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一念永恒 > 正文卷 第858章 诡异骨舟

正文卷 第858章 诡异骨舟

    在逆河宗那里与中游其他三大宗门,已经多年摩擦,如今大战已迫在眉睫,很快就要爆发的同时,在这生命禁区内,想要通过这里,回到逆河宗的白小纯三人,也正陷入到了巨大的恐怖当中。

    此刻,他们站在那艘庞大的鬼舟的甲板上,纷纷面色变化,急速的看向四周,这鬼舟远看,满是伤痕,近看更是如此。

    甚至在那漆黑的甲板上,都出现了很多缝隙,显然是这艘鬼舟,曾经历了无法想象的战斗,可就算是伤痕累累,此舟上散发出的惊人的气息,依旧是强悍无比,甚至白小纯不知是不是错觉,在他感受里,这鬼舟给他的危机感,竟与天尊差不多,甚至似乎还超过了一些!

    可以说惊心动魄!

    白小纯心神紧张,目光快速扫过四周后,他猛的一晃,就要跳下这艘鬼舟,宋缺与神算子一样这般打算,可就在三人靠近鬼舟边缘,想要跳出时,却有一道黑色的光幕,蓦然间从这四周浮现出来,“嘭”的一声,竟阻挡了三人的身影!

    哪怕是白小纯如今镇压天人初期,甚至能与天人中期一战的修为,竟也无法穿透这黑色光幕,被猛的弹了回来。

    白小纯立刻急了,又冲了一次,可依旧还是被阻挡,他顿时就吸了口气。

    宋缺与神算子,更是这样,三人呼吸急促,面色再变的同时,也不得不凝重的再次仔细观察四周。

    这舟船甲板上,很是空旷,看不到太多的建筑,只有一个凸起的船舱,显然是这艘战舟的入口,而其他地方,都是残破,或许曾经这艘战舟上存在了不少的建筑,而眼下,都已破碎!

    只能看到那船舱顶部,竖着的旗杆上的三面诡异的鬼脸旗帜,以及这船舱前方,挂在门口上方的一面古朴的八卦镜。

    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宋缺面色难看,一晃之下,向前走去,在这四周查看起来,神算子则是不断地喘着粗气,他本就身体虚弱,此刻觉得站在鬼舟上后,全身上下透着无尽的冰寒,哆嗦起来。

    “神算子,你赶紧算算,看看怎么离开这艘船啊!”白小纯望着船舱入口,他有种感觉,似乎这艘鬼舟有自己的生命,将自己三人挪移过来,就是想要他们顺着入口进去!

    神算子心中也恐惧无比,此刻闻言连忙从怀里取出一枚铜钱,这是他的算命法宝,平日里很是在意,就算是在那土著部落里,也都不断地播种示好,这才允许他将这铜钱留在身边,此刻他也是着急了,赶紧取出,正要展开术法神通去算。

    可就在他将铜钱取出的刹那,忽然的,那旗杆上的三面旗帜,正中间的青面獠牙的鬼脸,猛的摇晃了一下。

    顿时神算子的右手竟不由自主的一抖,一下子没拿住铜钱,这铜钱居然从他手中掉落,摔在了甲板上时,滚入到了一条裂缝内,掉了进去,消失不见!

    “我的法钱啊!”

    “这可是独一无二的法钱,是我的本命法宝,上面还刻着我的名字啊!”神算子顿时急了,赶紧看向那裂缝,可这裂缝下漆黑无比,看不清晰,也不知道那法钱掉在了那里,神算子都哭了,他没想到自己在部落里都熬了过来,保住了铜钱,可如今在这诡异的舟船上,竟将法钱丢了。

    眼看神算子算个卦,居然都能将铜钱丢了,白小纯也都无奈的郁闷起来,不再指望神算子,而是目光一扫,最终还是落在了那船舱上。

    内心纠结的同时,宋缺也在四周查看一圈,回来后,站在那船舱门口,也在皱眉思索。

    至于神算子,此刻哭丧着脸,内心懊悔无比,可却不敢去埋怨白小纯,只能带着心痛抬起头,目光落在那船舱上的同时,他忽然眼睛猛的一亮。

    他盯着那船舱上镶着的八卦镜,这镜子昏暗,已经照不出身影,模糊中给人一种很阴森的感觉,可在神算子看去,这镜子却非同凡响。

    “这是个宝物啊!”神算子呼吸一凝,他擅长算卦,对于这镜子有种直觉,隐隐觉得此物适合自己,尤其是如今铜钱丢了,他本就郁闷,眼下猛的上前,直接就一把将那八卦镜给拿了下来。

    “等一等!!”白小纯也没想到神算子居然这么大胆,刚要去阻止,可却晚了,神算子已经将那八卦镜,拿在了手中。

    白小纯只觉得脑海嗡的一声,危机感一下子就爆发了,内心郁闷的同时,警惕也到了极致,就连宋缺也一样被神算子的大胆举动吓了一跳。

    “神算子,你干什么!”说着,宋缺赶紧修为运转,可这舟船却没有半点变化,四周一切如常,舟船外的上万骸骨,还在拉扯,这舟船也在快速前行。

    眼看无碍,白小纯也松了口气,看向神算子时,他觉得头都大了,此刻的神算子也知道自己鲁莽了,有些心虚,可却死死的抓住那八卦镜,更是快速的放入储物袋内。

    “我的法钱掉船缝里了,我拿它一个铜镜,就当是交换了。”神算子赶紧说了一句,白小纯揉了揉眉心,很是头痛,宋缺也瞪了神算子一眼,皱着眉头,收回目光后看向那船舱,目中慢慢露出果断。

    “既然这舟船诡异,把我们挪移上来,不让我们出去,那么……就下去看看好了,我倒要看看,这里面到底存在了什么!”宋缺一咬牙,说完后,他没看白小纯与神算子,而是一步向着那船舱的入口走去,白小纯赶紧高呼一声。

    “宋缺你等等!!”可宋缺却置若罔闻,头也不回,走了进去,踏入到了船舱中。

    白小纯立刻就怒了,他觉得这神算子与宋缺,竟如此冲动,怎么说自己也是这个三人小队的头领啊,他们竟不听自己的。

    “这两个家伙有毛病啊,一个看到镜子就贪的不要命了,另一个更直接,冲动的去找死!”白小纯正着急,一旁的神算子,神色迟疑,可想到自己的法钱说不定就掉在了下面,他心痛之下,也就狠狠一咬牙,向着船舱走去。

    “宋缺说的有道理,我觉得这舟船对我们没恶意,不然的话,估计我们早就死了,下去看看也好。”

    神算子说着,竟也在宋缺进去后,一晃之下,踏入船舱中,速度极快,消失无影,刹那间,这偌大的甲板上,就只剩下了白小纯一个人。

    而此刻的白小纯,面色也慢慢变得难看起来,他急促的喘息着,看着那船舱入口,觉得这入口如同厉鬼的森森大口。

    “不对劲,宋缺不是那么鲁莽的人,神算子也不是……否则的话,他们也不能活到现在了,可为何,在踏上这舟船后,他们两个的行为如此诡异!”白小纯想到这里,顿时后背凉飕飕的,再次看向四周,可这四周一切如常,只有远处的雾气,不断地翻滚,一片死寂。

    纠结一番,白小纯狠狠一咬牙,这舟船不让他们离开,唯一的选择就是进入船舱内,且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宋缺与神算子跳入火坑,此刻双眼都出现血丝,白小纯大吼一声,从储物袋内取出不少用过了好几次的符文,噼里啪啦的全部贴在身上后,修为运转,肉身之力也都展开,甚至还觉得不放心,竟从储物袋内取出了一些护甲,快速的穿上后,他猛的冲向船舱!

    就在白小纯的身影,也踏入船舱入口的刹那,无人的甲板上,那旗杆上的三面旗帜里,最中间的青面獠牙的旗帜,无风自动,缓缓摇晃了几下,使得鬼脸扭曲,仿佛在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