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一念永恒 > 正文卷 第231章 我作为长辈,也有不对的地方……

正文卷 第231章 我作为长辈,也有不对的地方……

    宋缺度飞快,带着杀意,更有自信他的小姑一定可以为自己主持公道,让那夜葬要么死亡,要么从此屈服于自己。

    “我是宋家嫡子,若非那灵溪宗的白小纯,我已天道筑基,不需要去辅助小姑争夺这一代血子,我自己就可以争夺!”宋缺深吸口气,度更快,化作一道长虹,直奔上指区域。

    “不过这也无碍,小姑欲成为血子也只是权宜之策,暂时占据这个位置,不能让血梅夺走而已,等我到了筑基后期,我依旧可以争夺血子身份,这区区夜葬,若能被我所用也就罢了,若他不识抬举,让他死无葬身之地!”宋缺信心更强,气势爆,轰鸣间,踏入上指区域,靠近了大长老宋君婉的洞府湖泊。

    这血色的湖泊尽头,瀑布内,此刻四个童子正闭目打坐,宋缺到来的瞬间,四人双眼齐齐开阖,露出精芒,看向飞临而来的宋缺。

    宋缺脚步没有半点停顿,直接顺着湖泊之路,踏入瀑布内,正要进入洞府时,那四个童子面色微变,瞬间起身,竟阻挡在了宋缺的面前。

    “宋长老,还请等待片刻……”其中一个童子知道宋缺地位不凡,可却不敢不去阻止,只能硬着头皮开口。

    “滚开,我找大长老有要事!”宋缺本就带着怒意与杀机,此刻一看守洞府的童子竟敢阻挡自己,立刻皱起眉头,低喝一声。

    他平日里到来,根本就不用通报,以他的身份,不说随意进出,也相差不多,而宋君婉对于这个侄子,也很是喜爱。

    可眼下,这里的童子居然敢阻拦,宋缺冷哼时,直接推开前方的童子,踏向洞府。

    那四个童子面色大变,他们有心阻止,毕竟如今在大长老洞府内的人,他们觉得是极为隐秘之事,可宋缺这里他们阻拦不住。

    此刻正色变时,宋缺已然强行踏入洞府大门,直接走了进去。

    若是换了平日,宋缺也不会如此鲁莽,可一来那是他小姑,二来宋缺怒意压制不住,这才使得他失去了往日的平静,不过这在他看来,也不是什么大事。

    就在他踏入洞府的瞬间,他还没等进入洞府大厅,就听到了里面传出小姑宋君婉的笑声,那笑声带着愉悦,更有嗔意。

    宋缺一怔,快走几步,绕过屏风,踏入大厅时,他立刻就看到了一幕,让他整个人五雷轰顶,脑海嗡鸣,目瞪口呆,不可思议是,骇然非常的画面。

    他的小姑宋君婉,坐在一张座椅上,此刻左手掩口,隐露桃花之意,笑声不断,而她的右手,却被坐在一旁的……夜葬,抓在手中,正仔细的打量,甚至还闻了一下。

    这一幕,让宋缺完全傻眼,有种难以形容的颠覆感,甚至觉得这一切应该是幻觉,完全不可能……

    可偏偏眼前所看的这一切,分明就是奸夫****的模样,让宋缺整个人,完全懵了。

    几乎在宋缺进来的刹那,宋君婉快收回了被白小纯抓着的右手,收起笑容,干咳一声,神色肃然,摆出长辈的模样,看向宋缺。

    “怎么这么毛躁,算了,你来此有何事?”宋君婉尽管想要摆出长辈的模样,可那双颊上残留的余晕,此刻还无法快消散,使得她这里,妩媚与严肃交融,美丽不可方物。

    同时心底也有羞恼,若是换了其他人这么鲁莽的闯进来,她一定会重罚,可宋缺是自己的侄子,她也不好多说。

    白小纯也赶紧正襟危坐,宋缺的突然闯入,也吓了他一跳,有种被捉奸的感觉……很是心虚,他也是来这里不久,送出了灵药后,琢磨着自己应该主动的提起话题,于是给宋君婉看手相。

    他当日在灵溪宗内神奇的一幕,也让宋君婉记忆深刻,于是也就任由白小纯握住自己的手,听着白小纯换着花样不断地赞美,宋君婉的笑声,才会带着愉悦回荡。

    此刻白小纯深吸口气,神色肃然的坐在一旁,学着宋君婉的样子,看向宋缺。

    宋缺呼吸急促,好半晌才从之前的恍惚中恢复过来,可就算是恢复过来,他还是无法去相信自己之前看到的一切,他心目中高高在上,绝代风华的小姑,居然被人握着手,居然笑声带着嗔意。

    这完全让宋缺难以预料,若仅仅如此也就罢了,可偏偏握住他小姑小手的……居然是那个让他怒意盈天的夜葬。

    这种事情,让宋缺的怒火,在这一瞬,更为强烈的爆出来,他呼吸紊乱,双眼赤红,死死的盯着夜葬,已然疯狂。

    “夜葬!!”宋缺大吼一声,上前时看向他的小姑,大长老宋君婉。

    “小姑,自从这夜葬进入中峰后,残害宗门,诡计多端,让中峰弟子恨之入骨,生灵涂炭,我怀疑此人是其他宗门的暗子,意在霍乱我血溪宗,请小姑铲除此人,以儆效尤!!”宋缺脑海此刻还在嗡鸣,吼声在洞府内回荡。

    白小纯面色微变,内心大怒,知道了原来这宋缺来这里,是要告状,可偏偏宋缺的话语,说的太对了,让白小纯这里心惊,正要反驳时,一旁的宋君婉面色顿时沉了下来,右手抬起一拍桌子。

    砰的一声,旁边的石桌传出巨响,直接将宋缺的声音掩盖镇压下来。

    “闭嘴!”宋君婉面沉如水,目中带煞,声音回荡时,整个洞府瞬间寒气逼人,即便是宋缺,也都身体一颤,他从小就怕这个小姑,此刻眼看小姑怒,宋缺下意识的低头。

    看到宋缺这个样子,宋君婉的怒意虽起,可却压了下来,对于这个侄子,她一向喜爱,此刻语重心长,一副恨铁不成钢之意,缓缓开口。

    “缺儿,你是我宋家这一代的嫡子,你的未来不可限量,怎能如此昏庸,目光短浅,夜葬来历清白,对宗门有大贡献,他的确是让那些同门修士遭受了一些小罪,可这一切也不是他故意的,他是为了宗门药道一途,他的委屈,你们不知道!”宋君婉痛惜的说道,对于这个侄子,她觉得对方今天的行为,太不理智。

    白小纯坐在宋君婉身边,亲眼看到这一幕后,顿时感动,他目中泛起柔和,看向一旁的宋君婉,他现这宋君婉完全说到了自己的心里,那一切,的确不是自己故意的。

    这一刻,他觉得宋君婉就是自己的知己,血溪宗对自己,真是好的没话说了。

    白小纯心中浮现无尽感慨时,宋缺身体颤抖,他从小到大,被小姑经常训斥,很少反驳,可这一刻,他受不了了,尤其是看到白小纯那感慨的模样,他的脑海里浮现了之前小姑的手被对方抓住,二人那奸夫****的样子,宋缺的喘着粗气,猛的抬头。

    “夜葬,你……”

    宋君婉看到这宋缺居然还不知悔改,面色更为阴沉,直接怒喝一声。

    “缺儿,你退下!”说完,宋君婉又看向白小纯,轻声开口。

    “夜师弟莫要介意,缺儿小孩子不懂事。”

    白小纯长叹一声,摆出一副长辈的模样,微微点头时,也露出苦笑。

    “无妨,缺儿年轻气盛,人之常情,我们做长辈的多多教导便是。”

    听到白小纯口中说出的缺儿二字,宋缺整个人要疯了,全身修为轰然爆,煞气惊天。

    “夜葬,我要杀了你!”宋缺怒吼一声,直奔白小纯冲去,这突然的暴起,距离又近,就算是宋君婉也都来不及立刻阻挡。

    轰的一声,宋缺掐诀间,一个血色大手印出现,直接落在了白小纯的面前,掀起气浪,碎灭了桌椅的同时,白小纯眼珠一转,没有闪躲,直接被轰在了身上,顿时面色苍白,一口鲜血喷出,身体踉跄后退。

    眼看白小纯如此,宋君婉有些心疼,顿时大怒,右手抬起猛的一挥,立刻一股大力扩散,直接镇压宋缺,使得宋缺身体无法前行,只能双眼赤红,全身颤抖,他知道眼前这个夜葬的吐血是假的,就算真的受伤,也定然不会如此夸张。

    “宋缺,你好大的胆子!”宋君婉气极,正要教训时,却被白小纯一把拉住了右手。

    “缺儿没错,我作为长辈,有不对的地方,害的缺儿没有了头,等我回去后立刻闭关炼药,定要炼出一种灵药,让缺儿重新长出毛。”白小纯望着宋君婉,嘴角还带着鲜血,凝重的开口,甚至还在宋君婉的手上用力的捏了一下,以表示自己的决心。

    宋君婉脸颊又红,这种当着自己的侄子面,握住自己手的行为,让她心脏怦怦加跳动了几下,有些异样之感。

    “缺儿,还不向你夜……师叔道歉!”宋君婉收回小手,看向宋缺时,怒意又起。

    这一幕,让宋缺整个人颤抖,脸上青筋鼓起,厉笑起来。

    “你们这一对奸……”可还没等他话语说完,宋君婉目中露出冷厉,直接左手袖子一甩,一股大风凭空出现,直接将宋缺卷出洞府。

    “宋缺无礼,责罚闭关三个月,不得外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