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一念永恒 > 正文卷 第116章 鼻祖惊现!!

正文卷 第116章 鼻祖惊现!!

    readx();    种道山,白小纯师尊的石洞外,此刻数万弟子环绕,一个个怒视中,哪怕这里是禁地,也都顾不得那么多了,纷纷闯入。

    “白小纯,你给我出来!”

    “出来!!”

    “白小纯,你罪恶多端,今天老天不惩你,我们来惩你!”众人冲入禁地,全部看向这禁地内的一座石洞,这里正是白小纯师尊的坐化之地。

    可就在他们话语传出的刹那,突然的,一声低喝,从白小纯师尊的洞府内传出。

    “聒噪!”

    这声音极大,是白小纯全部修为凝聚,用了最大的力气吼出,回荡八方,如同雷霆轰鸣,竟直接压过了此地众人的嗓音。

    与此同时,白小纯瘦小的身影,神色极为肃然,缓缓从石洞内走出。

    几乎在他走出的刹那,此地三山弟子一个个猛地抬起手,他们的手中都拿着石块,一个个带着怒意,正要砸向白小纯时,猛然间,白小纯右手抬起,哗啦一声,一张画像在他手中出现,瞬间打开,落在了身前。

    那画像内,正是他的师尊……也是郑远东的师尊,灵溪宗的上一代老祖。

    “大胆!”白小纯紧张,声音都发尖了,连忙吼道。

    “谁敢毁我师尊画像,我白小纯还有我掌门师兄,就和他拼了!”白小纯怒吼,抬着画像,躲在后面,此地所有弟子在看到这一幕后,全部身体一僵,每个人都倒吸口气,手中的石块怎么也不敢扔出了。

    那画像,是上一代老祖,是掌门的师尊,若是被他们弄坏了,他们可以想象掌门郑远东的怒火,那是各峰掌座都无法阻挡的。

    “无耻!!”众人憋屈,一个个都抓狂了,纷纷怒吼,可却不敢再动手。

    白小纯一眼有效,心底松了口气,举着画像,眼巴巴的看着众人。

    “你们听我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

    “你你你,你每次都不是故意的,香云山的打雷,你说不是故意的,紫鼎山河青峰山的酸雨,你说不是故意的,现在你又说不是故意的!”

    “太过分了!!”白小纯不解释还好,这么一解释,众人再次控制不住,吓的白小纯连忙高举画像。

    “我师尊方才给我托梦了,他老人家说了,原谅我这一次!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绝对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了……”白小纯大声开口,心底紧张的同时,也有深深地歉意。

    “我受不了啦,我要凑他!”

    “他就算是掌门的亲儿子,我都要揍他一顿!”

    “打倒白小纯!!”听到白小纯居然更无耻的说其坐化的师尊托梦,众人都要疯了,就在这时,突然的,一道道筑基的神识蓦然扫过此地。

    紧接着,一道道身影从种道山上,急速而来,刹那降临,化作了数十人,各山的长老,掌座,还有郑远东,全部出现。

    看着四周这一幕,郑远东的怒吼,如同天雷在这四周轰轰而出。

    “你等都给老夫立刻离开!!”

    这声音滚滚,震耳欲聋,此地众人纷纷心颤,哪怕上官天佑等人,也都心头哆嗦一下,一个个赶紧低头,纷纷退后。

    白小纯精神一振,正要说些什么时,郑远东狠狠的瞪了白小纯一眼。

    “白小纯,老夫身为你的师兄,别人揍不了你,我来揍你!”他说着,直奔白小纯走去,白小纯头皮都要炸开,正要高举师尊的画像,结果郑远东袖子一甩,这画像立刻脱手,飞向郑远东。

    白小纯尖叫一声,背后翅膀一扇,急速飞出,赶紧就要逃走,可还没等飞出太远,屁股上传来啪的一声,被郑远东隔空一巴掌落下。

    火辣辣的痛,让白小纯惨叫,捂着屁股哭丧着脸,惨叫起来。

    “李叔救我,我师兄要杀人了啊!!”

    李青候眼皮一番,装作没听到,郑远东怒意不减,被白小纯拿出师尊的画像的事,气的七窍生烟,一脚踢了过去。

    白小纯再次惨叫,哀嚎不断。

    “师尊救命,师尊救命!!”

    四周众人眼看郑远东追着白小纯揍去,一个个纷纷解恨,各山的长老,也都神色古怪,纷纷咳嗽起来。

    “这是掌门师承一脉的家事……”

    “没错,没错,我还有一炉丹药,先告辞了。”这些长老,纷纷带着笑意,看着远去的郑远东与白小纯,慢慢散开。

    最终半空中只有李青候与许媚香,李青候望着白小纯远去的身影,神色有些感慨,在那目中深处,也有对白小纯期许。

    “这孩子心中,已把你看成了父亲一样的亲人,你舍得把他扔到北岸去?”许媚香望着李青候,目中露出柔和深情,轻声开口。

    “小纯做的那些事情,实际上也不算什么,他的本性是好的,而且我能看出他的心底,对此事也有歉意……没必要把他送到北岸去。”

    李青候收回目光,望着许媚香,摇头一笑。

    “我对掌门说的那番话,是内心真实的想法,实际上当初从北岸要来水泽国度时,我就已有这个念头,白小纯资质不俗,若能集合两岸之长,对他的未来会更好,尤其是水泽国度若能修成,且在几年内,修为达到凝气十层大圆满,这样的话……就可以赶得上陨剑深渊的开启了,他也能在里面,争夺自身的机缘。”李青候轻声开口。

    “陨剑深渊?通天河东脉下游,四大宗共有的筑基三大圣地之一……甚至传闻里面或许有一丝天脉之气,每一次开启,东脉下游四大州的四个最强宗门,血溪宗,丹溪宗,玄溪宗以及我们灵溪宗的凝气十层弟子,都要血战争夺……”许媚香深吸口气,露出吃惊。

    “是需要血战争夺……若他没有学会水泽国度,我不会让他去,而若学会了,他就一定要去,修行,是一条残酷的路,物竞天择,他要学会去面对,而非躲避。”李青候轻叹,转身与许媚香一起离去。

    这一天,白小纯的惨叫在宗门内回荡,郑远东是铁了心要去教训白小纯,不是以掌门的资格,而是以师兄的身份。

    直至深夜后,白小纯鼻青脸肿,哭丧着脸,跟在郑远东的身后,回到了师尊的石洞内。

    “跪下,向师尊认错!”郑远东一瞪眼,吓的白小纯赶紧噗通一声跪在了画像前。

    “师尊,我错了……”白小纯觉得自己全身都肿了,尤其是屁股,似乎都快开花了。

    “师尊,你看到弟子被凑成这样了,您老人家一定很心疼,我都和师兄说了,您今天托梦给我,已经原谅我了,可他不信啊……”

    “师尊,要不您今晚也托梦给师兄,告诉他一声……”白小纯愁眉苦脸,喃喃低语时,一旁的郑远东哭笑不得,他虽揍了白小纯一顿,可也对白小纯的皮糙肉厚心惊,此刻手都在隐隐作痛。

    “在这里跪三个月,作为你这次引起万蛇谷乱动的惩罚!”郑远东冷哼一声,他必须要这么做,这是给其他三山弟子看的,但袖子一晃,一枚丹药掉了下来,他装作没看到,转身离去。

    眼看郑远东离去,白小纯立刻哀嚎起来,正要向着师尊诉苦,他立刻转头看向四周,确定那只神出鬼没的兔子不在这里后,才向着画像道委屈。

    “师尊,我好惨啊……”

    “师兄他打我……我屁股好痛,你看你看,我身上都肿了!”

    “我委屈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恩?”白小纯正说道这里,忽然看到地上有一枚丹药,是之前郑远东故意扔下的,白小纯拿起一闻。

    “三阶上品养蕴丹!”

    白小纯顿时眼前一亮,看了看山洞外,坐在一旁,觉得无聊,于是吞下丹药,开始精心修行。

    而此时此刻,灵溪宗所有弟子,包括各大掌座都没有察觉,在这一瞬,于种道山的后面,明明是一片空旷之地,却突然的,整个天地扭曲了一下。

    这扭曲太快,眨眼就消失,可在这一瞬,隐隐的,似乎能看到,在那扭曲的地方,在这种道山后,似乎……还有一座山峰!

    这是……灵溪宗的第九山,掌门虽知晓有第九山存在,可却一样没有丝毫察觉这一刻的扭曲与异常。

    灵溪宗,第九山,是一座漆黑的山峰,寂静无比,所有草木,全是黑色,此刻,在这第九山的最高峰,一颗黑色的桃树下,有一只猴子,默默地坐在那里,遥望桃树,目中露出复杂与追忆。

    如果白小纯在这里,一眼就可以认出,这猴子……赫然就是之前被他放走的,那只吃下怪丹后,喜欢思考的猴子。

    许久,这猴子轻叹一声。

    “既然来了,何必藏着。”

    他话语传出的瞬间,在他的身后,突然虚无扭曲,一个穿着紫色长袍的高大老者,如撕开了虚无,一步走出,老者看似如平凡的老人,似乎连修为之力都没有,但偏偏他站在那里,如同至尊!

    站在了猴子的身边时,这老者神色惊疑不定,眉心突然出现一道裂缝,赫然出现了第三目,看向猴子。

    “你是……”

    “认不出了么,我的徒儿,或者应该称呼你为,灵溪宗的一代老祖?”猴子转头,看向老者时,他的目中,露出沧桑。

    老者心神狂震,双目瞳孔收缩,吸气之声骤然明显,脸上充满震惊与不可思议。

    “不可能,你……你已死了,你怎么会回来!!!”这老者,赫然就是带着灵溪宗成为如今四大宗的一代老祖!

    他无法置信,以他的身份,已他的修为,以他的定力,这一刻都倒吸口气,可偏偏他的感受,对方的的确确,就是自己的万年前死亡的神秘师尊,那种来自灵魂的感觉,绝不会错。

    猴子沉默,遥望种道山的方向,似乎看穿了种道山,看到了在此山上一个洞府内,正在打坐的白小纯,没有人注意到,这猴子的目光深处,藏着一丝……罕见的敬畏。

    “老夫也不知道是怎么回来的,或许是白小纯那孩子的丹药,或许是……某个冥冥中的存在,借助他的手,让老夫……归来。

    一起归来的,可不止我一个。”

    紫袍老者呼吸急促,顺着猴子的方向,看到了种道山,看到了那里的白小纯。

    “一个凝气弟子,怎么可能!”老者还是难以置信,可眼前的一切,又让他无法不信。

    “寒宗!还记得为师当年为何给你起这个名字么!还记得当年为师,为何逆天改命,让你能万年长存么!回答我!”猴子眼睛蓦然露出凌厉之芒,咄咄逼人,四周虚无在这一刻,似有天雷滚滚,可偏偏,二人十丈外,这一切异常,无人可以察觉,即便是这第九山上的其他几位老祖,也都丝毫不察。

    紫袍老者,灵溪宗一代老祖寒宗,身体猛地一颤,万年前的记忆,尽管岁月悠久,可依旧还是浮上心头,他尽管是老家伙了,可依旧在自己的师尊面前,仿佛回到了当初的少年时,他站直了身体,苍老的脸上出现了红晕,如同一个老兵,大声低吼。

    “记得,因为我的使命,是守护真灵,带着灵溪宗,成为通天河东脉中游宗门,成为上游宗门,杀入通天北脉,灭去通天河北脉上游九天云雷宗,回到祖地,重现我寒门灵道的辉煌!”

    “你还记得祖地,还记得真灵?那么你去看一看,香云山的符文!”猴子眼中露出深邃,淡淡开口时,寒宗立刻看向香云山。

    一眼看去,他皱起眉头,在他的目中,整个灵溪宗八座山峰,每一个山峰的内门,都存在了一个复杂到了极致的符文,这也是灵溪宗的命脉所在,重要的程度,难以形容。

    香云山的符文,他没有看出丝毫端倪。

    眼看寒宗如此,猴子轻叹一声,目中沧桑更多。

    “你没看出来么……看来,老夫归来的时间,还是晚了,有人在老夫之前已归来,对于这阵法的了解,已是入神,随意派出一个密子,略微改动草木变化,就可以将这阵法……改变。”

    “香云山下的上古符文,已被改动,老夫难以强行逆转,只能用归来时最后一丝力量,借助白小纯那孩子的手,又引动灵蛇,才将其自然的恢复过来。”

    ---------------

    加更求推荐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