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八章 反击
    孙氏想不到秦槐远会突然回来,也不知自己的话被他听去多少,略感心虚,脱口便问:“您怎么回来了?今儿不是轮到花姨娘了吗?”

    秦槐远眉头拧的更紧了,愚蠢妇人,在女儿面前什么话都能说!

    “你们二人先出去,为父有话与你们母亲说。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网  W㈧W㈧W.81ZW.COM金妈,拿最好的药膏给四小姐,若是明日脸肿起来成什么样子!”

    金妈妈诺诺应“是”,人却不动弹,十分担忧的看了孙氏一眼。

    她是孙氏的奶嬷嬷,自然知道孙氏是个什么脾气,生怕她在秦槐远面前再说出不该说的话来,想留下规劝几句,但因秦槐远才刚吩咐她去拿药,又不好不走。

    秦槐远看出金妈妈的犹豫,冷笑道:“怎么,金妈妈莫非只在乎你家夫人的吩咐,本官说的话全当做耳旁风了?还是你怕本官会欺负了你家夫人?”

    毕竟是多年在朝为官之人,周身威压和气魄又岂是金妈妈这等仆婢能够承受的。

    金妈妈唬的双腿打颤,连声告罪,“奴婢不敢,奴婢这就去给四姑娘搽药。”灰头土脸的随着两位小姐退出门外,仔细的为主子关上房门。

    毫无意外的,孙氏尖锐的嗓音薄薄的格扇门根本拦不住,无法抗拒的传入耳中。

    “秦蒙,你这是回房里来跟我逞威风来了!有本事你外头威风去,跟女人吹胡子瞪眼算什么能耐……”

    金妈妈被夫人这般吵闹法唬的头大,一抬眼,看到秦宜宁和秦慧宁竟都站在廊下,慌忙上前拉着二人的手臂,压低声音道:“姑娘可别在这里!”

    想起秦槐远的吩咐,又看秦慧宁担忧的脸色,金妈妈想了想,直接将二人带到正屋隔壁作为茶水间的耳房,低声道:“姑娘稍坐片刻,奴婢这就给四姑娘取药来。”

    秦宜宁点了点头,这一次没有再道谢。

    脸上被生母扇的那一巴掌火辣辣的痛,让她认清了现实。

    她回府还不到六个时辰,吃了多少排场和挤兑?

    老太君轻蔑她,生母不认她,其余人见风使舵观望风向,就连丫鬟都敢明目张胆偷她的东西,在她现后还克扣她的炭火,这位鸠占鹊巢的养女更是几次三番的挑拨是非。

    这些人分明是看准了她在秦府无依无靠,捏了她这个软柿子!

    她是宁肯站着死也不肯跪着生的性子。与冷漠的世道对抗尚且能坚韧的活下来,又怎会轻易服输?

    秦宜宁不缺捕猎的耐性,更不缺与野狼对峙的勇气!

    她对亲情抱有希望,不代表会无限忍让!

    素手轻抚脸颊,指尖仿若自虐一般捏了捏红肿之处,唇畔却绽出个充满冷意的笑容。

    金妈妈心烦意乱,并未在意这些细节。

    可秦慧宁却将秦宜宁那仿若猛兽盯准猎物一般嗜虐的笑容看在眼里,心中竟有些慌。

    刚想说些什么,隔壁秦槐远和孙氏的争吵声就隐隐约约的传入了耳中。

    秦丞相的声音低沉,语句简短。

    孙氏的声音尖锐,怨声不断。

    起初听的并不多真切,到了后来孙氏改为咆哮,就是她们二人不想去窥听都难:

    “……就连慧姐儿一个女孩子都能看得出,你这个做夫君的还想来蒙骗我!我当年怎么就瞎了眼嫁给你!若不是有我父亲帮衬,你能平步青云吗!你今天能做丞相,不知感恩我们定国公府,不知对我好一些,还敢拿个外室女来蒙骗我!”

    “住口!”秦槐远的声音暴怒:“愚蠢妒妇,我懒得理会你!”

    “咣当”一声,是隔壁正房的格扇门被踹开的声音。

    与此同时,二人听到孙氏崩溃的尖叫。

    秦宜宁和秦慧宁快步走出耳房,正看到秦槐远在夜色下显得极为冷淡的背影气冲冲走远。

    孙氏歇斯底里的哭嚎刺向耳膜:“我为何这般命苦!”

    二人回头,就见孙氏坐在门槛上,抱着门框涕泗滂沱,几乎晕厥。

    “您起来吧,地上凉。”秦宜宁蹙眉去搀扶。

    可她伸出的手却被秦慧宁半路挥开。

    秦慧宁挤开了秦宜宁,拉着孙氏起身,哽咽着道;“小溪妹妹闹的我们家鸡犬不宁还不够,现在还要来戳母亲的心吗!”

    一句话,就让孙氏瞪向了秦宜宁。

    可不是么,若没有她的回归,又哪里会有这么多的波澜!明知道她弱质女流,秦槐远竟然也不顾她伤心不伤心,不肯多哄她几句,就那么拂袖而去了!

    才刚不过是训斥了秦宜宁两句,打一巴掌,秦蒙就那个模样了,足见那外室是个什么样的狐媚子!

    孙氏赤红双眼,双手推搡秦宜宁,大吼着:“你这个败家种子!自打有了你的消息我就没有一日好过!你给我滚开!”

    回头又冲着金妈妈嚷:“乳娘,给我备车!我要回定国公府去!”

    金妈妈唬的面无人色,急忙规劝:“夫人,如今这都要宵禁了,您这会子贸然回去怕是不好,不如今儿先歇下,明儿个一早咱们再回去,对老夫人也有话可以解释……”

    “不行,我一定要现在回去!这相府我没法呆了!秦蒙是要逼死我!”孙氏泣涕如雨的呜咽:“乳娘要是不许,你就自己留下,我自个儿走!”

    气头上的孙氏也不顾秦慧宁了,甩开女儿的手就往外走。

    秦慧宁被甩的踉跄了两步,一双三寸金莲站立不稳,若不是碧桐适时地搀扶了一把,蔡妈妈又在后头拉了一下,秦慧宁就要摔下台阶去。

    秦慧宁不满的皱眉。

    孙氏闹了脾气,眼见着劝不住,金妈妈只得命小丫头迅去吩咐备车;采兰去取来孙氏的大毛领子斗篷和精巧的黄铜暖炉;又给大丫鬟采橘使了个眼色,低声嘱咐几句。

    这个时候,长房主子吵架,气的夫人回了娘家的消息是瞒不住了,还不如他们直接去回了老太君。免得旁人传话过去中途就变了几个意思,叫二房和三房的平白看了笑话。

    采橘苦着一张脸,无奈的往慈孝园去。

    金妈妈和采兰则是扶着抽抽噎噎的孙氏一路过穿堂离开了兴宁园。

    才刚还吵吵闹闹的院子,现在一下子安静下来。

    最后一丝晚霞悄无声息的隐没于山峦后,只有明亮的一弯月挂在天空,被乌云半遮半掩,将兴宁园寂静的院落染成了阴冷的幽蓝。

    小丫头们吓的大气不敢喘一声儿,蹑足而来将廊下的宫灯挂好,温暖的橙色光晕渐渐散开,在廊下投出一个个光圈。

    秦宜宁冷笑着睇向秦慧宁。

    秦慧宁被她盯的心慌,拿了帕子拭泪,抽噎着道:“小溪妹妹也别怪姐姐多言,才刚母亲那样,我哪里能不劝说一些?你那么说话,等于戳了母亲的心窝子,这些年你毕竟没有跟在母亲身旁,不知道她的苦衷,说错话也是有的。”

    看秦宜宁缓步走向自己,秦慧宁就友好的笑了一下,又道:“小溪妹妹脸上肿的厉害,我那里有一种上好的药膏,止疼消肿是最好不过的,待会儿我就让碧桐给你送过去。”

    “是吗,那我倒是要谢你了。”

    秦宜宁在秦慧宁面前站定,那双明媚的杏眼之中闪着幽深的寒光,让秦慧宁觉得自己活像是遇上了饿狼。

    “不,不必客气。”秦慧宁不自禁紧张的吞咽口水,“你我是姐妹,咱们……”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彻云霄!

    秦慧宁的耳朵嗡的一声,眼前金星直冒,身子一歪就跌在地上,半晌都没反应过来。

    一旁的蔡妈妈、碧桐、瑞兰和秋露四个都吓的呆怔住了,连扶人都忘了。

    “你的药不用给我送了,留着自己用吧!”

    “你!”被打懵了的秦慧宁回过神,嘴角淌血含糊不清的尖叫:“你居然敢打我!”

    “我打的就是你!”秦宜宁上前俯身抡圆了胳膊又是一耳光。

    毕竟是打猎砍柴的人,手劲儿不容小觑,且两巴掌都扇在一个地方,巴掌摞巴掌,秦慧宁的半张脸迅红肿起来。

    “你这个野蹄子,你凭什么敢打我!来人,把她给我抓起来!”秦慧宁指着秦宜宁尖声大叫!

    被吓呆的蔡妈妈和碧桐这才反应过来,撸胳膊挽袖子就要上前,就连瑞兰也跃跃欲试,想要将秦宜宁拿住。

    谁料想三个人冲上来,两个抓胳膊的,一个抓头的,竟都没碰到秦宜宁的半片衣角,反而被她三拳两脚的掀翻在地。

    秦宜宁左脚踏住瑞兰的背,一手反剪蔡妈妈的膀子,一手捏住碧桐的喉咙,将三人都疼的脸色煞白,碧桐更是吓的屏息瞠目,不敢动作。

    脚下用力,瑞兰立即“哎呦”一声哀嚎。

    秦宜宁冷笑:“旁人就罢了,你是我的婢女,不知道护主反而来行凶,不要命了你!”

    “姑娘,姑娘饶命啊!”瑞兰求饶的声音已经破音。

    原本兴宁园中想来撕罗的下人这会子皆面无人色,再也没了上前的念头,各个噤若寒蝉,哪里还敢用原本轻视的目光来看秦宜宁?

    秦慧宁好容易爬起来,踉跄着往廊柱后头躲:“你你你,你这个野人!没教养的破落户!”

    “是啊,我就是野人!”

    秦宜宁抖开蔡氏和碧桐,从瑞兰的背上踏过,径直走向秦慧宁。

    “我算看透了,即便我小意迎合,你们心里照旧当我是野人,我又何必白白的背了野人的名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