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二章 母亲
    侧厅内一片死寂,空气似都因老太君的不悦而凝固,下人们噤若寒蝉,秦嬷嬷与吉祥几个大丫鬟避至外间,更是大气也不敢出。??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跪在锦绣花开地毡上的秦宜宁抬眸望着老太君,缓缓道:“是养母临终时候嘱咐我躲起来的。说我这样的,若被卖了一辈子就完了,倒不如被野兽吃了倒还落得个干净。”

    一句话,包含多少无奈与艰辛。

    原本是相府金枝玉叶,刚出生就被歹人换走丢在野地里,好容易遇上个心善的养母还早早的去了,八岁就成了孤儿,战火纷乱之中无奈的躲去山中独自求生存,尝尽生活冷暖世态炎凉,竟坚强的活了下来,直到现在十四岁了被生父找到。

    这样的女孩子,如何能不叫人心生怜惜?

    换做是他们,能以八岁稚龄独自一人在荒野之中生存六年吗?

    在场之人,没有一个有这种自信。

    就算是六天他们怕都受不住。

    莫说吃什么住什么的问题,就是独自一人生存,病了无人照顾,寒暑无人关心,甚至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的孤独,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人心毕竟都是肉做的,在场之人有许多看着秦宜宁的眼神都变的怜悯而温柔。

    “你……倒也是难为你。”老太君心里也不无叹息,刚才的尖锐便弱了几分。

    秦慧宁眼瞧老太君动了恻隐之心,粉拳不禁紧握,手掌被指甲抠出四道惨白的月牙,几乎渗出血来,但是她清秀的面庞上怜惜之色更甚,原本就哭肿的杏眼中更是溢出了泪水。

    三两步上前,双手搀扶起秦宜宁,秦慧宁细白玉手摩挲秦宜宁粗糙带有茧子的手,疼惜的道:“小溪妹妹,你受苦了。”

    一句小溪,等于赞同了老太君不认可秦宜宁的事实。

    众人都是人精,哪里有不懂得的?姑娘们有垂头不去看的,也有交头接耳的。

    秦慧宁的手触感湿冷,让秦宜宁无端端想起了冰凉的蛇皮,眨了眨眼,抽回了手。

    自她进门,面前之人对她的敌意最是明显,看来她就是与自己身份对调的那个来历不明的养女了。她回来,便是顶了这个人的位置。

    在野外生存的秦宜宁,对敌意的感知几乎是与生俱来的能力,否则她早就被野兽吞吃的渣滓都不剩了。她虽然躲在深山,却也并非是完全不下山的,她会采药、打猎下山换取一些生活必备的物资,这便少不得与商人或者猎户接触,而从小跟着养母在市井之中讨生活,对人性的理解,怕是要比这些簪缨贵人们更加透彻。

    因为在战乱年代,为了活下去,再龌龊再黑暗的事她都见过。

    秦慧宁的假意温柔,真心抵触,让秦宜宁抿起了唇。

    二爷秦寒不赞同的皱着眉,上前行礼道:“老太君,宜姐儿的小名儿若叫做小溪也好,那是咱们不忘记她养母的八年养育之恩,可是咱们秦家的女儿在谱的都是宁字辈。佳宁、慧宁、双宁、安宁、宝宁,哪一个不是如此?况且大伯父已经赐了小溪闺名宜宁,老太君这里若是……”

    “我的话,如今也轮到小辈儿管到头上了?我是老了,管不得这个家了不成!?还是你要当家,秦家改成你说了算?”

    秦寒虽然是三房的嫡长子,可三老爷却是庶出,老太君对庶子不喜,对秦寒自然也没多少喜爱,平日还会顾及秦寒的体面,此刻正在气头上,竟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二奶奶孟氏上前拉了拉秦寒的袖子,提醒夫君不要当面触老太君的霉头。

    秦寒却是侠客心肠,倔脾气被老太君蛮不讲理的一番话说的也顶了上来,“宜姐儿虽是长在乡野,可毕竟是大伯父的亲生女儿,只要不是瞎子傻|子就都一眼便能分辨的出,如今既然无人质疑她的身份,为何老太君还要如此说话?”

    老太君撇嘴,怒道:“世上相似的人多了呢!难不成与你大伯父长得像的还都是咱们家的种了!”

    “老太君,其实您心里也清楚宜姐儿就是大伯父当年被政敌换走的孩子,咱们又没说宜姐儿回来,慧姐儿就要怎样了,您紧张什么?不明来历的女孩儿您都能疼惜带大,为何不能疼惜疼惜您的亲孙女?”

    一句不明来历,说的秦慧宁满脸涨红,随即便有泪水沿着她白皙秀丽的脸庞滑落,她哽咽一声扑进老太君怀里,呜咽道:“祖母,是孙女的不是,是孙女不好……”

    老太君被秦慧宁哭的鼻酸,又跟着落泪,一下下拍着秦慧宁的背,“慧姐儿莫哭,有祖母在呢,他们不敢将你如何!”

    说的好像旁人都要赶走秦慧宁似的。

    众人知道老太君惯就爱这样,都很无奈。

    大奶奶姚氏就上前来劝说道:“小叔好歹顾及老太君,也少说两句。”

    二奶奶连忙拉着秦寒的袖子,示意他别在多说,免的徒增人厌。

    可秦寒却不以为意,依旧朗声道:“若说不让宜姐儿叫宜宁,那对她未免太不公平。慧姐儿,你在相府衣食无忧,享的可是属于宜姐儿的福!这会子也该为她说说话才是,怎么还夹枪带棒的。”

    被点名的秦慧宁面色苍白的抬眸看向秦寒。

    秦寒道:“如今战火纷飞,国将不国,梁城里十室九空,惨不忍睹!若是你们亲眼看到,亲身体会,就能明白宜姐儿的艰难!我出去这一趟,是唬的心都凉了半截儿,我很佩服宜姐儿的坚韧,不说别的,她过的日子换成你们中的任何一人去过,坟头草都该三尺高了!咱们家的亲骨肉找到了,欢喜的认了便是,说不定过两天都要亡国了,好歹一家人死在一处。”

    秦慧宁面红耳赤的哽咽:“是我抢走了小溪妹妹的生活,是我对她不住。”

    秦寒闻言撇嘴,翻了个白眼。

    “够了,二弟,就你话多。”大爷秦宇等秦寒说完了,才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

    老太君搂着秦慧宁,气的用戴着祖母绿戒指的手指头点着秦寒,“你这个孽障,我说一句,你却说上这一车话来堵我的心!”

    “我知道老太君瞧见我就堵得慌,我躲开还不成!”

    “你最好滚的远远的!”

    秦寒哼了一声,拉上媳妇转身就走。

    老太君气的拍着手边的矮几,面红耳赤的朝着外头大吼:“混账!混账!滚出去就别来见我!”

    “祖母您消消气。”秦慧宁哽咽着忙劝:“二堂哥心直口快,也并未说错什么,原是我不配的。”

    老太君被她一说,也忍不住,与秦慧宁抱头痛哭起来。惹得其他姑娘都跟着落泪,屋里一时间乱作一团。

    秦宜宁冷眼旁观着,眼中的光华一点点黯淡下去。

    这些新红淡翠、金环玉绕的人,与她就像是生活在两个世界。明明人就在眼前,却让她感觉太遥远。

    若是外面还是太平盛世,她真想离开,宁肯清苦度日,好歹还有自由。

    但是她不甘心!这里是她的家,她终于有了亲人,难道真要将本属于自己的一切拱手让人?

    听二堂哥说,她的生母还在。

    母亲一定是疼孩子的,就如养母,不是她亲生的母亲都那般尽全力的爱护她,养母尚且如此,生母必定爱护她更甚。

    秦宜宁便有些急切起来,回头看向眉头紧锁的秦槐远,忐忑的问:“父亲,我母亲在哪里,怎么没见她人?”

    秦慧宁闻言倏然回头看向秦宜宁。

    秦槐远淡淡“嗯”了一声,随即挥手召来吉祥:“去请大夫人。”

    吉祥应诺退下。

    秦宜宁不再去看老太君等人的反应,就只眼巴巴的盯着门前的方向。她自小就知道自己是捡来的孩子,做梦都在幻想自己的母亲是个什么样子。如今即将得见,多年苦难磨砺而养成沉稳心性的人也难免会紧张的手心冒汗。

    不多时外头就传来一阵错杂的脚步声,随即有小丫头在外头回话:

    “老太君,大夫人、二夫人、三太太来了。”

    暖帘一挑,一个身着浅紫色收腰素锦褙子,头戴八宝赤金凤头步摇的中年美妇一马当先冲了进来。

    她站在落地博古架旁环视一周,哭肿成核桃的双眼一下子落在秦宜宁身上。

    秦宜宁双手紧握,本能的上前两步,同样望着这个妇人。

    四目相对,虽没有人告诉她,可她就是知道这就是她的母亲。

    “你……”孙氏缓缓走向秦宜宁,身子仿佛重逾千斤,颤抖的抬起手来,摸向秦宜宁的脸。

    秦宜宁杏眼中终于含了泪,喃喃的叫了一声:“母亲。”抬起双臂,又不自觉的往前走了两步。

    孙氏一下子就捂着嘴哭了起来,后退着摇头道:“不可能,不可能,这么些年来,我养的竟不是我的孩子,怎么会这样!”

    秦慧宁见状忙双眼通红的扑了上来,一下子投入孙氏的怀中,大哭道:“母亲,是女儿对不住您,女儿不配受您的爱惜,是女儿占了小溪妹妹的位置,可是,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