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十七章 刮目相看
    瑞兰从未如现在这般真切的感受到自己的生死完全掌握在主子的手中。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回想昨日对秦宜宁的轻视,她悔的肠子都快青了。

    可事已至此,是死是活,全凭主子的一句话。

    瑞兰紧张的手心冒汗,抬眸,正对上秦宜宁平静的眸子。她忙低垂了眉目,最大限度的表现出自己的恭顺。

    秦宜宁眨了眨眼,莞尔一笑,退到一旁。如此一来就是不打算追究了。

    瑞兰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对秦宜宁的宽宏感激不已,给老太君磕了头,又给主子们都行了礼,与秋露退了出去。

    将这一切看在眼中的二夫人和三太太都禁不住微笑,对秦宜宁的处事多了几分赞许之意。

    若是这会子秦宜宁落了瑞兰,恐怕会让那些想要投奔她的人多了几分思虑。毕竟一个才刚给她出了力的人转眼就被落了,并不是什么能让人心里舒坦的事。

    再观今日的事,虽桩桩件件不叫人顺意,可现在瞧着老太君的模样,心情竟然很是不错,二夫人和三太太心里明镜一般,老太君能够如此平静,是因为秦宜宁才刚的几句话。

    她不动声色的便恰到好处的搔到了老太君的痒处,不论是她心机深沉,还是她聪慧过人,还是她本身就有这个灵性,这个姑娘,也都不是个寻常角色。

    他们之前认为秦宜宁是“野人”,如今看来却是他们浅薄了。

    这丫头虽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却真正是个有勇有谋进退有度的。如此聪慧知礼,充满灵性,可比满肚子学问却不会办事的女子要好的多了。

    如他们这些出身簪缨望族的女子,将来最大的用处无外乎联姻。

    若是只有满腹学问,行事却不知进退,在婆家立足到底艰难。

    况且女子无才便是德,本朝大部分的人家也不会要求女子多么博学,管理中馈时能够认得账册便是了。

    而目前看来,秦宜宁已经初步达到了这些要求。

    她不但不比其他的女子弱势,更是要比他们都强一些。不但有聪慧的头脑,显赫的家世,强大的母族,还有一副寻常女子求而不得的绝艳容貌。

    只单论那最后一点,就足以叫她未来的夫君神魂颠倒了。

    这样一个女孩,能得老太君的宠爱,还不是指日可待?

    二夫人和三太太如此一番分析下来,都不免要对秦宜宁刮目相看,对她的态度都要改变一些了。

    二夫人就关心的问起秦宜宁身上的衣裳可还暖和。

    三太太更是笑着道:“我才得了一套上好的碧玉头面,宜姐儿才回府来,三婶没有什么好的见面礼,稍后就叫人给你送过去。”

    秦宜宁起身行礼,笑道:“多谢三婶。”

    “哎呦,好孩子,都是自家人你客气什么,你才回家,咱们多走动,没事儿你就去三婶那里玩儿,有什么事儿都可以找咱们。”三太太拉着二夫人的手道:“是不是,二嫂?”

    二夫人极为和气的点头道:“你三婶说的是。”

    七小姐就适时地对秦宜宁露出个友好的微笑,表示自己听从嫡母的话,对她十分欢迎。

    一时间,屋内的气氛前所未有的融洽。

    秦宜宁乖巧的陪着长辈们,她很安静,话也不多,但正因为这份稳重以及肖似其父的容貌,就让人不自觉的对她多出几分看重。

    秦慧宁冷眼旁观着一切,心中的妒恨如同洪水决堤一般。

    亲眼看着从前属于自己的重视和宠爱如今都变成了别人的,她的脸伤成这般,凶手不但没有受到该有的惩罚,反而还被刮目相看。

    她秦慧宁,何时沦落到别人往上爬的垫脚石了!

    可这一切的到来,偏偏是她无法反抗无力去挣脱的。她就只能乖乖的接受,还要笑着去接受……

    秦慧宁委屈,愤怒,妒忌,怨恨这些不将她当做一回事的人,然而这一切,她都只能藏在心里,不能表现出分毫,免得失去现在拥有的一切。

    她低着头,情绪翻涌之下不自禁的咬牙颤抖,却要生生忍住。

    正当此时,大丫鬟吉祥进来行礼道:“回老太君的话,大夫人回来了,定国公夫人身边的包妈妈跟随着一同来的,此时正在门外求见。”

    老太君原本已经转好的心情,在听到“大夫人”三个字时又一次糟糕起来。

    长媳骄纵跋扈又生不出儿子,她是横竖看不上的,可偏偏秦槐远于朝务之上还有需要依靠到定国公府的地方。

    老太君知道,姻亲的助力对秦槐远来说至关重要,况且她也看的出孙氏虽然骄纵跋扈,却并没有多少坏心思,许多事情她这个做婆婆的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可是此番孙氏忽然回娘家去,且还是在与秦槐远争吵一番之后说走就走了,这种妇人,着实令人不能不去怪罪。

    她是做婆婆的,若是一味的因为儿媳母家的强大而退步,莫说是别人会看轻了她,就是剩下的两个儿媳妇和这一家子的宗亲媳妇们,知道了都会说她这个大家长是个软柿子。

    那往后她还如何立威?岂不是人人都可以有样学样了?

    老太君沉下脸来,摆摆手道:“你们都去吧。”一副要与孙氏掰扯一番的模样。

    二夫人和三太太也不愿意趟这浑水,就各自带着各房的女儿退下。

    秦宜宁也打算走。但是老太君想了想,还是道:“绿娟,你带着宜姐儿和慧姐儿先去里间上药。”

    “是。”秦嬷嬷了然的点头。

    看来老太君是打算让姑娘也见一见定国公府的包妈妈了。

    这位包妈妈是定国公夫人的陪房,深受信任,定国公夫人特地安排她来,怕也有些要解释或者赔礼的意思。而且,有些话告诉包妈妈,就等同于告诉定国公夫人,昨日的事涉及到两位姑娘,当着包妈妈的面说清楚也好,免得猜疑之下事情会变的更复杂。

    秦嬷嬷就带着秦宜宁和秦慧宁到了里间。

    此处与老太君所在的侧间只隔着一道落地罩,博古架上摆设了精致的各种摆设,墙角还有一盆开的正好的绿菊,铺设的坐褥也是与菊花颜色相同的淡绿,让整个房间的色调都清新明亮的很。

    秦宜宁与秦慧宁隔着小几在铺着淡绿锦缎坐褥的罗汉床坐下,秦嬷嬷拿了药膏来服侍二人搽。

    侧间,大丫鬟吉祥以及孙氏身边的金妈妈和采橘、采兰,已经服侍着孙氏进了门。

    老太君端坐位,与往常并无不同。

    孙氏面上却是讪讪的,行礼道:“老太君,媳妇儿回来了。”

    老太君表情淡淡的,虽没有暴怒骂人,却也将怒意表达的十分明白。

    孙氏尴尬不已,心想:这老家伙竟在我娘家人面前给我没脸!

    可纵然再不喜欢,她也不敢忤逆婆母,且生母的话如今犹在耳畔,她不敢不听从,就只能硬着头皮道:“老太君莫要动气,昨儿也是因得知了我母亲身子不爽利,因为太过焦急,这才没有回了老太君就急匆匆的回了定国公府去。您就看在儿媳一片孝心的份儿上,原谅则个吧。”

    孙氏一番话说完,脸上已经火辣辣的。

    她素来高贵,又何曾与人这般低头过?

    明知道她说的是假话,看在她如此伏低做小的态度上,老太君却也不能将她如何了。昨日的事情不易宣扬,秦槐远已经吩咐过要尽快解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若是她再揪着不放,将事情嚷嚷开,老太君怕会耽误她的爱子。

    何况,孙氏也是极少这般的,到底往后婆媳还要相处,又是当着包妈妈的面儿,这些体面还是要给孙氏的。

    老太君便道:“罢了,快起来吧。如今亲家母身子可还好?”

    “已经好多了。”孙氏暗自松了一口气,笑着去给老太君的茶碗里续茶。

    而包妈妈则是给老太君行了大礼。

    老太君笑容变的十分热情,依旧盘膝坐在罗汉床上,单手倾身虚扶了一下:“快些起来吧,多日不见包妈妈了,快请坐下。吉祥,上茶。”

    包妈妈连声称不敢,侧身在一旁的锦杌上坐了个边儿,又客气的接过了吉祥端来的白瓷盖碗,笑着问候了老太君的身子。

    老太君与包妈妈便很是和气的相互寒暄了一番,最后事情说到了新回府的四小姐身上。

    “老太君,我们夫人得知相爷找到了失散多年的沧海明珠,别提多欢喜了,此番嘱咐奴婢跟着姑奶奶来府上,一则是为了姑奶奶的事,还请您多担待,二则奴婢带了一些上好的药材和御上刚刚赏赐的几匹缎子来,是我们夫人的一些心意。最要紧的一则,便是夫人想让奴婢见一见小姐,约个日子,想请小姐回定国公府一趟。”

    老太君听着包妈妈的话,心里别提多熨帖。除了道歉,还带了礼物,她就没有道理不让外祖家的人见孩子了。

    “亲家母太客气了,一家子骨肉至亲,又何至于如此?还请包妈妈回去代老身谢过定国公夫人。正好,那丫头现在就在里屋呢。”老太君说着就吩咐吉祥去请人出来。

    包妈妈忙站起身来,笑着望着内室的方向,眼中充满了好奇和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