母心泛滥的才现不了她是在动心机。

    老太君原本见秦慧宁那么哭着扑出来,心里就十分不喜。

    家丑不可外扬,不论秦慧宁是否有错,也都是关起门来在相府里解决的事,这糊涂丫头怎么会在定国公府的人面前将此事张扬开?

    幸而后来看到秦宜宁虽未曾学过规矩,却也聪慧的模仿着旁人,将礼行的有模有样,老太君的郁闷才稍微缓解了一些。

    老太君打心底里疼惜秦慧宁,也明白她的恐慌和难处,但是此时对她的作态却是不满意的,从前没有遇上事儿还没觉得,如今真正遇上了大事,秦慧宁的种种做派就显得有些小家子气了。她的举止,倒不如一个山里来的丫头稳重。

    见秦宜宁与包妈妈见过礼,老太君道:“都坐下说话儿吧。”

    “是。”包妈妈与秦宜宁应声。

    孙氏却是将眉头拧成了疙瘩,拉着抽抽噎噎的秦慧宁望向着老太君,声音拔高道:“老太君,媳妇儿才离开一夜的时间,怎么慧姐儿的脸就成了这样儿了?莫不是有人欺负了她?若是真有这样的人,我定然是不会罢休的,就算她如今成了我的养女了,可到底也是咱们府里的小姐。没道理就这么平白的叫人欺负了去!”

    孙氏话说的理直气壮,盯着老太君的眼神含着两簇火苗。她只当是秦慧宁是不是犯了什么错,被老太君命人掌嘴了,打的这般严重,她做母亲的哪里能不为了女儿出气?

    说到底,孙氏根本想不到秦慧宁会是被秦宜宁揍的。

    孙氏愤愤不平的模样,险些将老太君气了个倒仰。

    “老大媳妇,你这是与婆母说话呢?”

    孙氏抿抬着下巴抿了抿唇,心内天人交战脑海中闪过许多可以与老太君争吵的话,却因为回府时生母的叮嘱而有些犹豫。

    一看孙氏的表情,老太君就猜得到她在想什么。

    在看秦慧宁那抽抽搭搭的样子,话都说不明白,反而引起了孙氏对她的猜疑,心情顿时跌落谷底,也懒得再给孙氏留体面了。

    “孙氏,你也不必这般与我说话,昨儿晚上的事是怎么回事,咱们都心知肚明,包妈妈也不是外人,我一大把年纪了,也没有必要单独为了你们长房的事情闹的不可开交。你且看看你教导出的是什么好女儿吧。”

    老太君瞪了孙氏一眼,转而又道:“你瞧着慧姐儿这般心疼?可慧姐儿挨揍还不是因为你教导不当?因为你行为失控?慧姐儿言语中不留神,让你误解了宜姐儿,觉得她是外室女,你不经过求证就与蒙哥儿吵闹起来,还回了娘家。

    “宜姐儿是个正派的,见你回了娘家,就觉得是慧姐儿挑拨的,不论是否有心的都不可饶恕,所以动了手。

    “这两个孩子虽一个无心之失,一个一心为了父母的和睦而动气,但是姐妹不和睦,到底该罚。我这个老婆子已经代替你教训过他们了。

    “怎么,你那么跑回娘家去了,回来还要埋怨帮你教导女儿的婆母不成?那未免也太荒谬了!”

    老太君的话,将孙氏说的呆愣在原地。

    而一旁听着的包妈妈,已经将老太君话里的内容分析出几个关键来:

    秦宜宁打了秦慧宁。

    秦慧宁言语中无意间引起了孙氏对秦宜宁身份的怀疑,导致了孙氏与秦槐远争吵。

    看老太君的模样,秦宜宁打了秦慧宁,并未让老太君讨厌了秦宜宁。

    思及此,才刚秦宜宁稳重行礼的模样,和秦慧宁涕泪滂沱委屈不敢言的模样交汇在一处,已经让包妈妈脑子里出现了很多猜想。

    包妈妈笑着打圆场:“秦老太君息怒,我们姑奶奶是个直肠子,您最是疼惜她了,可千万别为了此事引起误会来。”

    孙氏却是没理会包妈妈的话,将目光转向了一旁安静站着的秦宜宁,质问道:“是你动手打了慧姐儿?”

    秦宜宁垂眸道:“是。”

    “你好歹毒的手段!”

    “回夫人的话,秦慧宁言语中的暗示,让您误会了父亲,影响了您与父亲的和睦,女儿也是实在气不过才动了手。”

    孙氏咬牙切齿道:“难道我死了不成?还轮得到你来教训她!”

    “姑奶奶!”包妈妈听着孙氏说的不像话,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的道:“请、您、慎、言!”

    孙氏气的直喘气,胸口因为急促的呼吸而起伏。

    秦慧宁仿佛从惊吓之中才回过神,扑通一声跪下,呜咽道:“母亲息怒,是我的不是,一切都是我的不是,您千万别再动气了。气坏了身子,岂不都是女儿的不是了。”

    女儿委屈成这样,孙氏饶是知道自己应该欢欢喜喜的认下秦宜宁,也不能咽下这口气。

    若不是包妈妈在旁拉着她,她真想冲上去也给秦宜宁脸上来一下,让她的脸和秦慧宁的一样肿。

    秦宜宁平静的望着暴怒的孙氏,早已经凉了的心,这一次宛如冰封。

    她对敌意的感知十分敏锐,孙氏那充满敌意恨不能生吞了她的眼神,她不会看错。

    她的母亲不但不肯认她,还想伤害她……

    秦宜宁轻叹一声,垂下长睫。

    她不应该再抱有幻想了。

    包妈妈见老太君面上不喜欢,就笑着告辞。

    老太君也不想再多留人,且心乱如麻的她也懒得再看这些人,就连素日喜欢的秦慧宁此时她看着都烦,就干脆打所有人都下去。

    离开了慈孝园,一行人沉默的到了长房的兴宁园,包妈妈才叫住了秦宜宁,道:“四姑娘,老奴能单独与你说几句话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