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十四章 一战成名
    雪梨院坐落在相府的西北角,说好听些是“清幽雅致”,实则人迹罕至,位置又偏僻,距离各处都较远,去往老太君处要比其他房的姑娘们多走许多路。?  ?八一?中文 W?W㈠W.81ZW.COM

    秦宜宁带着秋露和瑞兰二人出了院门,祝妈妈、柳芽和小丫头子们恭送至门前。

    瑞兰奉承笑道:“姑娘,要不要奴婢吩咐几个粗使婆子预备个代步的小轿去?这一路还远着呢,姑娘怕是疲累。”她想着秦宜宁睁眼就跑了一个时辰,这会子怕是没体力了。

    “不必了,清早空气好,正巧可以松松筋骨,不然我总觉得浑身不舒坦。”

    照比从前在山上自给自足的生活,最近的日子于秦宜宁来说太安逸了。过惯了那种今日不劳作,没几天就要饿死的日子,她真怕自己的意志,会被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消磨干净。

    众人闻言都不免咂舌,换成他们怕都要累趴了,这位竟然还嫌筋骨都没松乏,体力到底有多好?!

    柳芽反应过来,立即上前来与瑞兰一唱一和的夸赞起秦宜宁的体力,简直要将秦宜宁说成“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女壮士。就连不善言辞的秋露看着秦宜宁时都面露崇拜之色。

    秦宜宁听了只是微笑。

    相较于昨日的轻慢,今日下人们的态度简直天差地别,足可见她“一战成名”并未白费。

    这正是秦宜宁想要的。

    既然温柔懂事换不到该有的疼惜,那么她只能“亮剑”。

    否则人人都当她是软柿子,岂不是可以将她随意践踏?

    一个连自保能力都没有的嫡女,又凭什么要人放心的追随?手下无人可用,等于没了手足耳目,在偌大的后宅要如何生存?

    现在的场面,于她来说是个很好的开端。

    秦宜宁心情放松,带着瑞兰和秋露二人一路往慈孝园走去。

    清晨的空气凛冽清新,比之于山中多出许多的烟火气,与荒无寂寥相比,秦宜宁果真更喜欢这个可以称为“家”的地方。

    一面走一面欣赏四周,就连略长了青苔的石砖也是有趣的。

    见秦宜宁心情不错,瑞兰想了想,便到近前低声进言:“姑娘,昨儿余香烧水到了半夜,且还放下话来要去老太君那里告您一状,您好歹仔细一些,可别叫她诬陷了。”

    秦宜宁笑着点头,并未多言语,却也表现出将瑞兰的话听进去了。

    瑞兰见状不免松了一口气,看来姑娘并不打算追究她的过错,这种宽容又有魄力的主子才能让人有安全感。

    沿着巷子走到了岔路右转,眼前的景色就豁然开阔起来,一路向前,不多时到了后花园,秦宜宁脚步不禁放缓,兴味盎然的打量院中景色。她见多了野山野地,如此人工穿凿匠心独具的园林她十分欣赏。

    正当她身心愉悦时,却有个略显得童稚的尖锐女声从背后传来。

    “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想不到你这种野蛮之人竟也会欣赏园子?”

    闻声回头,随手拢起鬓角被风拂在脸上的丝,秦宜宁美目含笑的望着说话之人,并未立即应声。

    来人是个珠圆玉润的少女,与她一样梳了双平髻,头上簪了两朵银丝蝴蝶,还戴着一朵粉白的芍药宫花,身上银红袄裙和领口的白兔毛呼应着,显得她的苹果脸玉雪可爱,瞧起来就仿若暗淡冬日里乍然开放的梅花,恁叫人看的眼前一亮。

    瑞兰猜想秦宜宁还不认得府里的姑娘,立即机灵的行礼道:“六姑娘安好。”

    秦宜宁听闻是六小姐,便挑了挑眉。

    昨夜抄书,她让瑞兰伺候笔墨,也顺带问了府中诸人的情况。

    这位六小姐闺名双宁,生母是二老爷的宠妾林姨娘,林姨娘是个有福气的,一次怀胎竟产下双生女,六小姐秦双宁大一些,下头还有个妹妹,比她只小了不到一刻钟,名唤安宁。

    别看六小姐与七小姐是双胞胎,可模样性情却是完全不同的。

    六小姐与秦慧宁亲密,对生母林姨娘很是依赖。

    七小姐却与三房的三小姐和八小姐走得近,还被二夫人记在了名下教养。

    二夫人苏氏产育了大爷秦宇和五爷秦宪,并无亲生的女儿,七小姐被记在她的名下,自然是当做嫡女一般的。

    瑞兰说起此事,还夸赞二夫人贤惠。

    可秦宜宁却觉得二夫人若真贤惠,又怎会将林姨娘的两个女儿抬着一个打压一个?拿捏在手里的那个可以随意教,教成什么样且不说,打压的那一个被不公平对待,必定满腹不平和怨气。这样一来,至少能使得姐妹离心。

    眼看着自己的双胞胎女儿离心离德,还有一个不与自己亲密,最难过的当属林姨娘了。

    若说搅混水,二夫人着实是个中高手。

    秦宜宁笑着道:“原来是六妹妹。你也去给老太君请安?”

    “是啊。我自然是要去给老太君请安的,还要去看看四姐如何了,只是想不到路上竟然碰上你这个野蹄子,真真是晦气的很。”六小姐鼻孔朝天的冷哼。

    秦宜宁眼神转冷,声音却很温和:“想不到你们‘城里人’姐妹之间见面是这么问候的?真是让我长见识。”

    六小姐看清秦宜宁眼中的鄙夷,顿时火起:“你不用得意!瞧你那跋扈的样子,回府第一天就敢动手打人,还敢打了四姐姐!你等着祖母落吧!”

    秦宜宁微微一笑:“六姑娘说的是秦慧宁?看来你的消息也并不灵通,若说落,祖母昨日已经落过了,秦慧宁挑拨我父亲和母亲的和睦,让祖母十分气恼,已经罚她去抄《孝经》了。”

    “你!你胡扯!”六小姐气的跳脚:“你这是颠倒黑白!”

    “我看六姐年纪不大,却是糊涂了!”不等秦宜宁说话,转角处却走出三个少女,说话的是八小姐秦宝宁,她声音脆生生的凭空传来,随即人如一只轻巧的乳燕飞到近前,一面屈膝给秦宜宁行礼,一面瞪着六小姐道:

    “昨儿个大伯父刚说了秦慧宁只是个养女,四姐如今宗谱都上了,你却还称呼错误,哪个是你的四姐你都分不清,仔细大伯父和老太君知道了罚你。”

    六小姐闻言气的眼睛红,尖声道:“秦宝宁,你也未免太薄意了!这个野蹄子刚回来你就不认四姐了?我得的消息,她可是把四姐都给打了!咱们姐妹相处了这么多年,你都不关心四姐?”

    “关心啊,我关心的是秦慧宁为何会讨打!既然她讨打,自然是她做的不对!”

    八小姐一面说,一面朝着六小姐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还想继续嘲讽,还是三小姐秦佳宁暗自拉了她一下,她这才闭口不言。

    眼看着场面就要闹的不可收拾,一直沉默的七小姐秦安宁连忙上前挽着胞姐的手臂,笑道:“六姐,咱们还是先去给祖母问安吧,不要耽搁了时辰。”

    六小姐推开双胞胎妹妹,不屑的道:“得得得,你可离我远一些,我最不屑与你这种吃里扒外的东西说话,你平日不就喜欢去抱他们三房的大腿么?这会子装什么好人!”说着竟然甩开秦安宁的手径直离开。

    七小姐脸上涨的通红。

    三老爷王氏虽是庶出,于仕途上无甚建树,经商一途却走的顺遂,所以三房是秦家的经济支柱,就连三房的子女银钱上也不全依靠公中,三房的姑娘和小爷们,与他们这些每个月靠分例的姑娘自然是不同的。

    七小姐的确是收过一些小礼物的,此时失了脸面哪能不怒?当即愤然道:“要这么说,你不也一直都抱长房的大腿么?还抱了个假的。”

    八小姐闻言,拍手大笑起来,气的六小姐回头瞪着众人,最后觉得自己讨不到便宜,终于拂袖而去。

    待到人走远了,三小姐才拉住秦宜宁的手道:“四妹妹别见怪,双姐儿素来与慧宁姑娘玩在一处,此番只是意气用事。”

    “三姐说的是。六妹天真烂漫,却是个有趣的。”秦宜宁微笑。

    每到一个新环境,不论是深山还是人群,秦宜宁总是喜欢仔细观察环境,分析周围的人和事,对周遭多一些了解才能让她感觉到安全。

    如今府里的姐妹她也算是大致了解了。

    见秦宜宁喜怒不形于色,待人也不似昨日那般羞涩,仿佛一下子放开了不少,三小姐对秦宜宁也不免多了几分是郑重。

    姐妹几个一路轻声闲聊,不多时就到了慈孝园。

    刚刚过了穿堂踏上院子中的方砖,门廊下服侍的小丫头们就齐齐的屈膝问候。

    两个婢女一左一右的挽起了夹竹锦绣暖帘,帘角缀着的一对青玉葫芦压角上的浅蓝流苏摆动着,煞是好看。

    今日的暖帘与昨儿的又不同了。

    秦宜宁一面感叹有钱人家的奢华,一面除下斗篷交给了婢女收好,随即跟着众人绕过“喜上眉梢”的插屏到了内室。

    老太君今日穿的是一身宝蓝色福寿纹对襟宽袖袄,花白头挽了圆髻,斜插着一根凤口衔珠的金镶红宝石步摇,此时正面色阴沉的盘膝坐在临窗的罗汉床上。

    二夫人苏氏、三太太王氏陪伴着一左一右坐在下手边。

    大奶奶姚氏和二奶奶孟氏则是垂站在各自的婆婆身后。

    他们中间簇拥的,是半边脸肿的如同猪头的秦慧宁。

    见到秦宜宁,秦慧宁的瞳孔微缩,不自禁的瑟缩了一下,咬着唇一副委屈至极又不敢反抗的可怜模样。

    早来了一步的六小姐见状,不等秦宜宁几人行礼就先嚷嚷道:“老太君,您瞧瞧四姐姐的脸都肿成什么样儿了!您一定要重重惩戒那个野蹄子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