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五章 王爷
    秦宜宁垂着头,不想与老太君争执,只简单应,“是。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老太君见秦宜宁如此乖巧,心气儿顺了不少,转而又道:“虽然如此说,你可别忘了该学习的尽快学起来,过两日佳姐儿及笄,翻年你和慧姐儿也要及笄了,期间我会留意给你们相看婆家的事,你若是烂泥扶不上墙,被人嫌弃,婚事说不得好的,我可是懒得管你。”

    秦宜宁抿了抿唇,抬起头时,面上已挂了乖巧的笑容,“老太君指教的是,我一定认真学起来,不辜负您的期望。”

    她那张脸本就生的如雕如琢,虽然是魅人心魄的容貌,可眼神却纯澈如一汪清泉,笑起来两颊的小梨涡尤显得人可爱非常,老太君几乎要被她讨喜的笑容和乖顺的态度软化了。

    绷着脸摆摆手道:“你去吧。”

    “是,孙女告退。”秦宜宁行礼退后。

    老太君又不自然的补充了一句:“有事就去找秦嬷嬷吧。”

    秦宜宁立即适度的露出个受宠若惊的微笑:“是,多谢老太君。”

    眼看着秦宜宁乖巧的出了门,老太君才道:“绿娟,你看这个孩子怎么样?”

    绿娟是秦嬷嬷的小字。

    秦嬷嬷就笑着上前来递给老太君一个温度适中的黄铜雕花暖手炉,笑道:“老太君慧眼,才会想着雕琢这块儿璞玉不是么?在如何,她毕竟也是大老爷的亲生女儿,资质上是错不了的。况且老奴觉得,能够经历那么多磨难还撑到今日,她必定是个心性坚韧又聪慧的人。”

    不坚韧,不可能小小年纪独活六年。不聪慧,也不可能在危机四伏的市井山野中活到今天。

    老太君就叹了口气:“我对她也是复杂,许是血缘的缘故吧……慧姐儿的事都安顿好了?你们可仔细,不要委屈了我的慧姐儿。”

    秦嬷嬷见老太君并未将她的话放在心上,也不好再多说,就只笑着应了话。

    秦宜宁这厢离开正屋,走到院子里,就觉得有一道怨毒的目光落在了背后。猛然回头,只看到厢房半掩的窗子,并未见是什么人。

    反正蚊子多了不怕咬,这个宅子里讨厌她的人多着,也不在乎是谁了。是以也不在意,快步过穿堂离开了慈孝园。

    待秦宜宁走远了,秦慧宁才丢下被绞的麻花儿似的帕子。大丫鬟碧桐立即送上一杯温热的蜂蜜水:“姑娘莫要动气,不过是个根基不稳的野丫头罢了。”

    秦慧宁一口气将蜂蜜水喝了,甜丝丝的口感倒让她心里好受了不少,她定了定心神,道:“乳娘。”

    蔡氏立即笑着道:“姑娘有何吩咐?”

    “我记得,您与母亲身边的金妈妈说的上几句话的。”

    蔡氏是金妈妈的外甥女。

    “自然的,姑娘有何吩咐?”

    “你过来。”秦慧宁就叫了蔡氏到近前,低声耳语了几句。

    秦宜宁这厢出了慈孝园,还没等看清周围,刚才那个给她提醒的少女主动到近前来行礼,笑着道:“四姐好,我是宝宁,族中行八,我父亲是三老爷,对了,才刚被老太君骂走的那位是我哥哥。”

    秦宝宁刚才帮了她,加上一路上秦寒对她的照顾和方才的维护,以及一番开朗直白的话,都让秦宜宁对她极有好感。

    秦宜宁就学着秦宝宁刚才的样子还了礼:“宝宁妹妹好。”

    秦宝宁开朗一笑,“四姐刚回来,府中的一切还不了解,若有什么事都可以来找我的,我住在翠微楼,和三姐姐住在一起。”说着就拉过一旁的秦佳宁,介绍道:“这位就是三姐姐。”

    秦佳宁抽出被秦宝宁握着的手,啐了一声“泼猴儿”,转而道:“你这么话唠,也不怕你四姐烦。”

    秦宝宁吐了下舌头,却没在多言。

    秦佳宁就笑着道:“这丫头,非要拉着我在这里等你出来,我与她说等你安顿好了我们在去叨扰岂不是好?她偏偏不肯听,如此急匆匆的说两句话,还不是要暂且道别?金妈妈可还等着呢,等四妹妹安顿好了咱们姐妹再聚?”

    “三姐姐说的是,待我安顿好了少不得要去叨扰。”秦宜宁因需要思考,语略慢,婉转的声音听在耳中别有一番韵味。

    “四姐何须客套,说不定我忍不住要先来叨扰你呢!”秦宝宁嬉笑着拉了她的手。

    秦宜宁闻言禁不住也笑。

    秦佳宁、秦宝宁一同与秦宜宁道别。

    金妈妈见那两位走了,便笑着走到近前:“姑娘,咱们走吧?”

    秦宜宁忙笑道:“劳烦妈妈久等了。”

    “伺候姑娘是奴婢的本分,姑娘不必客套。”

    金妈妈就先带着秦宜宁往雪梨院的方向去。

    丞相府是个四进的大宅院,老太君的慈孝园坐落在西南方,占了内宅之中最大的一个院落。出了慈孝园的院门左转,沿着青石砖铺就的巷道直走,右手侧便是垂花门。

    金妈妈指着那门道:“平日里姑娘都不准出二门的,若有什么要办的事就指派身边的婢子去做,二门戌时落钥,卯初刻开,要买什么东西找什么人,姑娘都仔细时辰。”

    “多谢金妈妈指点。”

    金妈妈笑了下,引着秦宜宁沿着冗长的青石砖路往前,沿途给她指了三房的广博苑、二房的长宁园。

    途中路过了后花园,只见园中一个偌大的湖塘,白石拱桥凌驾于上,塘中残荷艾艾,让人不免会联想到了夏日,这般垂柳清波、无穷碧色将会是何等美景。仔细看去,却有活水流过,竟是从府外引水而入的。远望朱栏白石、檐牙高啄,近看花木扶疏,摇光铺地,只这一个花园的精致奢华,便是秦宜宁今生未见过的。

    秦宜宁面上的喜爱叫金妈妈侧目。过了后花园,金妈妈随手一指,“那就是翠微楼了,拐过去就是大老爷和大夫人所居住的兴宁园。”人却带着秦宜宁往相反的方向走。

    越走就越是偏僻,直沿着一条巷子走到了尽头,在往前就是丞相府后院的院墙了,这才推开一道朱漆的院门道:“这就是雪梨院。”

    朱漆门后是个一进的小院,碎石小路蜿蜒至廊下,院中几畦修竹,几株梨树,另还有一株粗壮高大的老槐树。正屋三间,东西厢房各两间,倒座房三间,院落小巧,看起来有些萧条。

    “这院子清新雅致,最合适姑娘不过了,因老太君安排的突然,还没来得及命人打扫,奴婢这就吩咐人来,顺带将大夫人安排的婢女带来给您,您且在此处稍作休息。”

    金妈妈说的极为客气。

    秦宜宁就只点头道谢。

    但是她心里明白,若是真的看重她,不会让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住在紧挨着院墙的院落,也不会还没清扫就将她带来,还将屋门都落了锁。

    这不过是要给她下马威罢了。

    饶是如此,能有这样的院子住,也比她在山上住过的山洞和草棚要好的多了。

    秦宜宁寻了竹子旁的石凳坐下等着。

    谁知道,这一等就是一个时辰,眼看着天色就要近晌午。秦宜宁有心去唤人。但是偌大宅院竟不知能够找谁。幸而她多年来捕猎练就了极佳的耐性,所幸就那么安静的端坐在石凳上。

    冷风吹过,零星竹叶翩然而落,少女鹅黄的衣裙和背后翠竹的颜色,在晌午明媚的阳光之下柔和成一幅画卷,而少女低垂螓,鸦青长垂在颈侧,更显得她脖颈白皙修长,侧脸姣好。

    这一幕,尽数收入屋顶悄然蹲坐的两人眼中。

    为之人身着青衣,面孔精致无暇,两道长眉斜飞入鬓,一双凤眼冷锐幽深,如寒夜的星子熠熠生辉。他薄唇轻抿,面无表情,气质雍容矜贵,仿若出鞘的利刃,让人只看一眼便要垂下头去,不敢与之对视。

    他静静的看了院中的秦宜宁片刻,就悄无声息的与随行的侍卫离开秦家。

    他的侍卫是个十七、八岁虎头虎脑的少年,穿了身深蓝色的劲装,长在脑后束成一束,显得极为精神。

    离开了秦家的地界儿,少年连忙好奇的问:“主子,才刚那个姑娘是您要找的人吗?”

    “嗯。”

    “她居然能活下来,真是命大!郑先生说您上次见她时她才七岁。”

    “嗯。”

    “秦家人忒不是东西,叫她大冷天在外头等,连件暖和衣裳都没给,难为她好耐性!”

    “嗯。”

    “不过谁让她是秦蒙的女儿,活该!郑先生说当年您还给了她银子叫她去给她养母瞧病?主子,不是我说,您就是太好心了,仇人家的孩子您管她是死是活呢!她死也是替她那个卑鄙的爹偿命而已,做什么还这么关心她?”

    男子脚步一顿,面无表情的看向少年,直将少年看的背后汗毛炸起,再不敢多嘴。

    他家王爷什么都好,就是人太冷了,他跟了主子几年,就从没见过主子真心笑过,就连去年皇上给逄将军平反,追封了“忠顺亲王”,主子袭了王位,也没见他有多高兴。

    或许将来大仇彻底得报之日,他才能真正轻松起来?

    “哎,主子,您等等我啊,咱们要去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