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十二章 外婆
    不过,现在看众人的反应,她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八一?中??文 W≈W≥W≥.≠81ZW.COM

    秦宜宁唇角微翘,又道:“更何况,大户人家从来就没有下人欺主的规矩,这道理连我一个‘野人’都懂,想必你们这些身在繁华的人也都懂得。”

    秦宜宁话音方落,祝妈妈、瑞兰就带着众人再度叩头:“是,奴婢们知道了。”

    满意的颔,秦宜宁道:“说到规矩,我每日要去给祖母晨昏定省是规矩;你们见了我要行礼是规矩;秦慧宁挑拨我们一家三口的关系被我教训是规矩;祖母知道此事让我们二人一同抄写《孝经》,这也是规矩。你们都是通透人,是非黑白不必我细说也自然明白。”

    一番话透露出的信息直将众人都震慑住了。

    将老太君最疼爱的慧宁姑娘暴揍了一顿,居然只罚抄写《孝经》!

    慧宁姑娘被揍了,还要和四姑娘一同罚抄写?

    众人都不是呆子,立即就明白了这件事的是非曲折必有隐情,慧宁姑娘或许根本没有传说的那么无辜,而且老太君心里,也未必就是不疼惜四姑娘的。

    祝妈妈、柳芽等人一瞬间就明白了这位姑娘的厉害。

    刚回府不到一天,就这么不显山不漏水让慧宁姑娘吃了个大亏!

    瑞兰更是抖若筛糠后怕不已!

    慧宁姑娘那么受宠,被打的脸都肿成猪头一个样儿,老太君居然只罚了四小姐抄书,而且还是两个人一起罚的!自己不过是个下人,主子打了也就打了,老太君何等眼高,更不可能在意了!

    余香还说明儿要去告状,可不是在即找死吗!

    思及此,瑞兰急忙的叩头道:“姑娘,奴婢知错了!往后必定尽心尽力服侍姑娘,在不敢有半句怨言,如若不然,就叫奴婢头顶生个疔,直接烂到肚肠里去!”

    如此重的誓言,足可见瑞兰的诚意,也叫听闻者更加震慑,瑞兰这般从前在夫人屋里得脸的人,如今都被四姑娘收拾的服服帖帖,他们难道还能强的过瑞兰?

    众人就都纷纷的行礼表忠心。

    秦宜宁笑着摆了摆手:“罢了,都起来吧。我说这些只是让你们知道事情的经过,毕竟我母亲是因被秦慧宁挑拨,才与父亲生出龃龉来气的回了娘家,这事情并不是我母亲的错,若是有人说起,你们心里也都有个数。”

    这一句是在吩咐他们尽可能的与人解释清楚夫人是受了秦慧宁挑拨。

    众人行礼应是。

    秦宜宁又道:“至于余香姑娘那里,你们烧水的本事都不如她,今晚就偏劳她了,你们也都学着点,这些事情往后还是要指望你们来做的。”

    众人道“是”,心里却都明白,姑娘的意思是不准他们去帮余香的忙。而且后一句是在暗示他们,余香往后就没机会再烧水了……

    秦宜宁吩咐众人退下,只留了瑞兰一个人在身旁伺候。拿起狼毫笔来回忆《孝经》上的内容,开始默写。

    祝妈妈、柳芽、秋露带着三个小丫头子出了门,彼此对视一眼,又看向乌烟瘴气冒着黑烟的小厨房,竟不约而同的觉得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姑娘当真太厉害,他们往后还要更加小心服侍才好!

    就在雪梨院人心肃然之时,“孙氏与秦槐远大吵,秦慧宁被秦宜宁暴揍”的消息也如同长了翅膀一般,传的各房都知道了,且这些消息版本不同,加加减减的描绘出好多个意思来。

    **

    夜深人静时,本该寂然的定国公府上院忽然闹腾起来。

    定国公夫人郑氏听了下人回话,安抚了不耐烦的定国公,披了一件袄子就到了暖阁。看到涕泪横流眼睛红肿的女儿,不免皱紧了眉头。

    “菡姐儿,你又闹什么!”

    孙氏闺名海菡,小字菡姐儿。

    听见母亲熟悉的声音,孙氏且不管母亲说了什么,就先委屈的“哇”一声大哭,一下子扑到定国公夫人身上将人一把抱住:“母亲,你要给女儿做主啊!女儿快被秦蒙那个混蛋欺负死了!”

    定国公夫人被孙氏扑了个趔趄,若不是她身边服侍的包妈妈眼疾手快的将人扶住,母女二人怕是要一同跌倒在地了。

    定国公夫人不悦的训斥道:“你看看你,都是多大的人了,还如此毛手毛脚的,叫人看不上!这都什么时辰了?不好生呆在家里,大半夜的急匆匆回来,见了面就哭,你倒是说说,有多大的事儿?天塌下来了?”

    看着孙氏抽抽噎噎的样子,定国公夫人就觉得头痛。

    她年轻时忙着掌家想做个贤内助,府里的中馈庶务又丝毫不能落后,还要忙着教导儿子,就只将女孩子们交给了婆母教导。谁知道婆母只一味的知道疼宠,竟将女孩们都教成了现在这幅样子。

    女儿如此嚣张跋扈,少女时可称得上真诚娇憨。可是如今都近四十的人了,还这么“娇憨”法,等闲人谁还受得了?莫说姑爷,就是她这个做生母的有时都觉得头大。

    孙氏本来是回来诉委屈的,对谁知道见了母亲还没等开口,却先被母亲数落了一番,心里就越的憋屈了,所幸趴在一旁的罗汉床上哭的肝肠寸断。

    定国公夫人揉了揉疼的额角。

    包妈妈立即上前来,又是递帕子又是拍后背的,好容易才劝的孙氏渐渐不哭了。

    包妈妈端了一碗温水服侍孙氏喝了,这才退在一旁。

    定国公夫人紧了紧领口,包妈妈立即将暖手炉捧了来,定国公夫人捧着手炉暖和一些了,才慢条斯理的道:“说吧,这一次又是怎么了,是什么天大的事让你就这么慌脚鸡似的回府来了。”

    孙氏抽了抽鼻子,并未立即回答,反而一把握住了定国公夫人的手,“母亲,求您一定要帮帮女儿!”

    定国公夫人凝眉:“什么事,你先说。”

    “女儿,女儿想求母亲帮我找个人!”

    “找什么人?”

    “我,我怀疑秦蒙在外头养了外室!”终于说出了委屈,孙氏竹筒倒豆子一般,语越来越快:“先前不是与母亲说吗,秦蒙的幕僚在梁城附近现了一个与秦蒙长得极为相似的孩子,今儿个那孩子带回来了,我瞧了,的确是与他年轻时候一样的俊俏,秦蒙疼她疼的眼珠子似的。可是我看那孩子却与我没有半分相似!我怀疑秦蒙是在外头养了外室,这个丫头是个外室女!”

    说到此处,孙氏蹭的站起了身,咬牙切齿的道:“我今儿质问秦蒙,秦蒙还跟我来横的,虽然没有动我一指头,可那眼神仿佛要生吃了我的肉似的!为了个来历不明的丫头,他就这么对我!他随随便便带回家来一个女孩,说是我生的难道我就要认吗!他做梦!我一定要查清楚!”

    定国公夫人听着孙氏这一番话,抿着唇半晌没说话。

    一旁的包妈妈也低下了头,神色不明的用余光打量了孙氏一眼。

    孙氏见母亲不言语,上前来拉着她的手撒娇:“母亲,您帮帮女儿嘛,就吩咐人去查一查,秦蒙到底有没有养外室,我又不是不许他纳妾,他要是真的养了外室,一定要让父亲狠狠的教训他!还有,我还想与那个丫头滴血认亲,看看她到底是不是我生养的,不能别人说什么我就听信什么呀!”

    “你不但与姑爷叫板,想查什么外室,还想滴血认亲?”定国公夫人声音里已含着怒气。

    听她声音不对,孙氏既不解又委屈:“是啊,母亲您这么凶做什么!”

    定国公夫人咬牙切齿,忍了又忍还是没有控制住脾气,丢开手炉甩手便给了孙氏一耳光。

    这一巴掌打的并不重,至少不如孙氏打秦宜宁的那一下,可孙氏娇生惯养,极少见定国公夫人这么大的脾气,况且自己快四十的人了,还要被母亲扇巴掌,心里上便承受不住,方才止住的眼泪再一次不争气的扑簌簌落下。

    她本想大哭,可是看着母亲那愤怒的模样,又不敢再惹她生气,就只端正的跪好抽抽噎噎,一副小媳妇受气的模样。

    看着她那样子,定国公夫人更气了,指着她鼻子斥责道:“菡姐儿,你也不小的人了,怎么还是不长脑子!姑爷是何等样人物,多少人趋之若鹜巴结还巴结不过来,你怎么还敢跟他吵嚷,还敢说回娘家就回娘家!你这么做,让你男人的体面往哪里放!

    “你还想去查什么外室,还要滴血认亲?!你到底有没有脑子?这件事,但凡有一点常识的人就是干脆不能查的!不但不能查,你还要认,要开开心心的认!”

    “凭什么!”孙氏闻言当即大怒,梗着脖子道:“若那野丫头是外室女,我凭什么要认!”

    “愚蠢!愚蠢!”定国公夫人气的跺脚:“你与姑爷成婚多年就只有慧姐儿一个女儿,姑爷已经说了,慧姐儿不是你养的,新来的那个才是,你若是想方设法的证明了新来的不是你养的,你不就变的无所出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