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十一章 教训
    厢房里温暖如春,瑞兰披着一件小袄拥被靠坐在架子床上,红肿的脸颊已经转为青紫,足见方才挨了多重的打。八一?中文??网  W㈠W?W?.?8?1ZW.COM

    床头小几上摆着一碟炒的喷香的瓜子,余香搬了个交杌坐在小几旁,一面烤火嗑瓜子,一面用下巴指着正屋的方向啐骂:

    “……也不瞧瞧自己是什么来历,才回咱们府里就这般张扬,你瞧着吧,老太君那般疼惜四小姐,这会子四小姐却被她给打了,老太君还不剥了她的皮!”

    见余香越说声音越大,竟丝毫没有顾及,瑞兰焦急的道:“我的姑奶奶,你可小声一些,万一叫姑娘回来听了去,咱们往后还要不要在雪梨院呆了。”

    “你怕她?我可不怕!”余香啐了一口,抹掉粘在嘴角的瓜子皮,“你没瞧见老太君和大夫人对她的态度吗?这个人也是个蠢材,才刚回来就将府里两位身份最高的都给开罪了,夫人是她亲娘都不待见她,往后她还有什么好儿?”

    随手将瓜子皮丢进燃着的炭盆,一股烧焦味逐渐弥漫开来,余香却似无所觉,依旧将瓜子皮往里头丢,冷笑道:

    “咱们也是倒霉,好端端在兴宁园伺候着,凭你我二人的资质,经常在老爷身边服侍,难保将来就不能做个主子。现在可好,被丢在这么个狗不拉屎的地儿来,摊上一个粗鄙村姑,往后还能有什么好前程,真是晦气!”

    这一句着实戳中了瑞兰的心事。

    瑞兰虽只是二等丫鬟,在兴宁园时并没有太多机会近身伺候,可相爷那般丰神俊朗的人物,只淡淡一顾都能叫人心跳砰然,夫人又一直再无所出,她自身条件也不差,早就有一些想法,谁知道竟会被派到雪梨院来,头一天就挨这么一顿好打。

    想到秦宜宁那厉害的模样,瑞兰就觉得背后生寒,不由得蹙眉劝说:“你是没瞧见姑娘的厉害。我劝你省些事吧,在如何姑娘也是相爷的嫡女。”

    “是个嫡女又如何,还不是要看咱们的眼色过日子?金妈妈也是多事,做什么要给她这些好炭,她在山里拾柴火烧都惯了,恐怕都不知还有这么一种没有烟尘的银霜炭。”说着又噗嗤一声笑:“不过还是便宜了咱们受用。”

    “你啊。”瑞兰想起秦宜宁现了被克扣了东西也不恼,还能笑着与她们说话时的模样,再想着冷的冰窖一般的正屋,心里莫名的觉得畅快。

    余香又嗑了几个瓜子,忽然又笑了:“她今日将慧宁姑娘打成了那样儿,还不知回不回得来呢。”

    “说的也是。”瑞兰听闻,也忍不住好笑。

    正当她们心里暗爽之时,厢房们忽然被“吱嘎”一声推开。

    二人都唬了一跳,以为是外头的小丫头子,刚想斥责两句,在看清来人时却都呆住了。

    门前披着蜜合色斗篷,身材纤细、容貌艳丽的女子,不是他们正在鄙夷的秦宜宁是谁!

    视线相对,瑞兰从秦宜宁冰冷的眼神中看到了杀意,再看秦宜宁嘴角噙着的浅笑,她禁不住背脊上寒毛直竖,慌忙的下地趿鞋,连身上的疼都顾不得了。

    “四姑娘,您回来了。”瑞兰行礼。

    余香的面色也十分难看,跟着瑞兰一同行礼:“四姑娘。”

    “不敢当,我一个粗鄙的村姑,怎么担得起你们的礼呢?毕竟余香姑娘这般品格儿,将来若是留在兴宁园说不定还能做个姨娘呢。”

    秦宜宁负手踱步到床畔,看着暖炉里上好的银霜炭和炭火中尚未烧尽的瓜子皮,笑道:“怎么样,金妈妈给的好炭,您二位可还够用?要不要我再要一些送来?”

    瑞兰心里咯噔一跳,双膝一软便跪下了。

    她们刚才说的话,竟都叫这个破落户给听去了!

    这位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儿,就是打杀了她们也不会如何,大不了去官府报备时给她们随意安上个罪名,交十两银子便得了,老太君就是在不喜欢亲孙女,也不会舍不得十两银子。

    瑞兰瑟瑟抖,开始回忆自己都说了什么,幸而都是余香混吣,自己倒是没有说多少。

    思及此,瑞兰连忙叩头:“姑娘息怒。”

    “息怒?我并未有怒,何来息怒一说?”秦宜宁并不看瑞兰,只是唇角微翘的看着余香。

    余香见事已至此,倒是比预想中的要硬气,傲慢的一扬下巴,道:“姑娘说笑了,您又瞧见谁封了我做姨娘了?”

    秦宜宁仔细的上下打量了余香一番,那眼神如同淬了冰的刀子,将余香剐的浑身打颤。

    余香觉得自己怕是要遭殃,也不知这位要如何处置她?

    不过一个才回府的女孩家,不懂高门大户的这些规矩,恐怕也不会将自己如何,顶多打两下罢了。余香这么想着,心里安定了不少。

    就在余香想着稍后要如何去给自己老子娘报信求助时,秦宜宁却是高深莫测的一笑。

    “我要抄写孝经,瑞兰,来帮我磨墨。”

    看来是不打算罚她?

    余香窃喜。

    瑞兰也送了口气,应“是”起身,扯到了身上的伤处,疼的她“嘶”了一声。

    余香伸手去扶瑞兰,不满的道:“姑娘也太不通人情了,瑞兰都这样了哪里还能伺候笔墨。要不我去伺候您磨墨,您准瑞兰今儿就歇下吧。”

    那语气强硬的,仿佛她才是主子。

    瑞兰浑身起抖来,连声道:“奴婢没事,奴婢立刻就去服侍姑娘笔墨。”

    余香闻言不满的瞪了瑞兰一眼,一副今日必定要给她出头的模样。

    秦宜宁看余香如此,好笑的道:“瑞兰来服侍笔墨,余香去烧水,我要沐浴。”

    余香闻言瞪圆了眼。

    她是家生子,老子娘都是在外院里当管事的,自小在下人之中就拔尖儿,主子们身边走动也都得脸,哪里做过烧水这种粗活?

    “姑娘,您才回府,怕是不了解,我们这些人都只是单管一样儿,各司其职,譬如烧水这种粗活自然有小丫头负责,其他房的姑娘也没听说过让身边大丫鬟去烧水的。为了您的声誉着想,奴婢还是来服侍姑娘笔墨吧。”余香不但将自己的不满表明了,还毫不掩饰的鄙夷了秦宜宁不懂规矩。

    瑞兰听的冷汗直冒,急忙的表态道:“奴婢不打紧的。奴婢可以服侍姑娘笔墨。”

    余香闻言气的不轻,狠狠的掐了瑞兰的手臂一把,这人怎么回事,她这是帮她出头,她还不领情!

    瑞兰疼的皱着眉,差点哭了。

    “这院子里到底谁是主子?难道余香姑娘是想当家做主了?”秦宜宁转身向外头去,不容置疑的道:“余香烧水去,其余人都跟我来。”

    “是。”廊下的婢女都应是。

    瑞兰和余香这才现,小小的厢房门外,祝妈妈、秋露、柳芽一众人都整齐的站在外头,也不知来多久了。

    瑞兰急忙跟上。

    余香撇了撇嘴,不情愿的去倒座的小厨房烧水。

    正屋之中,柳芽和秋露忙着掌灯,小丫头子则是听了祝妈妈的吩咐,去将炭火预备妥当。秦宜宁在黑漆云回纹书案前铺着淡绿色坐褥的玫瑰椅上坐定,瑞兰立即将鲤鱼戏莲的青花盖碗放在了她触手可及之处,又将个精巧的暖手炉递了过来:“姑娘暖和暖和再写不迟。”

    秦宜宁好笑的很。这人挨了一顿打,倒变的殷勤了,足见人善被人欺的道理!

    屋内渐渐暖和起来。

    瑞兰便取了笔墨纸砚来,将宣纸铺好,又取了墨锭来仔细的研磨。

    秦宜宁随手拿起一支狼毫笔,一面用葱白一般的纤指把玩着笔尖,一面轻缓的开口,“你们此番到我这里来服侍,倒也是受了委屈,耽搁了你们的好前程。”

    “奴婢们不敢。”祝妈妈带头,瑞兰、秋露、柳芽以及三个小丫头都齐齐下跪。

    秦宜宁轻笑,露出编贝一般的皓齿,在灯光下她明艳的容颜更加艳光惑人。

    “身在相府,就要守相府的规矩,”秦宜宁放下狼毫笔,直望着行礼的众人,眸光熠熠,慢条斯理的道:“既然金妈妈安排了你们到雪梨院,你们就是我的人。我初来乍到,虽不熟悉相府的事,也不大懂大家闺秀的那些规矩,可明儿教规矩的嬷嬷和西席也都到了,你们觉得我会永远什么都不懂吗?”

    “姑娘言重了,奴婢们不敢。”众人叩头,一瞬如醍醐灌顶。

    “欺生”也要有个限度,何况这位姑娘可是老爷唯一的骨血,想要翻身不过是时间问题!

    秦宜宁一番话,让众人对她的态度更加谨慎恭敬了,也让这些初来雪梨院抛却了从前前程的人有了归属感。

    至少,他们现在觉得跟着这位姑娘并不是前途无光的!

    秦宜宁生长在市井,最是明白何为“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的道理。若是想让人安心的追随她,至少要让人不会感到随时随地都会失去依靠。她方才的一番话,是在心中转了好几遍才说出口的,因并无使唤下人的经验,更无给人训话的经验,其实秦宜宁是生怕自己说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