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一念永恒 > 正文卷 第1029章 白秀才

正文卷 第1029章 白秀才

    时间流逝,渐渐地,通天世界崩溃,已过去了半年。

    陌生的天空,陌生的土地,陌生的城池,陌生的人……

    还有不同的是,这里的大陆,是由五片浩瀚无比的大地组成,它们都被称之为……仙域。

    “仙域……”在这其中一处范围之大,足有十多个通天世界般的仙域上,东南方向,一条条巨大无比的山脉如同龙脊般纵横而过,蔓延无尽之长,从而在交错的位置,形成的众多城池中……一个小县城内。

    有一个穿着满是褶皱的白色长袍,上面还沾着不少油渍与脏迹的青年,正醉眼惺忪的走在街头,他的手中拎着一个酒壶,不时放在嘴边喝下一大口,似自嘲一般,喃喃低语。

    “仙域么……”青年整个人很是颓废,似没有什么精神,在这醉醺醺中,就连走路也都歪歪扭扭。

    如今应该算是秋天,秋风带着一丝寒冷,从远处的龙脊山脉上吹下,卷着枯黄的树叶,拂过这座人口不多,甚至偏僻中有些封闭的小县城内,许是秋寒袭人,吹在身上,如能钻入骨头里,从内向外的散出寒冷,街头的行人大都穿着厚实一些的衣服,行色匆匆。

    仿佛在这样的寒风之秋的黄昏,没有什么人愿意在街头游荡,只想尽快回到温暖的家中,与亲人相伴,享受家的温馨。

    只有这青年,似乎找不到家的方向,如同在外迷了路的游子,在这街头摇晃中茫然的前行,任由那寒冷的秋风扑面,毫不在意,似这风中的寒,在他的感受中,远远不如心中的枯寂,他的背影在那黄昏中,只剩下了萧瑟……

    一些枯黄的树叶,在那风中飘过,有那么几片枯叶,仿佛是在青年的身上,找到了同病相连的命运,不愿离去,环绕在他的身边,随着他的远去,久久不散。

    “什么狗屁……仙域……”青年全身酒气弥漫,咕哝中在这街头摇晃时,拿起酒壶,放在嘴边想要继续喝,可察觉酒壶似空了后,青年咒骂了几句,张着大口,抬着脖子,摇晃了几下酒壶,直至有那么几滴酒水落下,散在他的口中,这才吧唧了几下嘴。

    在他抬头时,黄昏的余晖洒落在他没有神采的目中,映照出他双目深处,挥之不去的茫然以及苦涩。

    “又没酒了……这个世界的酒,是个好东西。”青年低下头,自言自语的向着熟悉的酒坊,在秋风的相伴中,迷迷糊糊的走了过去。

    酒坊不远,只是青年似踩着云雾,一深一浅的显得蹒跚,用了一炷香的时间,在那黄昏的余光都要散去中,才到了酒坊,推开酒坊大门时,一阵与外面寒风不同的热浪,伴随着喧闹之声,扑面而来。

    酒坊内,虽只有七八张桌子,可眼下早已坐满,就连四周没有桌子的平凳,也都座无虚席,甚至还有不少孩童,跟着自家大人过来后,也在这酒坊内跑来跑去,县城内的人们,平日里没有什么解闷的乐子,于是这售卖仙人醉的酒坊,就成为了县城中不多的几处热闹之地。

    无论是邻舍之间的笑事,还是县城中大户人家的传闻,哪怕关于仙人的传说,在这酒坊内,也都被人时而在喝多后,带着神秘,大声提起,引来无数人的笑声。

    对于绝大多数的众生而言,这平淡中带着一些笑声的日子,就是最大的乐趣了。

    “这不是白秀才么,店家,看来你这里的仙人醉,又多了一个常客了啊。”青年进来后,酒坊内的几个醉醺醺的大汉,顿时就指着青年,笑了起来。

    这话语,从与青年一样醉醺醺的人口中说出,分不清是善意还是恶意。

    对于眼前这个青年,小县城的人或许陌生,可这酒坊内的常客们,都已熟悉,哪怕这青年只是在数月前,出现在了小县城内,从不与人沟通,也没人知道他叫什么,可那看起来就与粗汉不同的气质,以及那一身白色的长袍,还有那颓废的模样以及时而目中露出的茫然与痛苦,不会影响众人在心中,对这青年升起的猜测。

    这是一个文人,也是一个秀才。

    因他穿着白袍,于是大家在称呼上,也就将其称作……白秀才。

    “这白秀才应该是赶考落榜,没脸回家,这才整日买醉……”

    “不对,要我说,这白秀才必定是家里死了人,估计是路上遇了劫匪,受不了这刺激,才会如此萎靡。”酒坊内的众人,记不得这白秀才来买了多少次酒,此刻看着对方那颓废的模样,都在猜测感慨。

    这嘈杂议论之声,传入青年耳中,他如没有听到,摇摇晃晃的走到了酒坊柜桌前,把手中的酒壶放在上面,声音带着慵懒,喃喃开口。

    “店家,来一壶……仙人醉,你们这里的仙人醉……是个好东西。”

    酒坊的店家,是一个老人,这老人穿着一身青衫,看着眼前这消沉的青年,叹了口气,沉声说道。

    “白秀才,年关临近,把你的银钱留着,赶紧上路回家吧。”

    “家……”青年怔了一瞬又笑了,只是那笑容带着茫然,更有一丝痛苦,他猛的从怀里取出一大把银钱,拍在桌子上。

    “店家,你欺负我没钱么!”

    酒坊店家皱起眉头,眼看这青年不识好人心,有些不悦,拿过银钱,装满酒壶扔了过去后,便不再理会。

    青年接过酒壶,目中露出一抹贪杯之意,赶紧喝下一大口,脸上有些异样的红润,目中越发迷蒙,可脸上却露出笑容,晃晃悠悠的往酒坊外走去。

    酒坊内的几个孩童,此刻追闹中到了青年身边,眼看青年这么一副样子,都绕着他玩耍,时而童音传出,呼唤着酒鬼。

    青年没有理会,走出了酒坊后,外面的天色已暗,秋风更寒,看去时,四周的屋舍家家都有灯火,唯独他的心中,一片漆黑。

    在那无精打采下,这心中的黑色也蔓延了双目,一片浑浊中,他的身影渐渐摇晃的走远,直至到了一处破旧的庙宇前,才倒了下来,靠着庙宇的墙壁,拿着酒壶,一口、一口……

    秋风更寒,四周的风声也越大,好似呜咽之音,回荡在耳边,吹着满地的枯叶,在地面发出沙沙的声音,有那么一些被卷起,落在了青年的身上。

    青年怔怔的看着落在了手背上的枯叶,这叶子……将他手背的一处细小的如同被火苗灼伤的疤痕遮盖了。

    “浩儿……”青年低声,内心的悲伤,在这一刻又浮现出现,他只能喝着酒,用这仙人醉,来让自己沉浸在那醉醺醺的迷糊中,沉浸在醉意里,似乎只有这样……才可以让他忘记过去的悲伤以及对未来的迷茫。

    他,就是白小纯。

    曾经的快乐,曾经的嬉笑,似乎如这季节一样,夏天过去了,秋天……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为了所有。

    一同消失的,还有他的家,随着整个通天世界的崩溃,那天崩地裂的一声巨响,是他失去意识前,最后听到的轰鸣。

    一切的一切,在他于这个陌生的世界苏醒后,都没了……

    家,没了。

    逆河宗,李青候……红尘女,宋君婉,所有……都没了。

    好在,天尊似乎也没了,只是在做完这一切后,白小纯没有复仇的快慰,有的只是心中的悲伤,已经化作了大海,将他淹没在内。

    他也想振作,甚至在被传送到了这片仙域后,他用了数月的时间,用自己的所能,用自己的修为,用自己的神识,尽自己一切能力去寻找。

    可他找到的……全部都是尸体,一次又一次,那一个个通天大陆的众人在被传送出的同时,因承受不住而死亡的尸体,成为了白小纯的梦魇,成为了他颤抖的泪水,成为了让他失去了一切振奋的一击!

    找了数月,那数不清的尸体,有元婴,甚至也有天人,这让白小纯崩溃了,他不敢找了,不敢在这寻找的过程中,去想象自己有一天,看到李青候,看到红尘女,看到宋君婉,看到所有熟悉的人,死亡的身躯。

    白浩的陨落,守陵人的计算,杜凌菲的泪水,世界的崩溃,乃至最终的一具具尸体……让白小纯,承受不住了。

    最终,在这小县城中,心灵疲惫的升不起力气的他,默默地,醉生梦死……

    他本就不是如天尊那样野心勃勃的大人物,他只是一个小人物,只是一个想要快乐的寻找长生的……白小纯。

    “如果还活着,你们,在哪儿……”白小纯嘴里含混呢喃着,苦涩中闭上了眼,醉睡过去。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 gegegengxin () 下载免费!!