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三章 去留
    孙氏搂着秦慧宁,宝贝了十四年的女儿哭的肝肠寸断,她也是心如刀绞。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秦慧宁说的对,这事与她无关。错的是那换走了她孩子的人!

    孙氏控制不住,当即与秦慧宁抱头痛哭。

    秦宜宁抬起的双臂缓缓放下,眼泪沿着腮边滑落,滴落在鹅黄的襟口上,嘴角却颤抖着弯起了一个弧度。

    原来,这就是母亲对她的态度。

    秦慧宁见孙氏泣不成声,忍住泪意拿了帕子为孙氏拭泪,故作坚强的道:“母亲不要伤心,如今小溪妹妹能够回到您身边,这是多好的事啊。您的养育之恩,老太君的疼惜之恩,我一辈子都不忘,就算将来离开相府我也还是您的女儿,您别哭了,平白的叫父亲和老太君心疼。”

    柔弱的少女哭的眼睛红肿,还不忘安慰情绪激动的母亲。这叫老太君看了便觉得她懂事识大体,顿时心生不舍。倒是将方才对野丫头的同情和怜惜都冲淡了。

    孙氏也是如此感觉,眼泪落的更凶了,大哭道:“我到底是做了什么孽了!这等事为何要落在我们家的头上!”

    二夫人和三太太都来安抚劝说。

    而孙氏哭的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秦慧宁连忙哄着道:“您别哭,您将来若想我时,我可以回来看您,小溪妹妹是您亲生女儿,定会代替我承欢膝下的。您看小溪妹妹,生的与父亲一模一样,必定是父亲的骨肉,不会错的,如今能够一家团聚,这也是上天赐福,母亲,您的好日子在后头,千万别伤心了。”

    一番话说的极守孝道,却也极具挑拨。

    因为任何人都没说过要送走她,她却几次故意提起,足可见她的担忧和心虚。

    三小姐秦佳宁和六小姐秦双宁对视一眼,垂眸不语。

    七小姐秦安宁撇嘴嗤了一声。

    孙氏垂眸细想着秦慧宁的话,却像是忽然之间想到了什么。

    秦宜宁垂落在身侧的双手缓缓的握成拳,神色难辨的望着那母女两,眼神最后落在唱作俱佳的秦慧宁身上。

    孙氏似有所感,抬眸看来,正与秦宜宁的目光相对。

 &n圸抔篵緲E'E圸抔篵緲对,这丫头的确很像她父亲,那漂亮的眉眼,精致的面庞,让她恍惚想起了年轻时的秦槐远。

    可是细看,却觉得秦宜宁浑身上下竟无丝毫与自己相似之处!

    她年轻时秀丽端庄,而这个丫头却明艳魅人,女子瞧见都觉得勾人,这哪里像她了?哪里能确定就是她亲生的?再看秦慧宁……倒是她的慧姐儿有几分她年轻时端秀的品格。

    据说此番是秦槐远的亲信在梁城遇见了这女娃,见她与秦槐远年轻时惊人的相似不免起了疑心,后来又去调查,几番波折才将人带了回来。

    可这也只是秦槐远的一面之词!

    孙氏凝眉看向一旁沉默不言的丈夫。

    会不会是秦槐远养了外室,生了这个女孩?

    毕竟看年纪,这女孩与慧姐儿年龄相当,秦槐远素来是个爱惜羽毛的人,莫不是当年他趁着她有孕时在外面弄出个野种,现在想带回来,就胡编出这么一套博人同情的说辞?

    是了,秦宜宁即便长得清瘦,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可周身上下的气度却十分沉稳,虽有见陌生人时的羞涩,却无怯懦之气。这样的气质,哪里是长在深山的“野人”能有的?

    说不定是秦槐远故意这么说,要骗人同情的!

    秦槐远位高权重,但膝下单薄,只有一独女,外头想给秦槐远诞下子嗣的女人不知凡几。孙氏这个丞相夫人做的一直都没什么安全感。而且也从心底里不愿意接受养了十几年的女儿不是亲生的事实,如今想到这一层,顿觉自己抓到症结所在,再看秦宜宁,眼中就多了一些怀疑。

    秦慧宁一直紧张的观察母亲,孙氏对秦宜宁如此明显的怀疑,让她心下稍安。

    秦宜宁的心却渐渐凉了。

    小时候,战火还未烧到梁城时,有一次养母带着她去卜卦,那算卦的便说她是“姊妹无靠,六亲冰炭”之命。如今看来,果真是应了那一句“六亲冰炭”。

    生母那揣度怀疑的眼神,竟比她在山中遇上野狼被盯上时候还要难受,一股寒意顺着脚底攀升而上,竟叫她整个人都冷透了。

    原是她贪心,不该奢求的。

    秦宜宁闭了闭眼,在张开时,双眸中闪着不屈的光。

    她的不屈是多年生存历练打磨出的,越是逆境,就越要坚韧不拔,因为在她生长的过程之中屡次遭遇危险,倘若她稍微有一次懈怠,恐怕都活不到现在,被生存磨砺出的坚韧,让她从不会在遇到困难时低头。

    这个家虽然冷漠,可好歹比活在深山要容易一些,况且她又不是不能慢慢改变这些人的看法,没道理让人家见了她就喜欢吧?

    秦宜宁紧握的双拳慢慢放开,又恢复了镇静。

    秦慧宁一直偷眼观察秦宜宁,却被此时她眼中的光芒眩了双目。原以为她是个乡野丫头,吓唬一番定然会知难而退,如今看来,却惊觉自己低估了她。

    孙氏走向秦宜宁,问道:“你家住梁城?”

    又要盘问一次吗?

    “是,我自记事起就在梁城,养母柳氏是个孀妇,自我有记忆起便告诉了我身世,将我养到八岁时候因病离世。”

    “听你的谈吐,像是识字的?”孙氏狐疑。

    “养母曾给大户人家做过婢女,她的先夫是个秀才,她也略通文墨,小时候曾为我启蒙,教了我一些。只是后来生活艰难,又逢几次匪兵洗劫,家中存书也丢了个七七八八,养母忙着家计便也很少教我了。”

    这说法倒是没有漏洞。

    孙氏捻着帕子绕秦宜宁身周转了一圈,上下打量着她。

    这下子满屋子人都看出了孙氏对秦宜宁的怀疑。有不解疑惑的,也有恍然鄙夷的,各种眼神都落在秦宜宁与孙氏的身上。

    若是寻常没见过世面的女孩,早已被这阵仗吓住了。可秦宜宁却很镇定,只是任凭人打量。

    过了片刻,孙氏才道:“你生日是几时?”

    “我只知道我是己卯年生的,养母捡到我时是六月初六日的清早,说是在京都城南四翠山后山的小溪旁。”

    “这么说,你小时候曾在京都生活过一阵子?”

    “或许吧,不过自我记得事起就是在梁城了,娘,您……”

    “别叫我娘!”

    孙氏陡然拔高了声音,将所有人都唬了一跳。

    许是察觉自己的态度太过,孙氏又有些生硬的道:“我们这样的大家族,是不兴叫娘的,有封诰的都要称呼夫人,若无封诰的也要称呼太太,只有小户人家的才叫爹娘。”

    秦宜宁眨了眨长睫,最后也并未提起方才秦慧宁叫她“母亲”的事,顺从的叫了一声“夫人。”

    老太君咳嗽了一声,“既然确定了是蒙哥儿的女儿,那便留下吧。可先说好一点,我的慧姐儿是绝不会离开我身边的!”秦槐远表字“蒙”,小字蒙哥儿。

    老太君想了想,又道:“这丫头毕竟在乡野中长大,贸然回了相府怕不懂规矩,过两日佳姐儿就要及笄了,到时宾朋满至,若跌了体面怕是不好。不如先将她送到田庄,请个懂规矩的嬷嬷好生调\教一番,在择日接回来。”

    众人闻言,都惊愕的望着老太君,想不到她会偏心秦慧宁到这种程度。

    若真将人送去田庄,什么择日接回,择的是哪一日那可就很难说了,若是老太君不高兴,大可以随便请个卦姑来打卦,找个借口就可以拖延。

    孙氏闻言便有些犹豫。

    虽然她不稀罕这个野丫头,怀疑她是外室养的,可到底她是秦槐远的血脉,也有可能是自己生的……

    沉吟片刻,孙氏道:“老爷膝下单薄,这么多年来也只有一个独女,就算两个女孩都留下,我们长房也只有两个姑娘而已。老太君,儿媳有个不情之请,虽然找回了宜姐儿,可慧姐儿到底与咱们家有缘,往后照旧是我的嫡长女,宜姐儿便算作我的小女儿,入了谱算做嫡次女可好?”

    孙氏这样打算,正中了老太君下怀,“你肯这样想是最好不过了。”

    孙氏道:“至于老太君说的规矩一事,倒是可以请个宫里出来教导规矩的老嬷嬷来费心,去庄子上也好,这样也可以给儿媳和慧姐儿以及全家姐妹都有一个缓冲的时间。”

    孙氏这便是顺从了老太君,打算将女儿送走了。

    秦慧宁悄悄的吁了口气,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秦宜宁咬着唇,求助的看向秦槐远,她又不是犯了错,为什么要将她送走?难道她不是秦家的女儿吗!

    她的眼神无助柔软,看的秦槐远心里一动。

    “宜姐儿留在府里,西席和教导规矩的嬷嬷都可以请到府里来教。”秦槐远终于了话,“嫡女就是嫡女,养女就是养女,难道因为没有养在身边,宜姐儿就不是嫡女了?”

    秦慧宁刚刚放松的神经再度紧绷起来。

    老太君急切道:“蒙哥儿,你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